以案说法
 
“老实人” 两年狂攫两百万
 
日期:2013年05月24日    作者:林里力

    2004年12月25日中午,本市某研究所年轻的工资核算员黄寅正偕其第N任女友在天堂杭州欢度圣诞,不料,被母亲一个电话紧急召回。

    黄寅自然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可是,他究竟知道多少?知道自己犯罪了吗?知道性质有多严重吗?他知道离开了“天堂”他虽不至于下“地狱”却要进牢狱吗?

    本月,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已将该案侦查终结,移送公诉部门审查起诉。

黄寅:我那时好像钱迷心窍

    黄寅1999年毕业于上海一所会计中专。据他自己说,之所以选择这一行,一是考虑将来就业,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从小崇拜的、如今在某著名外资企业任高管的舅舅也是这一行出身,也鼓励他选择财会专业。尽管在职业操守方面经常有舅舅的耳提面命,可却不敌金钱对他的深深诱惑。刚踏上工作岗位的他要交友恋爱,还要炒股买房,又贪图享受追求时尚,这些,都需要用钱来支撑。

    而黄寅每天经手最多的恰恰就是钱。他在单位负责劳动工资发放,也就是每个月在人事部门制成的员工工资表以及扣款依据的电脑盘片上,进行实际扣款,并将要发放的工资实际数额计算完毕后报出纳,然后,持出纳开具的支票和电脑盘片到银行,由银行将工资分别打到职工工资卡上。他发现,人事部门交给他的那张盘片可以随意修改,没有人会对他的修改进行复核。而由他负责的暂存款这一部分工作,也没有人进行监督,欲望与机会就这样结合起来。从2002年11月到2004年11月,黄寅先后以自己或他人名字办理了10余张银行卡,30余次将高达225万余元公款打入这些卡内用于个人消费,这些多支出的钱,则被他以虚列的支付养老金、公积金等名目做账冲抵。

    他用贪污得来的赃款中的70万元购买了一套商品房,20万元用于该房装修和购买家具,11万元投入股市,其余的钱款则变成了名牌照相机、摄像机以及女友的名牌服饰、化妆品、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等令人乍舌的消费,成为他支撑不断膨胀的虚荣心的资本。

    他就不怕这钱烫手吗?黄寅说,我那时就好像钱迷心窍了。

    检察官:他像告诉我一个与他无关的故事

    2004年12月26日中午,黄寅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徐汇区检察院投案自首,称自己在担任工资核算员期间,采取虚列名目和费用支出的手法,将单位约120余万元公款占为己有。

    此前,该研究所在查帐中发现,由黄寅负责的工资账目混乱,好几笔资金被转入一些可疑账户,怀疑他涉嫌贪污。单位在找不到黄寅的情况下,于12月25日通过其父母转告他:必须尽快去检察院自首,否则,单位将举报。

    该案承办人,区院反贪局检察官张  回忆当时接待黄寅时的情景说,他那种冷漠的态度给我印象深刻。你想,他只有26岁,每月收入仅2千多元,家庭也不富裕,即使案值如他自首时所说是100多万元,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他母亲都急得直抹眼泪,他怎么可以那么无动于衷呢?说话的口气就像在讲一个与他无关的故事,最多是在承认一个小错误,说完就可以了。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当我们要做笔录,让他父母先回去时,他竟还关照母亲“晚饭烧好,我要回来吃饭的。”

    今年3月22日,笔者在看守所见到了黄寅,当问起他自首时是否知道自己犯罪了,他答,知道。知道是什么罪吗?他却答,不知道。

    张检察官认为,黄寅走上犯罪道路,主要是爱慕虚荣,追求高档享受,面对大量钱款心理失去平衡。再加上他法律意识缺失,单位管理上又存在漏洞,这样,主观意识兴波,客观条件助澜,犯罪就是迟早的事。

