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高铁代鸽“飞”包揽前四 两名信鸽比赛作弊者获刑
 
日期:2018年09月10日    作者:冯曦慧
  

培养优秀的信鸽,在信鸽比赛中夺得好名次,是养鸽爱好者梦寐以求的事情。近年来国内信鸽赛事的奖金更是不断攀高,动辄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元。名利双收的诱惑下,就有鸽迷为获胜铤而走险,甚至违法犯罪。在上海市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大奖赛中,获得前4名的两名鸽主被发现造假以骗取上百万元的奖金。经长宁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日前,长宁区法院对鸽主龚某、张某作出有罪判决。

一岁鸽特比大奖赛的比赛流程为:市信鸽协会提前一年发售比赛足环,有参赛意向的鸽主购买足环并在沪培育信鸽;比赛前夕,协会对参赛信鸽进行收集并运送到长江以北地区,比赛当日统一放飞,鸽主各自在上海饲养点等待信鸽飞回;信鸽归巢后,鸽主将信鸽放置在电子钟的感应板上报时打卡,上传成绩;赛方工作人员上门验鸽,核实成绩的真实性,确定名次及对应奖金。

现年55岁的龚某是一名养鸽爱好者,曾以亲戚的名义在上海市信鸽协会注册会员。20163月,信鸽协会正式发布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大奖赛的售环通知。龚某为了赢得大赛奖金,向鸽友张某提议设置“AB棚”来作弊,即除了上海的A鸽棚之外,在比赛放飞地附近设置B鸽棚,通过两地轮流饲养使信鸽具备辨别两地鸽棚的能力。比赛时,信鸽被放飞后会自觉回到距离更近的B鸽棚,然后他们乘坐交通工具将信鸽带回上海的A鸽棚,这样就能大大缩减信鸽的“飞行”总时长。

鉴于一岁鸽比赛放飞地通常设在河南省周边,龚某找到河南永城市双桥乡的农民刘某,出资在其农舍中搭建了鸽棚,另外每月支付500元费用,由刘某代为饲养信鸽。龚某在刘某家中寄养了数十羽信鸽,其中约一半为张某所有。刘某除日常喂养外,还会将鸽子带到距离鸽棚510公里的地区进行放飞训练。龚某也会定期将信鸽带回上海饲养一段时间,让鸽子熟悉位于上海的鸽棚。

20174月下旬,一岁鸽比赛即将打响,龚某、张某把鸽子接回上海圈养,并将从俱乐部购买的指定赛足环套到这些信鸽脚上。同月29日,他们将作假的信鸽与一些本地饲养的信鸽一同送往信鸽协会的集鸽点,交由信鸽协会统一管理、运送。次日,二人便前往河南,在刘某的农舍等待信鸽的到来。

201751日早晨,上海市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大奖赛的参赛信鸽于河南虞城开笼放飞,共计5850羽信鸽参赛。比赛开始没多久,龚某和张某便各有3羽信鸽飞回农舍。他们带着这些信鸽赶至安徽宿州火车站乘坐高铁,并于当日下午抵达上海。回沪后,龚某、张某将信鸽带至各自的饲养点放飞,造成信鸽自己飞回的假象,同时龚某指示张某根据其安排的时间上传比赛成绩。最终,龚某的信鸽获得第13名,张某的信鸽获得第24名。二人包揽一岁鸽特比大奖赛前4名,对应大赛总奖金额109万余元。

此次比赛采取网络动态直播的形式,前几名的成绩公布后,引得关注赛况的鸽迷一片哗然。有鸽迷指出,第1名信鸽比第5名飞行距离多出18公里,却早到了51分钟,这是非常罕见的现象。面对众多参赛者的质疑,赛方决定对前1000名信鸽进行复检。龚某见形势不妙,便与张某商定将作假的信鸽杀死,并告知比赛主办方无法参加复检,放弃所得成绩及奖金。

然而为时已晚,2017614日,上海市信鸽协会向警方报案,公安机关于当月28日将龚某、张某抓获。201849日,长宁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二人依法提起公诉。日前,长宁区法院对该案作出判决,龚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张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检察机关提醒鸽友们,参加赛鸽运动时要遵守比赛规则,通过作弊手段骗取奖金的行为不仅背离了赛鸽运动的初衷,还可能受到法律的惩罚。同时,赛事主办方也应加强防范意识,改进赛制,合理设置奖金,让养鸽爱好者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中愉快参赛。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
您是本站第11555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