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集体索贿:县官买春屡遭敲诈后的挣扎

集体索贿:县官买春屡遭敲诈后的挣扎
时间:2019-05-31

      

/魏华杰

 

 

三名县官集体嫖娼被抓,找派出所司机帮忙疏通关系,最终罚款500元了事,丑事也未通报单位。半年后,帮忙摆平嫖娼事件的司机及三名无业人员因经济拮据,以揭发举报嫖娼为要挟,相继向三名县官实施敲诈。三人无奈,遂商定找商人代为支付被敲诈款项百余万元。这一波三折的狗血剧情并非来自小说,而是真实发生的一起集体索贿闹剧!

 

 

20181224日,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对外公布熊雨土、甘土木、顾建华受贿一审刑事判决结果,浙江省常山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熊雨土(已退休)因犯受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常山县原副县长、政法委原书记甘土木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两个月;常山县原副县长、环保局局长顾建华,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三名县官同时因受贿落马,竟源自多年前三人共同参与的一起嫖娼案。据同年1231日浙江省开化县人民法院对外公布的关联案件判决结果显示,参与敲诈的四名嫌疑人俞欧、汪丽俊、黄慧忠、丁建国分别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三年六个月、三年六个月和三年。一起嫖娼案让三名县官和四名不法之徒相继落网,案发情节令人捧腹,亦发人深省。

 

三县官集体买春被抓,

从轻发落后屡遭敲诈

日历翻回2011427日下午,时任浙江省常山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熊雨土和工程商邓程一起驱车前往杭州,与时任常山县副县长甘土木、常山县环保局局长顾建华小聚。当晚,四人入住杭州某酒店,酒足饭饱后,耐不住寂寞的三名县官和邓程四人竟然在各自客房买春,邓程还“主动”为其他三人分别提供3000元嫖资。孰料,三人的嫖娼行为,被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分局武林派出所公安人员当场抓获。

按照《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31条规定,参与卖淫、嫖娼、色情淫乱活动的,给予撤职或者开除处分。而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156条规定,共产党员嫖娼将会被开除党籍。嫖娼被抓的事如果捅出去,不仅颜面扫地,更可能会丢掉乌纱,结束政治生命。三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决定尽力疏通关系,争取丢卒保车。顾建华当即通过同乡刘守国联系到同为江西同乡的武林派出所驾驶员俞欧,俞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往事发现场。

在接受处理的过程中,顾建华请求俞欧帮忙网开一面,不要深究。俞欧倒也爽气,主动为三人开脱。最终在俞欧的帮助下,三人得到从轻处理,仅由邓程帮三人各交付罚款500元了事。由于俞欧出面帮忙隐瞒了三人的真实身份,三人嫖娼的丑事也没有被通报到所在单位。

返程的时候,三人虽然惊魂未定,却各自庆幸此事总算摆平,不用因为嫖娼的事受到进一步处罚了。

事实上,在嫖娼事发后六年间,表面上看因为嫖娼的事未通报单位,三人政治生命没有受到影响,升官的顺利升官、退休的平稳退休,但背地里却由于遭遇敲诈,一个个被弄得心神不宁,整日生活在惶恐之中……

“嫖娼门”发生后仅半年,因当时出面帮忙的俞欧经济拮据被旧话重提。当时帮助他们的俞欧欠下大额赌债和利息,便三番五次地以揭发嫖娼要挟三人支付巨额封口费。三人为此整日惶惶不可终日,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因把柄在别人手中而只能忍气吞声、设法满足对方的要求。

201111月,俞欧因赌债需归还巨额欠款和高利息,想到了半年前三名官员嫖娼的事。俞欧抓住三人不敢声张的心理,决定对三人实施敲诈。打定主意后俞欧随即打电话给顾建华,要求其支付50万元。

顾建华经与甘土木、熊雨土、邓程商量,为避免俞欧曝光此事,决定由邓程出面与俞欧谈判。双方谈好30万元价钱,邓程遂于同年11月及次年1月,分两次将30万元“封口费”打入俞欧指定的账户,俞欧收到上述款项后,为掩盖其敲诈行为还出具了借条。

然而,俞欧尝到甜头后并没有收手,20129月至20145月间,俞欧故伎重演,顾建华随后多次接到俞欧的敲诈电话,邓程则被继续安排出面“埋单”。2014年,俞欧联系到顾建华等人,提出三人各出10万元,这个事情就算结束,以后他再也不会找他们。顾建华不得不打电话叫邓程过来,后邓程跟俞欧商定,最后再付10万元,约定此事就此了结,俞欧同意。就这样,邓程陆续又代三人累计向俞欧支付48万元,被俞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及挥霍。