女友:喜欢他是因为他老实又大方啊

    26岁的黄寅正处在恋爱季节,他也先后谈过多个女友,往来的女孩就更多了,这从他手机的电话簿里可见一斑,而他贪污的赃款中大约有30多万是花在了这些女孩的身上。

    检察官从他众多女友中,找到了其中的四位。这四位女孩全部是黄寅在网上聊天室认识的,最大的24岁,最小的只有18岁。黄寅在与他们恋爱期间,几乎每天接他们下班或放学,然后便是演绎吃饭、逛街、购物这样的“保留节目”。他为这些女孩买名牌服装、化妆品,送她们手机、笔记本电脑,甚至还为一位外地来沪找工作的女网友租借住处,预付租金,这样大方的男友,自然赢得了不少女孩的芳心。然而,她们为什么又先后与黄分手了呢?他们是真心在恋爱吗?这些女孩知道黄寅的钱来自何处吗?

    带着这些疑问,笔者采访了其中的两位女孩。女孩甲只有18岁,还是一名在校高中生,两年前在网上与黄寅认识时只有16岁,网名“漂亮美媚”。见到这位“美媚”时,笔者眼睛一亮,果然名如其人,与黄寅的其貌不扬形成极大反差。从进门开始,她就一直笑魇如花,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一张口总是那种嗲嗲的口气“看中他什么啊?他老实呀,对我好呀。跟我在一起他花钱很爽气,每次吃饭都要好几百元”,“2003年底我的手机掉了,他花4千元买了一部三星手机送我”,“他说单位福利好,经常有补贴,每个月还给他1万元招待费”。

   “我们谈了半年,分手是因为发现他‘脚踏两只船’”。“漂亮美媚”依旧笑着说,银色亮片组成的耳坠不停晃荡。“不过”,她又说,“我与他年龄相差那么多,本来也不会过一辈子的”。

    这位“美媚” 离开检察院时,钻进了楼下一辆黑色别克。

    女孩乙是位21岁的调酒师,一身牛仔,浅茶色太阳镜,与女孩甲一样长发飘飘,一样漂亮时尚。她说,“我看他出手那么大方,猜想他家里有钱,可看他每次买单时总是算了又算的样子,又不像出身大户人家”“你就不怀疑他吗?你们毕竟是网上认识的?”“这有什么,我周围的朋友中同网上认识的人谈朋友的多了!”调酒师的口气很不以为然。她说,不知为何,2004年圣诞节前一周,黄寅与她断了联系。她当然不知道,圣诞节,黄寅又一任新女友“上岗”了。

    黄寅有个网名叫“三荤两素”,他身边的女孩则被他的金钱与神秘弄得七荤八素。其实,他们之间很难说谁欺骗了谁,在钱与色面前,他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父母:只恨自己没有管教好

    提到去年12月25日,刚得知黄寅出事的那会儿,黄寅父亲形容说“就好像被劈头打了一棒!”这个家从此没有欢笑。

    在父母眼里,黄寅不言不语,大人关照什么,他总点头称是。读小学、中学时,都曾被评上过三好学生,是个老实的孩子。其父亲说,“我们夫妻都是国企工人,家庭虽不富裕,但吃穿不愁,也不想儿子如何出人头地,能够找到这份工作已经老好了”……

    他们没想到,儿子居然用赃款买了那么多名牌手表、照相机、摄像机等贵重物品,就是在二手市场估价都值20多万。而当初,他对父母的说法是“朋友那里借的”;他们没想到,儿子孝敬的70万元购房款居然是贪污所得,而只知道是儿子单位的“住房补贴”;他们没想到,在父母眼里还没恋爱的儿子,居然谈过那么多女友,挥霍了那么多钞票;他们更不会想到的是,当铁窗中的儿子读到母亲含泪写去的亲笔信,居然神情漠然……

    虽然,有舅舅的谆谆教导,有父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关照,然而,这些都没有进入儿子的心,他们每天与儿子在一起,彼此的心却离得很远,想的更不是一回事。有人说,是否因为家庭经济状况不好,才引发了黄寅的犯罪动机,黄寅父亲也说,都是因为我太穷,他才走上这条路。可是,贪欲能填吗?多少财富才能让他满足呢?

