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严重违纪只为博红颜一笑

严重违纪只为博红颜一笑
时间:2018-07-02

  

文/郭红敏  孙保山

 

担任湖南移动通信有限责任公司和湖南移动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的王建根(正厅级),包养歌厅坐台小姐8年,指派他人为情妇改名字,送情妇上大学,伙同情妇受贿610多万元。2018年2月12日,在担任上述职务期间单独或伙同情妇、妻子、儿子、“铁哥们”受贿1280多万元的王建根,被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获刑11年。10天后,王建根的情妇也被法院终审裁定获刑3年6个月。

 

 

重金包养情妇8年

1992年左右,王建根和担任邵阳市委主要领导秘书的龙曙光相识,遂成为好朋友。1993年至1996年,龙曙光在邵阳市政府驻广西北海办事处任副主任;1996年11月,他在省委办公厅机关服务中心任副主任;2000年任省委办公厅机关党委书记兼工会主席;2008年4月任省委办公厅保密法规宣讲处处长;2014年退休。

2000年6月,龙曙光和王建根、某信息公司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李甲去酒店唱歌时,认识了1973年出生的坐台小姐吕某。时年27岁的吕某长相俊秀,楚楚动人。一番接触之后,王建根对吕某颇有好感。善于察言观色的龙曙光,帮王建根了解了吕某的家庭情况。王建根觉得吕某长相不错,就把她确认为情人关系。

龙曙光帮吕某把年龄和姓名都改了,户口落在了绥宁县,姓名为“张茜”。2000年8月,王建根把张茜送到湖南某学院去读书。自从王建根找了情妇张茜之后,他们的关系就更加密切了。王建根与张茜约会、开房的费用是龙曙光出的。

1995年下半年,李甲因项目合作认识了王建根。王建根担任湖南移动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期间,全权负责湖南移动公司资产的管理保值、增值和经营,并负责湖南移动公司的全面工作。

2003年年底,张茜从湖南某学院毕业后,在王建根的安排下,张茜到某信息公司上班,每月工资约2000元。2004年上半年,李甲考虑到张茜是王建根的情妇,为了拉近自己与王建根的关系,就以他人名义在某信息公司造出一份工资发给张茜。王建根知道后同意,但提醒他工资不能开得太高。这份多开的工资一直发到2009年左右,累计多发了几十万元。2007年左右,张茜打算开花店,为了减轻张茜的经济压力,让她安心创业,李甲决定再多发一份工资给她。以上共计69.4368万元,都被张茜个人使用。

王建根供述证实:“李甲送张茜的钱实际上就是送给我,因为张茜是我的情人。2010年四川移动总经理李某等人案发,我担心受到牵连,就要张茜统计一下她一共收了李甲多少钱,张茜告诉我有70万元左右,我要张茜将钱退给李甲。最终我和张茜共同凑齐了这些钱退给了李甲,李甲还向张茜打了一张收条。”

2004年,王建根经时任四川移动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某介绍认识了甲公司股东姚某。姚某向王建根表示,公司想到湖南移动公司开展礼品业务,希望得到王建根关照,事成之后会答谢他。

2006年上半年的一天,王建根和龙曙光、张茜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王建根对龙曙光说,深圳有一家公司(指甲公司)准备到湖南来发展业务,你和张茜可以提取一些业务费。龙曙光和张茜都表示愿意。不久,甲公司负责人姚某来到长沙,王建根约龙曙光和姚某一起喝茶。王建根让龙曙光以甲公司在湖南移动公司开展业务“代理”的名义收受好处费,所得好处费由龙曙光和张茜平分。

之后,王建根将龙曙光推荐给姚某,龙曙光和姚某商定由姚某按照甲公司和湖南移动公司开展礼品业务量的一定比例给予好处费。2007年至2009年期间,在王建根的关照下,甲公司和湖南移动公司开展了巨额礼品业务,王建根和龙曙光、张茜先后四次共收受姚某所送好处费人民币550万元,由龙曙光和张茜平分,各得275万元。

2010年四川移动总经理李某案发后,王建根担心姚某受李某案牵连,要求张茜和龙曙光退还好处费。张茜将所得的275万元汇入龙曙光提供的银行账户。2011年,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数据部原部长叶某受贿案案发,王建根又担心事情暴露,要求龙曙光退款给姚某。2012年1月20日,龙曙光到深圳将存有300多万元,户名分别为龙亮、王争的两张银行卡交给姚某,但是未告知姚某取款密码,也未给姚某两张银行卡开户的身份证。

 

