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无所不用其极的造假高手

无所不用其极的造假高手
时间:2018-10-23

  

/明理

 

 

2018510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布高文涛诈骗案一审判决。高文涛极尽造假之能事,在造假时无所不用其极,最后因诈骗逾2329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

 

 

借款前用已经抵押的房产重复抵押借款,还煞有介事地用假资料办理公证混淆视听;借款时公然伪造银行客户回单骗取信任,账户没有资金却开具空头支票;借款后编造假的买卖合同拖延还款,编造理由骗走用于担保债务的质押豪车,甚至在无力还款时变本加厉地用债主的房产为自己贷款还债……

 

一房二押  抵押借款一路造假

1973年出生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人高文涛在当地算是个女强人,30岁的时候就开始创业,名下曾一度有两家企业,分别是哈尔滨昭平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昭平商贸)和哈尔滨信合伟业投资担保公司(以下简称信合伟业)

企业经营经常会遇到资金问题,高文涛在长期的经营过程中练就了一身借钱“绝活”。稍有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抵押是不转移抵押财产的占有,而将财产作为债权的担保。既然抵押物不用交付对方,别有用心的人也许会觉得其中大有文章可做,比较容易做手脚,高文涛就是看出了其中门道的“明白人”。

2014年,高文涛经沈达介绍认识了被害人夏春波,遂以给银行做倒贷业务为由,不断用沈达名义向夏春波借款。当时夏春波通过沈达借款给高文涛,高文涛都按约定归还了本金,支付了利息,因此取得了夏春波的信任。

同年5月,高文涛说在银行有三笔倒贷业务,急需1750万元的资金。夏春波同意借款,后通过沈达和自己的银行账号,分七次汇给高文涛总计1750万元。一个月后,双方补签一份金额为750万的借款合同。应夏春波的要求,合同还约定由高文涛提供昭平商贸、信合伟业等公司作担保。82日,双方再次补签另一份金额为1000万的借款合同,约定如不能按期还款,以高文涛提供的、经公证处公证的其名下七处房产作为抵押,以偿还该借款。两份借款合同约定总共1750万的借款还款期为20149月底。

高文涛事后称,其实那七处房产之前已被她抵押给了银行和其他借款人,她做公证是为了取得夏春波的信任,让夏春波相信抵押房产是真实的,从而使两人间借款关系能持续更长时间。由于真实的房产资料已经提供给之前的抵押权人了,为了应付公证处的审查,高文涛用真实的房产信息伪造房产证和商品房买卖合同书,并将这些假的房产资料提交公证处审核。由于这些房产确属高文涛本人所有,而公证处只会核实身份信息,因此高文涛一房二押的行为没有被发现,其和沈达的房产抵押公证很快就办妥了。

办理这笔公证业务的刘军浩事后证实,自己通过二代身份证识别仪对委托人高文涛和受托人沈达的身份证进行了核实,是真实的。对于他们提交的材料,刘军浩坦言只能通过肉眼识别,凭经验认为是真实的。“我们对委托人所提交的财产类证明材料无义务核实,我们办理这起业务时完全符合公证办理规定及法律程序。”刘军浩补充说。

820日,高文涛曾向夏春波提供哈尔滨银行出具的倒存支票业务进账单,意欲向夏春波的公司支票转款770万元,但夏春波的公司后来并没有收到这笔转款。经哈尔滨银行霞曼支行核实,当时高文涛倒存的八张支票都是空头支票,实际转款的账户根本没有相应的资金。

毕竟是上千万的借款,为避免空头支票风险,夏春波提出须用实物质押担保履行合同。于是,一周后双方再次订立质押合同,约定以高文涛所有的路虎、英菲尼迪和宾利三台豪车作为质押物,担保上述债务。

眼看9月底还款期限就要到了,高文涛仍无力还款,遂用三台豪车抵债。然而豪车抵债后,高文涛却又使出新花招。926日,高文涛以去牡丹江参加婚礼为由,提出向夏春波借用已经用于抵债的宾利轿车,夏春波当场答应。当时说好三天后归还,但高文涛开走后就一直未主动归还。

两个月后,按照之前签订的两份借款合同的借款金额,高文涛再次向夏春波出具了一份欠款总金额为1600万元的合同。合同到期后,夏春波见索债无望,准备处理抵押房产时才发现买卖合同书都是假的。就连高文涛提供给夏春波的三笔银行对公客户回单也被证明是虚假的,借款1750万也压根未用于倒贷业务。

 