    如今,黄寅的父母已是欲哭无泪,他们反复念叨的一句话是“我们这个家完了……”多么希望所有做子女的都能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让这样的悲剧再次重演。

    相关报道

值得关注的“26现象”

    当人们对“59现象”所指代的腐败状况不再陌生时,对愈演愈烈的“26现象”却未给予足够的关注,而今天本报披露的这一特大贪污案件犯罪嫌疑人,正是“26现象” —— 年轻国家工作人员犯罪情况的典型。据本市检察机关反贪部门统计,2001年、2002年,本市检察机关查处的经济犯罪案件中,22岁至30岁这一年龄层次的犯罪嫌疑人均在25人左右,2003年下降至11人,而2004年竟大幅上升至32人。

    对这32人作一番分析后发现,从职位上看,这一群体中,以会计、出纳等财务人员或岗位与钱财有关人员居多,约占78%。经常与钱财打交道,这些人不仅容易产生贪的念头,更有贪的便利,正所谓“常在河边走,湿鞋更容易”。

    从身份上看,这一群体中非党员及一般国家工作人员占绝大部分,32人中仅6人是党员干部。与参加工作时间长,有一定职位的人相比,他们经济收入相对较低。但是拜金主义观念和强烈的消费欲望并不因为现实的拮据而减弱,为此,他们便把手伸向公款,在这32人中,案由属于贪污或挪用公款的占了80%。

    从心理上看,这一年龄层次的人大多属于独生子女,从小受娇宠,更由于参加工作时间短,社会阅历浅,对自己行为的性质和后果缺乏清楚、深刻的思考和认识,他们其实是“生理上的成年人,心理上的未成年人”,相对于“59现象”而言,他们的犯罪动机较单纯,手段大多较传统。虽然他们单独犯罪多,但却金额巨大,32起案件中大案有30起,案值最高达1800万元。

   “26现象”是一个年龄阶段明晰、犯罪有明显特点的特殊人群。相对于整个职务犯罪群体而言,在犯罪预防措施上更具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犯罪预防的预期效果也会比较明显。


  首先,应抓好中学、大学特别是财经类专业学校学生的法律知识教育。着重培养学生的法律、法治意识,培育抵制腐败犯罪和其他违法犯罪的抗体。其次,要把30岁以下国家工作人员列为职务犯罪预防工作的重点对象。虽然目前绝大部分“26现象”的犯罪危害程度不象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和临退休人员犯罪那么严重,但是,已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何况低龄犯罪嫌疑人再次犯罪的危险性和可能性相对更大。还要有针对性地加强对30岁以下的一般国家工作人员警示教育、廉政教育、遵纪守法教育。目前, 30岁以下的一般国家工作人员、特别是非党群众的犯罪预防工作尚属空白地带,不应忽视。

    专访

    日前,笔者就黄寅贪污案,采访了徐汇区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董军。

    问:您认为黄寅贪污案反映出哪些值得注意的社会现象?

    答:我们在办案中注意到,不管是单位还是家长,几乎所有认识黄寅的人都说他是个老实人,对他涉嫌犯罪,特别是案值如此巨大的犯罪,都感到非常吃惊。这说明,在生活中所谓的老实人比较容易取得他人信任,而黄寅正是利用这种信任顺利完成了犯罪过程。这就提出一个问题:像黄寅这样的人,做家长的,做领导的,应如何与他们沟通,真正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正因为没有人能够真正了解黄寅的真实想法,因而也就没有人能够开导他、教育他、制止他、预防他,他的作案过程才能延续两年之久。

    另外,黄寅一案也反映出社会上一部分年轻人拜金主义思想严重,对家庭、社会和个人前途缺乏责任心,做事不考虑后果,这个社会现象也应引起有关部门的足够重视,说明对年轻人进行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教育十分必要。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
备案号:沪ICP备0602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