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从不查账的淡定投资人

从不查账的淡定投资人
时间:2018-10-23

  

 

/肖明睿

 

 

受害人赵莹与左训练合伙做生意,数年间投入2550万巨款,放手让左训练独自打点,赵莹从不参与经营,从不看账,对左训练的巨款投资需求有求必应!然而,赵莹对左训练“毫无提防”的信任,最终换来的却是1375.6万元投资款血本无归!

 

 

2018517日,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布被告人左训练诈骗罪一案审理经过。左训练因诈骗致多名受害人损失3427.619万元,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桔梗生意尝甜头,追加投资行绿灯

本案主要受害人赵莹与左训练妻子李凤娟为中学校友,加之双方又有点亲戚关系,因此两家人比较熟悉。刚开始,赵莹也与左训练合伙做些小生意。2004年,因正好赶上非典,左训练便和赵莹合伙存桔梗。赵莹主要负责出资,左训练也投一点,当时大家讲好利润五五分成。合伙过程中,具体经营的事,都由左训练负责,赵莹从不过问具体事务。就这样,做了两三年后,两人挣了五六十万元。

由于几年的合作,左训练生意做得还不错,赵莹便对其多了一份信任。2009年的时候,左训练对赵莹说中药材生意比较好做,要求其投资,赵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过了一段时间,左训练说生意赚钱了,让赵莹追加投资,赵莹同意,当时双方口头约定利润五五分成。

就这样,双方一直常年合作着。左训练一直打理着生意,赵莹则通过左训练的口述了解公司经营状况和盈亏情况,并一直按照他的要求陆续往里投钱。

2013年,为了方便签合同,左训练提议成立公司从事中药材销售。于是二人在合肥注册成立了安徽艾鑫中药材有限公司,两人各占一半股份,由左训练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全权负责运营,赵莹任监事。

左训练供述称,2007年到2014年期间生意不是很好,一年最多赚100万元左右,但他却向赵莹谎称赚了三四百万元。2014年以后基本上没有盈利。然而恰恰在这个时候,左训练却接二连三地要求赵莹追加巨额投资,动辄上百万元。那么,不断追加的投资款派了什么用场,左训练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

公司成立后,左训练告诉赵莹,说他舅舅的女婿是哈药六厂中一个部门领导,经过他舅舅女婿的牵线介绍,与哈药六厂签订了供货合同。左训练还把合同拿给赵莹看了一下,上面有对方的印章。赵莹想,与这么大的国企做生意准能赚钱,于是相继满足了左训练提出的追加投资要求。

由于左训练自称要经营黄连,而黄连的价格相对比较高,投资额度因此也就越来越大。赵莹为了保证投资到位,便开始向他人借款。对于赵莹借来的款项,左训练称每笔到期时他都会把本息转账给赵莹。但赵莹自己的投资款则始终挂在账上,一直没结算过。左训练称每年年底两人结一次账,自己只是短信告知当年的利润,但是钱没有返还赵莹,说是又用于药材采购了。

用左训练自己的话来说,2013年以后赵莹投的钱更多,有时都是一次进账两百万。赵莹不知道生意具体情况,她非常信任左,从来不看账,左说多少利润就是多少利润。按照约定,利润扣除赵莹每个月贷款的利息,剩下的由两人平分,而这些都没账目表,左训练只要口头和她说一下就行了。

 

利用影响力,害人又害己

左训练不光长期蒙骗赵莹,他还利用赵莹及其兄赵欣等人的身份和影响力,成功骗取何竟等12人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的血汗钱。

2011年起,为了堵住自己赌博输钱的窟窿,以及为支付高额利息和日常高消费,左训练决定将黑手伸向更多的人。左训练自知自己的经济实力不足,要想骗取巨款必须找个有实力的合伙人,这样让别人投资自己与他人合伙做的项目相对容易得逞。“知道干啥生意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利润,但是当时冒的窟窿太大了,没有办法,刹不住车了。”左训练事后道出了自己再次诈骗的动机。

左训练倚仗靠山做生意的招数果然见效,许多受害人正是看在他与赵莹等人合伙做生意的面子上,基于合作方的实力而相信他并最终被骗的。从2011年到2016年短短六年的时间里,左训练以与赵莹等人合伙做生意、在合肥购买写字楼急需用钱等为由,向何竟等十余人大笔借款并许以高息,截至案发,共有2000余万元未能归还。