“向邓程要钱都是以举报曝光顾建华、甘土木、熊雨土三人嫖娼被抓的事情作为要挟的。邓程是老板不怕我举报也不会给我钱,但是其他三人都是在任的领导干部,实际上我都是向顾建华等三名官员要钱……我知道自己的行为是敲诈,是违法的,当时就仗着自己掌握他们嫖娼的把柄,以借钱的名义向他们实施敲诈。之所以给邓程打借条主要为了规避法律责任,万一这件事曝光自己可以说是借的钱。不过虽然出了借条,但也是不会去还的。”俞欧事后供述。

 

自摆乌龙承认嫖娼,

再次被骗纯属巧合

俞欧拿到78万元后终于消停了,不再纠缠三名县官,但三人被敲诈的噩梦并未停止。当地无业人员汪丽俊、黄慧忠、丁建国等人获悉三人在杭州嫖娼被抓的秘密后,也相继编造各种理由,向三人索要封口费。

值得一提的是,常山县无业人员汪丽俊原来并不知道这个秘密,但没想到他只是略施小计,来了个“瞎咋呼”,却从顾建华口中得到了意外收获。不明就里的顾建华以为对方掌握了自己多年前的嫖娼史,遂自摆乌龙,主动向对方说出了那段嫖娼往事,继而被对方抓住把柄,趁机敲诈钱款。

2013年下半年,汪丽俊听到当地一个搞笑的信息,有传言称县政府大楼通下水道的时候,发现领导办公室厕所下水道被避孕套堵住了。汪丽俊觉得既然避孕套都把下水道给堵了,肯定有领导在办公室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出于好奇,汪丽俊找来一份县领导的通讯录,找到了此前听说过的副县长顾建华的名字。于是,汪丽俊壮起胆子打了个电话给顾建华,想试试顾建华是否有什么事情。

“你在外面干了什么好事?”汪丽俊在电话里劈头盖脸地质问顾建华。其实,汪丽俊并不知道顾建华在杭州嫖娼的事,只是想试试能否瞎咋呼出些什么糗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招竟然有了实质性的收获。“都是几年前的事情,是分局搞我们的。”顾建华压低声音“招”出了杭州艳事,之后顾建华说有事留个电话,便挂断了电话。

汪丽俊如获至宝,并把这个意外收获告诉了自己的舅舅黄慧忠。两人商量后决定到外地办个号码,并打电话吓唬顾建华。几个星期后,汪丽俊用这个号码给顾建华打了一个匿名电话,称自己花了很大代价得知顾建华等三人在杭州嫖娼的事,让他们拿出200万元摆平此事,不然就去纪委举报。

顾建华慌了,赶忙把熊雨土、甘土木和邓程召集到他办公室,商量应对之策。最后四人商定由邓程办一个新号码,并以顾建华的名义与对方沟通。经反复讨价还价,邓程于2013年至2016年间,先后五次支付给对方“封口费”16万元。

相对于汪丽俊的巧舌如簧,另一名安徽无业人员丁建国却是得到了相关“内幕信息”,他的涉案源于其与派出所协警老乡的一段聊天。20115月,两人在电话里聊天时,杨一民无意间提到他们派出所抓到几个卖淫嫖娼的,其中四个嫖娼的男子都是常山人,一个姓甘的副县长,一个姓顾的环保局局长。

真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过了两三个月,上班不开心的丁建国,想辞职做工程。这时他想到了之前杨一民跟他说的事,想借此给参与嫖娼的当事官员施压,让他们安排些工程给自己做。

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丁建国来到顾建华办公室,自称是杭州武林派出所的朋友介绍来的,让其帮忙弄些工程方面的活做做。顾建华当即听懂了丁建国的话外之音,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客气地应付对方表示会想办法。

丁建国走后,顾建华立即召集熊雨土、甘土木和邓程商议对策,四人商定由邓程和对方洽谈,并许诺给工程项目让丁建国做先稳住他。事后邓程与丁建国建立业务联系,截至2014年上半年,先后提供205国道挡墙等工程给丁建国承建,并以高出市场价的价格租用被告人丁建国提供的挖掘机,令丁建国从中获利43万元。但此后,邓程便不再联系丁建国做业务。丁建国急了,遂再次打电话给顾建华施压,说:“我杭州大哥酒吧装修要向我借200万元,你们看着办吧,不然我就把你们在杭州嫖娼被抓的事情举报到纪委去。”

