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动态
 
上海检察好故事:孩子被打,伤痕累累……面对冲动强势的母亲,检察官该怎么做?
 
日期:2017年12月06日    作者:程欢彦
  

面对伤痕累累的孩子,身上的伤痛可以医治,心灵上的创伤如何抚平?面对冲动强势的母亲,如何让她迷途知返,找到与孩子相处的正确方式?

小区里出现“遍体鳞伤”的男孩

2017830日上午,刘雅梅像往常一样到居委会上班。大约上午9点半左右,一名中年妇女急匆匆地走进了刘雅梅的办公室,反映在小区某处看到一名遍体鳞伤的小男孩。

刘雅梅立即与社区民警小王前往现场查看。很快,受伤的男孩就被找到。小男孩看上去大约十岁左右,体型偏瘦,脸上、身上、脚上布满了条状的瘀伤,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肿胀,让人看着特别揪心。

男孩名叫吴华,称自己身上的伤因为家庭作业未完成遭到母亲的打骂造成的。在民警的帮助下,吴华被及时送往医院就医,吴华的母亲郭某被警方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调查。

97日,案件移送到上海市松江区检察院后,未成年刑事检察科检察官徐建第一时间了解了案件情况,核实了案件细节,并到看守所里提审了郭某。

郭某说,829日下午,她从单位回到家中,检查儿子吴华的暑假作业时发现,已经是开学前一天了,吴华的作业却还没有做完。她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一边训斥吴华,一边拿起衣架打他。

打骂过程中,郭某发现吴华又犯了咬手指的老毛病,十个手指的指甲被他咬得残缺不整,郭某更生气了,打在吴华身上的衣架又加了几分力。第二天上午,郭某上完夜班回到家里,看到吴华又来了气,声称要把吴华送回河南老家,为了让郭某消气,郭某的丈夫刘某让吴华先去门外待着,接着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提审室里,郭某显得心事重重,“我没有意识到事情这么严重,我以为我就是教育教育儿子……”

提审结束后,看着这个满脸自责的母亲,检察官徐建决定以一个家长的立场,跟郭某谈一谈。徐建告诉郭某,虽然能理解她靠自己的能力在上海立业买房的巨大压力,但一味的用暴力手段管孩子,只会让孩子对父母产生畏惧心理,从而与父母之间越走越远,甚至走上极端。

“你很讨厌孩子咬手指的毛病,每次发现就用打骂的方式去纠正,但你有没有想过,孩子为什么会有咬手指的习惯?正是因为孩子出生后你们把他留在老家,孩子在一岁前的成长过程中缺乏父母亲的拥抱,在他的口唇期缺少你们的关爱,所以后期才形成了咬手指的习惯。”徐建说。

郭某显然没想到这一点,惊讶的神色很快转变成羞愧和不安,她搓了搓手,低下了头。

“华华出生后便由爷爷奶奶照顾,6岁的时候我们把他接到上海来一起生活,从那时候起我发现他有很多坏习惯,就开始不停地教育他。这几天我也好好反省了自己,可能是由于我自己从小到大都很要强,所以对孩子的期望值也很高,每次看到他做不好就又气又急,就忍不住会发火。再加上我患有甲亢,有时候可能情绪更容易激动,下手就更重了。”

“你觉得打孩子是个好办法吗?”徐建问郭某。

“有一次孩子做错事,我打了他,他就记得收敛了。我觉得这样效果很好,于是后来就打得越来越多了,下手也逐渐重了。孩子却和我一直都不是很亲,我其实也想和他建立亲密的母子关系……”郭某的声音越来越轻,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方法失败了,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华华跟我们说,他不希望妈妈被关进去,他想见到你。”

“真的吗?”郭某眼神一亮,“孩子还愿意接受我吗?”

“我们也会帮助你,检察机关、妇联、教育局包括社工都已经参与进来帮助你们,孩子我们也去看望过了,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们会给你和你的丈夫、你们的孩子提供一些心理辅导以及家庭咨询服务,帮助你们改善家庭关系。同时,我们还有一些关于培养家庭关系、教育孩子方面的课程,如果你有时间,我们也希望你能去学一学,找到与孩子相处的方式。”

“有这种活动的话,我每周都愿意带着孩子去参加!”郭某的声调不由得高了些,像是看到了未来生活的希望。

经鉴定,吴华的伤势构成轻伤,郭某殴打吴华的行为已构成虐待罪。办案人员综合考虑了案件实际情况以及案件相关当事人的意见,鉴于郭某经过教育和关押期间的冷静思考后,能深刻认识到自己的过错,认罪悔罪态度良好,郭某丈夫以及吴华也都希望郭某能早日回归家庭,并表示会积极配合司法机关做好后续工作,检察机关对郭某做出了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取保候审后,这个三口之家逐渐恢复了平静的生活,郭某回到了单位上班,吴华也回到了学校。

虽然案件进展暂时告一段落,但徐建心上还时时记挂着这对母子,也定期向学校了解吴华的各方面表现,向相关部门询问郭某的工作生活状况。知道一家人如今相处的很融洽后,徐建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他知道,这个家庭里的每一个人都在改变,都在为这个家的美好未来在努力。

(文中人物除徐建外,均为化名)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
您是本站第11555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