移花接木  用别人房产为己还债

借钱不还已经很不厚道了,然而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高文涛居然在拖欠借款的时候变本加厉,借对方求款心切的心理,将对方的抵押贷款移花接木,用于偿还自己的银行贷款,这件事发生在高文涛与被害人宋一可身上。

根据起诉书指控,2014811日,高文涛以帮助宋一可贷款为名,以昭平商贸名义委托瀚华担保公司黑龙江分公司(以下简称瀚华分公司)向兴业银行哈尔滨分行申请贷款200万元,骗取宋一可作为保证人,以宋一可丈夫杨权名下的南岗区黄河路88号哈工大建筑科技大厦1单元124号房产抵押。贷款到账当日,被高文涛将款项用于偿还昭平商贸在哈尔滨银行的逾期贷款。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宋一可先前曾借给高文涛500余万元。20146月,宋一可准备在海南买房子,就提出让高文涛归还部分钱用于其支付房款。高文涛对宋一可说,借的钱都用于银行倒贷了,暂时抽不出来,让宋一可再缓两个月时间。

宋一可当时特别看好海南的房子,已经分两次交了10万元的定金。急于在海南购房的宋一可见从高文涛处索债无望,便想到用自己的房产抵押贷款。考虑到高文涛跟银行关系比较好,宋一可便提出请高文涛帮忙办抵押贷款,用于支付购房款。谁曾想这一提议却让自己再次中了对方的圈套。

高文涛满口答应下来,说只需要提供房产作抵押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由其代劳。但同时提出由于宋一可及其爱人年龄偏大,以他们自己的名义办不下来,需要用高文涛自己的名义贷款才可以。宋一可信以为真,答应按高文涛的方案办理抵押货款。

86日,高文涛带宋一可、杨权到瀚华分公司,让宋一可把房子抵押给这家担保公司。第二天,三人又去南岗区房产交易所办理相关手续。宋一可事后称,由于相信高文涛,所有手续自己都没有看,高文涛让杨权在哪签字杨权就在哪签了。

过了几天,宋一可询问高文涛贷款是否办妥,高文涛遗憾表示未办妥。当时由于海南的房子急需交款,否则先前交的10万元定金就要打水漂了。宋一可于是不断催促高文涛办理贷款,而高文涛却始终说贷款没办下来。宋一可急了,提出让高文涛先归还部分借款。

无奈之下,高文涛在8月底向宋一可提供的海南开发公司账户汇款71.11万元,支付海南房产的零头,但当时尚欠100万元的房款。第二天,高文涛又给宋一可开具一张118.88万元的支票,说是用于支付宋一可海南房产余额100万元和有关工资款。但当宋一可兴冲冲地去银行提款时,却被银行告知为空头支票。

宋一可问高文涛怎么回事,高文涛始终说公司款项没到账,在被问及抵押货款是否办妥的事宜时,高文涛也一直推脱表示没有。直到两个月后瀚华分公司向宋一可催要借款,宋一可这才知道高文涛用自己的房产抵押贷款200万元其实早就办下来了,只是被高文涛自己使用了。

高文涛事后道出了其将贷款移花接木的细节:当时高文涛资金紧张,瀚华分公司表示如果有抵押物就会给其增加贷款额度。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宋一可找高文涛帮忙办抵押贷款。宋一可便将计就计,干脆用宋一可的房产为自己抵押贷款,所以便向宋一可夫妇编造了只能以其自己名义办贷款的谎言。就这样,高文涛以宋一可提供的房产作为抵押,从兴业银行获得贷款200万元,用于偿还昭平商贸在哈尔滨银行霞曼支行的贷款。

 

东窗事发  造假领刑12

20141111日,夏春波到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报案,称被高文涛以买卖房产为名诈骗其1680万元。南岗分局经查高文涛在哈尔滨市第一医院就医,即一直监督其动向准备抓捕。抓捕过程中,警方发现有很多人到医院找高文涛要钱。

一个月后的128日,自知骗局已被识破的高文涛选择主动投案,她报警称自己私刻公章,用空头支票诈骗,并于同日到哈尔滨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投案。侦查人员得知线索后,即到市经侦支队将高文涛带回南岗公安分局。

129日高文涛被刑事拘留,2015112日被逮捕。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被告人高文涛实施诈骗犯罪4起,共骗得夏春波等四人2329万余元。

2018418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一、被告人高文涛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二、公安机关扣押人民币3万元,由公安机关按比例返还被害人;剩余违法所得2326万余元,由高文涛退赔四名被害人。

(除高文涛外,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