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放射科医生黑化投毒

放射科医生黑化投毒
时间:2018-09-28

  

 

/复林

 

负有救死扶伤神圣使命的医生,本应该坚守良知和表现受过高等教育的修养,却视生命如草芥。田继伟精心策划这起慢性毒药杀人案,充分说明利欲熏心、野心膨胀的人是没有做人底线的。

 

 

20多年前,马加爵引爆“感谢室友不杀之恩”的句式,现今“感谢同事不杀之恩”又刷新了网络热词。内蒙古赤峰市某医院放射科副主任田继伟,自制激素药物向同事投毒,导致同事身染重病而自杀。他最终受到了严厉的法律制裁。

    

升迁佳音可期,嫉恨同事抢道

时年24岁的田继伟,于1995年从医学院毕业。作为临床医学专业人才,他进入内蒙古赤峰市某医院放射科工作。

田继伟平时少言寡语,同事给他贴上了“内向”的标签。

然而,内向并不意味着软弱,果断是田继伟性格的另一面。在医院超市,服务员的热情推荐通常会被他果断拒绝——“我就要这个”,不容商榷。对待工作,他一丝不苟。入职最初几年,放射科主要负责常规X线检查、体检透视、胃肠道钡餐检查等,人少活多,工作十分辛苦。田继伟的勤奋好学有目共睹,他不放过每一次晨会读片的机会,勤于思考、积极发言,定期随访放射质控疑难病例,做好每一例检查的追踪记录。功夫不负有心人,历经数年努力,他成为影像学的行家里手,走上放射科副主任岗位。

在以业务为主导的医院,职位决定收入、地位、人脉。科室副主任几乎没有实权,于是,科主任职务成为田继伟孜孜以求的小目标。寡言少语的田继伟刻意改变自己,尝试以古道热肠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一次,所住小区里有孩子患了罕见的肠道疾病,超过24小时就有生命危险,多亏了他及时帮助救治化险为夷。与同事交往,这位副主任也八面玲珑,经常约上几个要好的同事点菜拼酒,一直喝到饭店打烊,然后醉醺醺地互相搀扶着回家。

2003年,女医生赵小惠从别的科室调进了放射科。赵小惠初来乍到,对业务不熟悉,面对新来女同事的求助,田继伟非常热心,如何掌握操作技巧,如何读片给出正确的诊断意见,如何书写规范的影像报告,他把自己的看家本领毫无保留展示出来,“哇,太厉害了!”赵小惠的由衷点赞让田继伟感到惬意。

2012年左右,放射科主任的位置空了出来,医院领导层集体研究决定,公开报名,竞争上岗。田继伟激动不已,他寻思放射科主任非他莫属,但经过民主推荐和测评,院领导集体研究决定,由赵小惠担任放射科主任。

任职公示在内部网站上发布后,田继伟心中塞满了嫉妒和愤恨。

 

同僚之谊凉薄,欲除眼中钉

自打小目标落空,田继伟很敏感其他人对自己的称呼。一次,有同事当着赵小惠的面,喊了声“田副主任”,他当即撂下了脸子:“啥事情,没事离开这里。”

20143月,医学院同学组织了一场聚会,让田继伟很受伤。昔日的同窗,不少走上医院领导的岗位,也有的离开医卫系统下海经商发了大财。他则屈居在二甲医院科室副主任的岗位上,蛰伏数年。读大学时,他最欣赏贝多芬的一句名言:“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决不能使我完全屈服”。聚会之后,这句名言再次激发了他的斗志。可是,科主任一个萝卜一个坑,他长期在放射科工作,其他科室根本不可能有他的位置,赵小惠与他年龄相仿,挪动的可能性极小。除非她生了重病,不能上班。想到这里,他的头脑突然灵光一现。

田继伟患有糖尿病、甲亢,甲亢治愈后又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平时会注射胰岛素,他上班时随身带一些糖、巧克力和激素药物。一次,赵小惠无意中看见田继伟服用激素,随口说起她血糖高,对激素过敏。他盘算着,如果偷偷给赵小惠下点药,让她喝下去加重病情,无法上班,这样,就见不到这个眼中钉了。

但是,如何下药而不被发现呢?田继伟学习过药理知识,他自己使用的某激素类药物,如果过量,不仅会导致糖耐量减退和糖尿病加重,甚至可能出现激动、不安、定向力障碍等精神症状。如果与一些注射液配伍,可实现慢性中毒的目的。这正是田继伟所期盼的,害人于无形,不动声色地把对手赶出科室。

某激素类药和某注射液是田继伟治疗糖尿病的常用药,不需要特地为赵小惠准备。作为科主任,赵小惠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放射科每天上午8点准时开早会,赵小惠开完早会后,必去阅片室,返回办公室后习惯性喝水,从时间和空间上给田继伟提供了下药的机会。于是,他准备了白糖、矿泉水瓶、雪碧饮料瓶、一些激素类药物和某注射液,将它们进行混合再加少量的水。将装有配好混合液体的矿泉水瓶和雪碧饮料瓶放在放射科登记室自己的铁皮柜里。做好这些准备,他每次随身携带的蓝色小瓶里加多半瓶白水,趁赵小惠到阅片室的期间,倒入配制的混合液体装满小瓶。