收一家公司股份价值290万元

1997年7月,在某公司工作的张甲,在北京参加一个会议时认识了王建根,然后慢慢熟悉起来。

1997年9月,王建根妻子谭某送儿子去北京某大学报到时,张甲全程接待他们并帮其子办理了入学手续。2002年左右,谭某去北京看望儿子时,张甲跟她说与公司竞争做湖南省移动服务器业务的还有两家企业,其中某信息公司很有实力,与王建根的关系也非常好,张甲怕竞争不过某信息公司,让她跟王建根说。她就答应张甲帮忙向王建根转达请求。事后谭某告诉了王建根,要王建根过问一下,王建根答应了。

1999年,张甲与某集团合资创办了乙公司,公司注册资金300万元,某集团投资210万元,张甲投资90万元,张甲任公司总经理。2001年,某集团准备上市,于是从乙公司退股,当时乙公司经过增资,注册资本达到了2900万元,张甲占股40%多,他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乙公司业务以SUN服务器代理和系统集成为主,后来又加入了IBM服务器代理。当时湖南移动公司需要建设BOSS系统,使用的正是SUN公司的平台。因为湖南移动公司是采取邀标的方式来确定哪些平台供货商可以参与竞标,于是张甲就问王建根能不能给公司在湖南省移动公司平台服务器业务中一个参与投标的机会,王建根同意把他们公司作为邀标对象,并让他达到厂家授权和低价竞标的要求,还提醒他在湖南移动做业务不要跟自己的下属送钱。之后,乙公司为求打开湖南市场把价格压得很低,最终顺利中标。

2006、2007年,张甲在湖南出差时,王建根问他能不能入他们公司的股份。他考虑到王建根一直不要他的钱,就决定送王建根一些公司的股份,并让王建根拿一张身份证给他办理股份登记手续。2008年左右,王建根到北京出差时找到他,给了他一张欧某的身份证,说欧某是自己的亲戚,让张甲把股份登记在欧某名下。于是,张甲提出将乙公司10%价值290万元的股份登记在欧某名下,王建根同意。欧某替王建根代持股份期间,王建根还问过他该公司的经营状况,张甲如实向王建根进行汇报。

2010年年初,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张春江受贿案案发,王建根怕受牵连。不久,张甲到长沙出差时,王建根把他叫到办公室,严肃地跟他说让他把赠股退掉,张甲同意并说以后有需要的话再说。2010年2月,张甲将欧某名下的股份转至张甲的亲戚名下。

2015年春节前,为感谢王建根、谭某对公司的关照,张甲将10万元现金送至王建根家,谭某收下后,将这一情况告诉了王建根。

 

厅官和情妇双双获刑

2016年5月20日,王建根涉嫌受贿罪一案,经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郴州市人民检察院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同年6月28日,王建根涉嫌受贿罪一案,在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公诉人指控,2000年至2013年,王建根在担任湖南移动通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湖南移动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期间,利用其主持湖南移动公司生产经营管理工作的职务便利,为单位或个人谋取利益,单独或者与其妻子、情妇及共同利益人共同收受单位或个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1283.6314万元。

2017年6月13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建根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被告人的非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宣判后,郴州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王建根提起上诉。

王建根上诉提出:有自首情节,请求减轻处罚。其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全部犯罪事实均由王建根主动交代,请二审依法认定王建根自首成立。王建根今年已65岁,身患多种疾病,结合其在本案中具有自首、从犯、初犯、如实供述罪行、真诚悔过、认罪认罚、积极督促相关人员退还款物等诸多法定和酌定的量刑情节,请求对其从轻、减轻处罚,建议量刑在3年左右。

2017年12月1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王建根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单位或者个人谋取利益,单独或者与他人共同非法收受单位或者个人的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王建根在共同受贿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当对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

王建根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一审已经对其从轻处罚;王建根没有自动投案,在办案机关采取调查措施期间,如实交代办案机关已掌握的自己收受某信息公司财物的事实,还主动交代了自己收受其他人所送财物的事实,是坦白,但不构成自首。

二审法院认定: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2018年2月1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茜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5年5月17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5年9月11日被逮捕。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2003年至2009年期间,被告人张茜与王建根共同收受他人现金人民币619.4368万元,并为请托人谋取利益。

2017年6月15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张茜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追缴被告人违法所得上缴国库。

张茜上诉提出:原审判决量刑过重,罚金过高,一审法院刑期计算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依法对上诉人减轻处罚并降低罚金。张茜的辩护人提出:张茜在本案系从犯,对其量刑应与主犯有显著区分,请求改判两年半以下有期徒刑,并请求改判罚金5万元以下。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上诉人张茜利用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与国家工作人员共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张茜在共同受贿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张茜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经查,原审根据张茜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和量刑情节,对张茜决定的量刑适当,判处的罚金符合法律的规定,故上述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张茜上诉提出“一审法院刑期计算错误”的理由,经查属实,二审审理期间,一审法院已作出刑事裁定予以补正。原审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2018年2月22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张茜的部分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