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动态
 
中国检察好故事:第一次打电话,他被当成了骗子
 
日期:2017年10月12日    作者:张文君 来源:检察日报
  

  20168月的一天,快下班的时候,上海市宝山区检察院侦监科检察官助理赵增田正在埋头工作,电话铃响,是门卫打来的,说大门口有人找。赵增田心里纳闷,放下手中的卷宗,起身下楼。

  三个男的正在门卫那里等他,看到赵增田,其中一个连忙迎了上来,急切地拉着他的胳膊说:“赵检察官,我表弟小黄的事情可多亏了你啊,不然我们这一家子现在还摸不着头绪呢!走走走,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请你吃顿饭。”赵增田明白了,这是那件故意伤害案的犯罪嫌疑人家属。他连忙说:“这可不行,接受当事人请吃喝可是严重的违纪。”男子一怔,连忙松开手,嘴里还说着:“可是这几天你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太让你费心了。”赵增田笑着说:“少捕慎捕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你们与其想着感谢我,还不如想想明天怎么向被害人家属道歉呢。”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明白今晚这顿饭是请不着了。

  赵增田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出大楼的时候天快黑了,他边走边想,终于把双方的家人都给盼来了,案子也就有了回转的余地,自己这几天来回做双方工作的努力没白费,电话里的“老娘舅”也没白当。想到这里,赵增田心里一乐呵,蹬上自行车一溜烟回家了。

  事情要从一起故意伤害案说起。小黄和小李在一家木材公司上班,这天两人在干活时发生了口角,小黄被小李数落得一时火起,抄起旁边的木棒将小李的头打成轻伤。结果小黄进了看守所,小李回了安徽老家休养。提审讯问时,小黄告诉赵增田,自己是一时冲动,现在很后悔,愿意赔偿对方,取得对方的原谅。看着深深后悔自责的小黄,赵增田心想,如果双方能够言和,一来可以让没有前科、年纪尚轻的小黄获得从轻处理,尽快回归社会,二来被害人也能获得经济上的补偿,这岂不是比简单对小黄一捕了之更加有意义?就这样,赵增田决定做一次电话里的“老娘舅”,促成双方握手言和。

  赵增田第一次打电话给小李的时候,被当成骗子强行挂断了;而打给小黄母亲的时候,由于对方不会说普通话,两个人讲了半天也没闹明白怎么回事。这些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化解心结,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协议。原来,小黄的父亲早就去世,家里一贫如洗,这次出了事,还需要找亲友出手相助;而小李的家人一直很愤怒,表示不论对方赔多少钱也不原谅……“七天的办案期限还剩下四天,长途电话已经打了不下十几个,下星期二必须作出捕或者不捕的决定。”眼看着到了周末,可双方还是丝毫没有谈拢的迹象,赵增田心里有些犯愁。他再一次拨通两家的电话,事情终于有了些进展,两家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可是又有了新的难题,黄家担心把钱打过去对方反悔不写谅解书,人财两空。李家又说他们看重的不是钱,主要是想看对方的态度,现在一拿到钱就谅解对方,怕被周围乡亲笑话,所以要不要谅解还要考虑。双方再次陷入了僵局。

  赵增田左思右想,考虑到双方各有顾虑,他决定促成双方见面。星期一早上,他来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再次打电话给小李,“明天就是批捕期限的最后一天了,如果你还是不能原谅小黄,我们也只能对他进行批捕了。可是你们毕竟同事一场,小黄也很年轻。”听见电话那头有些沉默,仿佛是在犹豫,赵增田赶紧又说,“要么考虑一下,明天来一趟上海,和小黄的家属碰个面,有什么话大家当面说清楚,另外小黄也有话让我向你当面转达。”小黄的表哥和另外两名亲属当天下午就赶到了上海,第一站就来到检察院,向赵增田表示谢意。小李和他的父亲也从安徽来到了上海。

  第二天的审查逮捕听证会上,赵增田宣读了小黄的忏悔书,小黄亲属也代表小黄向小李赔礼道歉,并解释了小黄困窘的家境,赔的这几万块钱还都是亲戚凑的。他们的言语朴实却很真诚。小李父亲也表了态,“我们也是农村的,理解黄家的不易,小黄和我儿子一样大,希望他能改过自新,早点返回社会好好做人。”双方当场达成了和解。黄家还找来了一名在上海定居的亲戚做保证人。公安机关承办人也表示,当事人双方达成了和解,现在对小黄已经没有逮捕的必要。“现在我宣布对黄某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检察官的声音庄重有力。

  事后,赵增田回想这个案子,他认为,对于检察官来说的小案子,对老百姓而言却是会深远影响他们个人和家庭的大事。“日本刑法学家西原春夫曾经说过,刑法的脸中,除了具有可怕性、严厉性和庄严性,还包含着被害人父母兄弟的悲伤和愤怒,也包含着对犯人将来的祈望。所以检察官不仅要明辨是非曲直,刚正不阿,也应有悲悯的情怀。”赵增田说,“从以前的‘构罪即捕’到现在的‘比例原则’,体现的正是司法理念的转变。”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
您是本站第11555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