田继伟断定,赵小惠喝了他亲手配制的混合液体,肯定给身体带来损害。果不其然,20144月下旬的一天,她感到腿脚无力,喝办公室水杯里的水觉得发苦,咨询过本院医生,以为味觉出了问题。到了5月,喝水觉得是甜的,越来越走不动路,口角炎反复发作,吃中药、输液都不见好。8月,她已经无法上台阶,甚至在平地上都难以行走。

骨质疏松、糖尿病、白内障等各种疾病陆续找上门来,可是,单位每年组织职工体检,在2014年之前,赵小惠除血糖偏高外,身体其他各项指标都在正常值范围,健康状态良好。于是,从当地到北京再到呼和浩特,她四处求医问药,最终指向为“外源性库欣综合征”,这是一种由激素过多引发的综合征。“应该只是吃错了东西,得注意日常饮食。”赵小惠的丈夫李伟表示关切,特地请人为妻子开出了健康食谱,亲手烹制。

 

手机记录罪证,被判无期徒刑

让赵小惠感到诡异的是,在外地治疗时,症状明显减轻,回到单位上班,指标就异常。源头在哪?始终找不到。

12298时,赵小惠早早去医院准备写科室考评报告。走到办公室门口,只见门半开着,“这么早,是谁呀?”她心生疑问,从门外向里张望,田继伟正给她的水杯里放东西。“难道是他在给我下毒?”

赵小惠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待田继伟出门后,她尝一口杯中的水,似曾相识的苦涩味道立即搅动了她的味蕾,赵小惠的脊背发凉,她将水倒入一饮料瓶里保存起来。为进一步验证自己的怀疑,之后3天,她每天躲在办公室外观察,同样的情形连续发生。藏在赵小惠心中的疑团揭开了谜底,她把此事告诉了丈夫,李伟断然提议:“想办法拿到证据报警。”201612日,赵小惠上班后打开手机录像模式,放在办公室的档案柜里,故意晾上一杯水后离开,20分钟后,回办公室尝了一口水,是苦的,手机录像显示,田继伟潜入她的办公室,将水杯里的一部分水倒入水池后,用一只长约10厘米的蓝色瓶子往水杯里倒了些液体。从201612日开始直到22日,她把手机放在书柜中录像,拍摄下田继伟作案的一幕幕。221日,在丈夫李伟的陪同下,她将手机录制的视频刻成光盘交给了公安机关。

为对田继伟抓个现行,公安机关进行周密部署。20163198时许,赵小惠像往常一样上班,把手机放在办公室的档案柜里打开录像模式,接着去阅片室开早会。开完早会,田继伟从阅片室径直到赵小惠的办公室,拿出随身携带的蓝色小瓶,将液体倒进赵小惠的水杯和暖壶中。当他完成一系列动作后,转身见到了警察,傻了眼。

上午9时许,在医政科工作人员见证下,侦查人员在放射科医生值班室、放射科登记室,对田继伟的人身及相关处所进行了搜查,在田继伟白色工作服衣兜搜出蓝色塑料小瓶,在他使用的铁皮柜内搜出多只装有透明液体的饮料瓶,塑料袋包装的方糖12块。

经法医鉴定,赵小惠由于长期大量摄入某激素类药物,致两侧股骨头缺血坏死,构成重伤二级;库欣综合征,构成重伤二级;左眼白内障,构成轻伤二级;胸7、腰1椎体压缩骨折,构成轻伤一级。在将近两年的下药时间内,她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病痛折磨,被诊断出腰椎骨质增生、腰椎退变、股骨头缺血坏死、左眼白内障等24种疾病。

田继伟被捕后,赤峰市的人们震惊、愤怒、惋惜,无法相信每天都在救死扶伤的医生竟利用医学知识,给同事下慢性毒药。2017412日,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田继伟公开进行审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田继伟无期徒刑。田继伟以“主观上没有剥夺被害人生命的故意,应以故意伤害罪从轻处罚”为由,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简直太无耻了!”赵小惠的丈夫李伟气愤得跳脚,赵小惠更是表示“做鬼也不放过他”。2017523日,她告知丈夫李伟中午不回家吃饭并关闭手机。当天下午,李伟发现妻子失踪并报警。526日,有群众在赤峰市一座山顶发现一具女尸,确认系赵小惠,因过量服用安定中毒死亡。

201831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公开的刑事裁定认为,上诉人田继伟采取秘密手段,长时间持续往被害人饮水杯中投放自制药物混合液体,导致被害人健康状况恶化,致人重伤,之后,因被害人不堪忍受而过量服用安定类药物自杀,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且手段卑劣,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予惩处。法院终审裁定维持对田继伟处以无期徒刑的原判决。

(文中除被告人外,全部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