丁建国这招数果然奏效,邓程随后马上主动打电话约其面谈,承诺接下来会关照做工程的,但邓程事后并未兑现承诺。丁建国见接不到工程,遂再次以杭州武林派出所大哥急需用钱等为借口,先后两次从邓程处敲诈得款8.7万元。

“因为当时我们三人都还在领导岗位上,俞欧等人知道我们嫖娼的事,便以此事来威胁、要挟,扬言要把嫖娼的事情曝光并举报到纪委。我们三人害怕组织上知道这事会被处理,就此失去官位、身败名裂。要是没有嫖娼的事情捏在他们手里,我们凭什么无缘无故给他们钱?”熊雨土事后愤愤地说出了自己的无奈。

 

“义商”代付敲诈款,

三县官又陷索贿控诉

20114月,嫖娼之事发生后,由于行政处罚未被通报到单位,三县官甘土木、顾建华、熊雨土一度未被组织发现其问题。此后,甘土木先后晋升为常山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政法委书记;顾建华晋升为常山县政府党组成员、副县长;熊雨土则于20172月从常山县人大常委会副处级领导干部位置上退休。

经历无休止的敲诈后,熊雨土觉得这事一直这样下去总是个麻烦,遂于同年12月,将邓程提供的5万元杭州大厦购物卡交由他人用于通融关系,争取消除该行政违法案底。后因通融未果,该购物卡被退回,熊雨土将购物卡交还给邓程时,邓程将其中1万元购物卡送给熊雨土,熊雨土予以收受。

为继续摆平此事,三人只能按照俞欧等四人的指令筹钱。到哪儿筹钱呢?三人不甘心自掏腰包,于是再次联手上演了一出出共同向邓程索贿摆平糗事的闹剧。

据查,甘土木、熊雨土、顾建华均被法院认定共同受贿102.7万元。原来,邓程为与三名县官搞好关系,以便在企业经营、工程承接方面获得关照,遂在三人的共同商议及指示下,在2011年至2016年五年间,先后十多次为三人支付被敲诈款共计102.7万元。

由于俞欧等四名敲诈勒索的犯罪嫌疑人是向三名县官索要钱财的,故这102.7万元本该由三名县官支付,现在邓程在三人指使下代为支付了这笔款项,对照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三人的行为就构成索贿。

在这场黑吃黑的交易中,俞欧是受益最多的人,一举将78万元收入囊中。然而事实证明,俞欧这种乘人之危的行为最终带来的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不光将三名县官嫖娼的丑事公之于众,并将三名县官送入牢笼,自己也因敲诈勒索罪被法院判了刑。

 

拔出萝卜带出泥,

“常规”受贿亦被查

如果说三名县官为处理俞欧等四人敲诈事宜,让邓程出钱摆平属于“紧急”受贿的话,那么由于此案案发而因受牵连被查处的各自单独的贿赂行为就属于“常规”受贿。

除了三人共同收受邓程代为支付的“封口费”102.7万元外,法院经审理查明:1998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熊雨土在担任常山县计划与经济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常山县发展计划局党委书记、局长,常山县交通局党委书记、局长,常山县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和收受他人财物74.6412万元。

据查,2002年至2007年,周阳晨挂靠浙江恒立交通工程有限公司在常山县先后承建了205国道常山至江某贺村公路常山段改建工程(A合同段)、常山县常辉公路改建工程(B合同段)、苦狮线狮子口至东案段改建工程第1合同段等多个工程项目。为了获得时任常山县交通局局长的熊雨土对其工程方面的关照,周阳晨于2003126日、2004816日分两次以垫付杭州市区现代名苑住宅定金、支付加班费名义,分别在杭州和常山向熊雨土行贿20万元,熊雨土均予以收受。

另查,200012月至20182月,被告人甘土木在常山县先后担任球川镇党委书记、副县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1.55万元、美元1000元等。2007年至2016年期间,顾建华在常山县先后担任环境保护局局长、城东新区管委会主任、城市发展投资公司董事长、县政府副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单独非法收受他人财物36.85万元。

拿到法院判决书时,三名县官十分懊恼,如果没有七年前那次共同嫖娼的经历,就不会有事后为摆平敲诈而共同索贿的丑事,他们各自的其他贿赂行为也许就不会暴露……

世上没有后悔药,正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三人被查处的经历提醒人们,公职人员要洁身自好,无论是嫖娼违法行为还是贿赂犯罪行为,只要自己涉足了,无论时间过去多久,都有可能被秋后算账。

(本文除涉案人员外,其余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