20161月,左训练对何竟说自己要开发当地的老镇政府家属院,是和赵轲、赵莹合伙开发的,让其投资一部分钱。其实何竟对左训练还是挺熟悉的,知道他以前是个赌徒,本来是不会轻易相信他的。“如果他没说是和赵莹兄妹等合伙开发,我是不会投钱的。”何竟事后懊恼地说。

为了让何竟和其他的受害人相信自己真的开发了老镇政府家属院,左训练还给何竟发来一幅他和赵欣微信聊天的截图,内容说他和赵欣在合肥有一座写字楼了。见到截图后,何竟信以为真,又给他汇了钱。

就这样,何竟陆续投给左训练115万元。借钱的时候,左训练承诺按月息23分支付利息,并说好一年一结。可左训练拿到钱后不仅本金利息分文未付,还突然“失联”,令何竟115万元的血汗钱不明不白地打了水漂。

像何竟一样上当的一共有12人。20168月,何胜发现上当后,与另外五名受害人一起找左训练要钱。左训练马上“玩花招”,当着六个人的面说给赵莹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开着免提,左训练说家里要钱比较急,问公司账上可有钱。对方回答说账上没钱,到月底写字楼的租金能下来500万,还嘱咐其欠人家的钱好好跟人家说。当时六个人就都相信了,左训练遂逃过一劫……

 

业务子虚乌有,赃款全被挥霍

相关书证显示,赵莹几年间相继通过银行汇给左训练2550万元。那么,赵莹这么大的投入最后取得多少收益了呢?20161017日晚上,左训练感觉骗局无法再维持下去了,只能向赵莹摊牌,告诉她根本没有合同这回事,这么多年从来没发过货。赵莹这才知道被骗,遂报警。

左训练供述称,2012年,自己想用更多的钱做房地产,于是伪造了一个哈尔滨中药六厂的合同。他认为哈尔滨中药六厂的牌子大、名气大,拿这个合同给赵莹看,是想让她投更多的钱。左训练先草拟了一份假的药材收购合同,又找人私刻了哈尔滨中药六厂的印章,并从网上搜出哈尔滨中药六厂的负责人姓名,写在合同上,盖上私刻的印章,一份假合同顺利完成。为了反复骗取赵莹投资,左训练在五年间三次伪造同类合同,每次的内容都一样,就是把落款的时间改下。“合同”订好后,左训练就用手机拍个照发给赵莹,赵莹看到“合同”后就把钱转账过来。

事实证明,为了诈骗何竟等十余人,左训练所说的在合肥买写字楼子虚乌有。左训练在合肥根本没有写字楼等房产,其自称只是2010年时曾有意向在合肥买个写字楼,但当时只是有购置意向,并没有买。

左训练事后承认,自己也从未跟赵欣说过关于合肥写字楼的事,就连发给何竟的其与赵欣微信聊天截图也是假的。左训练称自己用手机申请了个微信,假冒赵欣联系自己,实际是自己跟自己聊天。左训练称其给何竟看伪造的微信内容,目的是为了让何竟相信其在合肥确有一座写字楼。

据远达药业集团营销总监马栋梁证实,哈尔滨中药六厂是远达药业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在太和县只与华源公司有药品业务往来,公司从来没有和安徽艾鑫中药材公司有过业务往来,其公司生产药品很少用黄连,没有跟安徽艾鑫中药材公司签订过合同,自己也并不认识左训练。

原来,左训练所谓的各种业务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那么左训练这么多年骗来的3000多万元到底用到哪儿去了呢?左训练供述称,赵莹投资的钱只有很小一部分用在做中药生意上了,大部分都被用于还高利贷和其他消费。左训练所称的消费还包括赌博,2005年到2009年其光赌博就输了三四百万元。

20161111日,左训练在沭阳县沐城镇清水人家小区被侦查人员抓获。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左训练诈骗共造成被害人损失3427.619万元,遂于2018418日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左训练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左训练违法所得3427.619万元予以追缴,返还赵莹、何竟等13名受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