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轮岗:让派出院成为锤炼干警基地
 
日期:2013年05月24日    作者:文/ 丁海东 林中明 图/林中明

探访上海监所派出检察院建设经验之二

 

轮岗:让派出院成为锤炼干警基地

 

“周一上午,开班动员会;下午,监所派出检察工作介绍;周二上午,监所检察业务;下午,军训;晚上,夜间检察实习……”一份《第九期干部培训班课程表》,把周一到周五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

4月17日,当记者来到上海市青东农场区检察院时,适逢该市第九期农场院轮换干部培训班开班。农场院就是指该市青东农场、四岔河农场、军天湖农场三个监所派出检察院。

“这是我们上海监所派出检察院的一个特色:每一到两年,派出检察院的干警将在全市检察机关范围内轮换一次,检察长每三年轮换一次。”上海市检察院监所检察处副处长朱文波说,之所以要搞这样一个培训班,就是要让干警们尽快进入工作状态,因为他们以前大多没有接触过监所检察工作。

记者从干警名册中看到,这一期培训班的17名学员来自上海市各基层检察院,有一半以上年龄在45周岁以下。学员中只有一人曾从事过监所检察工作,而其他16名则分别来自公诉、反贪、渎检、侦监、控申等各种岗位。

“进行轮岗交流,不但可以为派出检察院不断输入新鲜血液,而且从根本上解决了检察人员与监督对象关系过分紧密而影响法律监督质量的问题,有利于检察机关依法独立行使法律监督职能。”上海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黄一超说。

黄一超认为,通过对派出检察干部进行轮岗交流,有效避免了检察人员与监管民警的“同化”现象,使法律监督更加到位。

 

一个培养干部的基地

 

“当初我们进行轮岗交流,一定程度上是想解决偏远地区派出检察院的力量不足的问题。但随着形势的发展,派出检察院越来越成为全市检察机关培养、锻炼和考察干部的基地。”上海市检察院监所检察处处长方全说。

方全介绍,从该市成立派出检察院以来,全市各级检察院已有1000多名干部到派出检察院工作过。有的同志曾经三次到派出检察院工作,第一次是担任一般干部,第二次是担任中层干部,第三次是担任院领导。经过派出检察院工作锻炼的干部,已有10多人被提拔到厅局级领导岗位,还有一些担任了分院、区县院的处级领导。

对此,方全解释道,因为监所检察工作涉及检察业务的方方面面,来自不同岗位的检察干警在这里容易找到发挥才干的空间,同时,他们的努力又会推动派出检察院工作进一步创新发展。如青东农场区检察院已连续两届被评为上海市“文明单位”,去年又被高检院评为“全国先进检察院”;军天湖和四岔河农场区检察院也分别跨入市级文明单位和市级机关文明单位行列。

在采访中,记者还得到消息,高检院已初步决定将青东农场区检察院作为全国派出检察院业务骨干培训基地,准备用三年左右时间把全国派出检察院业务骨干选送到该院进行跟班学习。看来,上海市的这个派出检察院培训基地正在向全国辐射出能量。

 

他们是耐得住寂寞的人

 

虽然被称做“基地”,但作为派出检察院,它们无一例外是位置偏僻、物质条件相对匮乏的。四岔河和军天湖农场都位于远离上海市300多公里的江苏省和安徽省,干警到那里,每月至多只能回家一次。而最近的青东农场区检察院距市区也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工作一旦忙起来,干警晚上便只能住集体宿舍。

四月中旬的天气并不热,但因为附近多农田沟渠,青东农场已有蚊子出没。“这里的蚊子个头大、下嘴狠,夏天洗澡是个小小的麻烦,总要被叮几个包。”青东农场区检察院女副检察长朱庆华笑着说。

两年前,朱庆华从上海市检察院团委书记的位置上被选派到青东农场区检察院任副检察长。“刚来时,感觉条件与市院相差很大,不过很快就适应了,生活条件是差一些,可工作、学习条件相当不错。”每个星期朱庆华只能回家一两次,看看丈夫和在上小学的女儿,其他时间就一心扑在工作上。“监所检察工作点多面广,确实很能锻炼人。”

朱庆华办公室的书架上摆满了法律书籍。“这里的环境相当安静,适合读书和思考。”她告诉记者,利用这两年时间,她已经修完了全部的法律硕士课程。

再过一年,朱庆华就该轮岗了,记者问想不想早日离开这里,她笑了笑说:“服从组织安排,农场院其实也挺好的。”是的,有像朱庆华这样一群耐得住寂寞、甘于奉献的人在,农场检察院自然会越来越好。

 

 

         

       上海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黄一超说:对派出检察干部进行轮岗交流,

有效避免了检察人员与监管民警的“同化”现象,使法律监督更加到位。图为他正在接受记者采访。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
备案号:沪ICP备0602500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