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黄牛”谎称有内部关系可购买沪牌额度诈骗25万余元
 
日期:2018年03月08日    作者:苏双丽
  

沪牌难拍,众所周知,每个月个位数的中标率常常让久拍不中的人抓狂。如果有人告诉你,可通过内部关系购买沪牌额度并成功上牌,你买还是不买?这种方式真的靠谱么?日前,小伙何宇信以为真,被自称神通广大、可以搞定这一切的陆斌骗了25万人民币。近日,静安区检察院对陆斌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

沪牌久拍不中 黄牛主动献计

201611月左右,年轻的何宇买了一辆高档进口轿车,之后沪牌久拍不中,期间,经同事介绍,认识了黄牛陆斌,并从其处成功办理了两三张临时移动证。

20179月下旬的一天,双方第一次见了面,闲聊中何宇对自己沪牌久拍不中一事表示了苦恼,陆斌立马说自己有车管所的内部关系,可以直接拿到沪牌,但每月只有2个内部名额,若真心想要,15万元人民币可以搞定,但需尽快把购车发票、关单、完税证明等材料给他,先付10万元定金,剩余5万待事成之后再付。何宇当场通过微信转给了陆斌2万元,并把相关材料给了他。过了几天,他又通过手机银行转给陆斌8万元。陆斌收到钱后信誓旦旦,让何宇耐心等待即可。

车牌吉利要加价 额度凭证来忽悠

时间一晃到了1025日,陆斌兴高采烈地致电何宇,说沪牌搞定了,并报了几个备选号码,何宇对其中一个"A??B??"的车牌中意,陆斌推说此号特别,要另加价10万元,何宇也答应了。

1026日,陆斌带着何宇来到车管所办理脱钢印和拍车照,随后叫来一男子——张杰,把照片和材料交给对方,对方拿了材料就朝车管所办公楼的方向走了。两小时后,张杰拿回一张“机动车额度业务办结凭证”,陆斌就把凭证给了何宇,两人让何宇三个工作日后收牌照即可,会快递到其家里。

返回途中,陆斌催何宇结清余款,因尚未拿到牌照,何宇心有疑虑。陆斌便爽快地说他可以写个25万元的欠条,外加一个协议,大意是承诺何宇在20171031日前会收到其车辆的行驶证、产证、号牌,若承诺未完成或车辆信息不匹配,则退回何宇人民币25万元整及车辆关贸单、发票、完税证明、保单,同时欠条失效。有了欠条和协议,何宇当场将余款5万及另加的10万给了陆斌。

久催未果生疑窦发现被骗来报警

第二天起,何宇几乎每天致电陆斌询问事情进展,三天过去了,丝毫未见牌照踪影,再催,还是敷衍,又等了几天,忍无可忍的何宇终于拿起电话打给了张杰,张杰回复说所有事情都是陆斌在办,那天陆斌只是叫他过去帮忙的。听到此,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

2017113日,何宇拿着那张“机动车额度业务办结凭证”到管理所找工作人员核实,一问方知这张单子上的所有信息都是伪造的,“沪A??B??”早已被注册并仍在使用。盛怒之下的何宇当场打电话给陆斌,对方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何宇要其把25万还出来,对方还不出,何宇就报了警。

20171211日,陆斌被抓归案。经讯问,陆斌对自己诈骗何宇25万一事供认不讳。据其交代,因为自己被逼债,手头很紧才虚构有内部关系可以搞定沪牌,为了多骗点钱,他凭空想出了“沪A??B??”车牌号,又加价10万,骗来的钱大部分被其用于偿还欠款。为了圆这个谎,获取何宇的信任,他不但找人制作了假的“机动车额度办结凭证”,事先交给张杰,还对张杰谎称为了拖延几天客户的钱款,请张杰帮忙演了上面一出戏。

经查,陆斌曾因故意犯罪被刑事处罚过。近日,静安区检察院以陆斌涉嫌诈骗罪对其批准逮捕。

检察官说法

承办此案的检察官认为,本案中陆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可以内购沪牌,骗取他人25万元,其行为已经涉嫌诈骗罪。另外,也想提醒大家:上海市非营业性客车额度拍卖是公开进行的,对于那些自称能绕开竞拍内部搞定沪牌的人,请保持距离。

(文中当事人、车牌均为化名)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
您是本站第11555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