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动态
 
上海浦东:我国未成年人特殊检察制度的探索者
 
日期:2016年06月06日    作者:韦洪乾 闫昭 来源:正义网
  

  

  张宇在花木街道青少年彩虹中心看望孩子们。闫昭 摄

  

  张宇和社工一起在花木街道青少年彩虹中心看望孩子们。闫昭 摄

  61,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正值全国未检工作30年在上海召开之际,正义网记者来到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采访了浦东新区检察院未检处处长张宇以及未检处的检察官,参观了浦东新区检察院的观护示范点彩虹青少年发展中心和司法办案区、浦东新区法律援助中心。

  “浦东新区检察院未检处成立20年了。”谈起未检工作,张宇信手拈来,滔滔不绝,就像妈妈谈起自己心爱的孩子,“浦东新区一直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我们的未检工作也始终立足于改革开放前沿的区位特征,先行先试,大胆探索,创新和完善了未检工作多项工作机制,许多实践和探索被刑诉法和司法解释采纳和吸收,为我国未成年人特殊检察制度的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

  张宇是个大忙人,就在前一天(531),她成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走进一线检察官”的主人翁。微博以“浦江畔?未检情”为题直播了张宇和她同事们忙碌的一天,这是她20多年未检生涯的一个缩影。也许是张宇从事的未检工作触动了社会关切,微博当天的阅读量达到600多万。

  高检院直播张宇忙碌工作的那一天,正义网记者走访了长宁区检察院。长宁区检察院被誉为我国未成年人特殊检察制度的发源地,正义网记者在浦东新区采访时感受到,长宁区检察院是发源地,而浦东新区检察院则是未检工作的探索者。浦东新区的探索和实践,丰富和发展了我国未成年人特殊检察制度。

  正义网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善于创新、敢为人先已经是张宇和同事们的工作常态。美女检察官杨淑红,人长得小巧玲珑,她在办理一起强奸、强迫卖淫案件中,纠正侦查机关将被害未成年少女认定为卖淫女的错误认识,立案监督,追捕犯罪嫌疑人6,追加3起轮奸犯罪事实,主犯被判处无期徒刑。案件办结后,针对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多发的实际情况,她又和同事们一起推动了性侵类案件的规范化办理,将成年人性侵未成年人(被害人是未成年人)的案件正式纳入未检部门受案范围,归口管理,拓展了未检部门职能。同时检察院又与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司法局会签了《规范办理性侵未成年被害人犯罪的工作协议》,推动公安机关开展对被性侵的未成年被害人在专用场所中一次性完成询问、检查等取证工作,并同步录音录像;推动司法局的法援部门简化对未成年被害人法律援助的申请程序。

  “我们建立了未成年人案件的司法全程专办机制。”张宇对正义网记者说,“我们与公安机关、司法局签订《关于进一步推进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法律援助工作的协议》,建立了专门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法律援助律师队伍,并率先推动公安机关成立未成年案件专办支队,将未成年人分案保护和法律援助工作提前到公安侦查阶段,实现了对涉案未成年人法律援助的百分百全覆盖 。”

  浦东新区的未成年人观护帮教体系名不虚传。来浦东新区检察院采访前,正义网记者采访了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宋英辉教授。宋教授是未成年司法方面的专家,他对正义网记者说,浦东新区的观护基地是独特的。

  “我们依托浦东新区社会优质资源,形成了75个社工站作为观护点,把观护对象由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扩大到将被判处缓刑的未成年人,在全国率先采用政府购买的方式,以项目化运作形式创新罪错高危未成年人的观护帮教工作。”在参观浦东新区花木街道青少年彩虹中心和联洋新社区青少年中途宿舍时,张宇向记者介绍时,“浦东新区未成年人观护体系已经覆盖全区36个街镇,成为上海市最大的观护体系。2005年至今,接受观护帮教的未成年人达1100余名,其中经过观护帮教,95%以上的观护对象被处以非刑罚处罚并顺利回归社会,至今无一重犯。”

  浦东新区检察院之所以能在未检工作上取得较好的成绩,张宇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浦东新区先进的理念。1993年成立浦东新区时,邓小平曾说,深圳面对的是香港,珠海面对的是澳门,厦门面对的是着台湾,而浦东是面向世界的。一开始,浦东就站在国际、国内的大局中谋划发展,有开放包容的胸襟、海纳百川的气度、先行先试的勇气和胆识。

  “浦东新区检察院未检处以占全市办案人数10%的人员,承担起全市近四分之一的办案任务。”张宇说,“案件量大,案件类型多,也促使我们不断研究和探索未检工作模式和办案机制,以创新促工作,以探索创新未检工作机制为动力,为我国未成年人特殊检察制度作出贡献。”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
您是本站第115556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