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兴麟系”房产帝国的崩溃

“兴麟系”房产帝国的崩溃
作者:赵泽     时间:2018-03-02

  20149月,“兴麟系”房产中介骗局席卷全国,不时爆出“兴麟系”旗下房屋中介人去楼空,受害者的人数和被骗资金不断被刷新的消息。随着“兴麟”掌门人吴秉麟和其主要亲信落网,这一罕见的合同诈骗案浮出水面。

 

80后农家子弟掀起房产“巨浪”

1980年吴秉麟出生在宁夏同心县下马关镇。小名叫“平子”。在很多村民眼里,吴秉麟的父亲、兄弟都是特别能吃苦的庄稼人,“没看出来吴家这小子能折腾出这么大的事”。一直来,村里的人包括吴家许多亲戚都只知道他的小名,而忘记了他的大名。直到“兴麟系”房产中介崩塌,连续几天网络、电视突然爆出吴秉麟出事了,很多乡亲还惊讶地不敢相信,将中国房地产中介搅翻天的人,竟然是“我们村的平子”。虽然有人嘲笑“咱村还能出这样的大人物”,但很多人仍叹息不已。

大约30年前,吴秉麟的母亲因患子宫癌去世。父亲带着他及一个弟弟和妹妹生活。后来,吴父又娶了后妻,生有一女。生活的窘迫使得吴秉麟小时候吃饭都成了问题。他在学校聪明伶俐、品学兼优。初中毕业后,吴秉麟就开始在社会上闯荡。“吴秉麟在镇上修摩托、修家电、修拖拉机,学啥会啥。”初中的一位老师曾这样评价。

1996年到2006年这10年时间,可能是吴秉麟在底层打拼最艰难的时段。从这个小镇离开后,他几乎没有给家人留下一点信息,仿佛从大家视线中消失了。宁夏坊间流传,离开小镇的吴秉麟开始流浪,有人见他在内蒙古打工,开过餐厅,包过小工程,甚至还在煤矿干过。他似乎一直在银川和包头之间徘徊。在二叔吴文杰看来,“平子”自从初中毕业出去后,基本没回家,好长一段时间音讯全无。一年春节,吴秉麟突然来给二叔拜年,“他拿的是名烟名酒。我问他在外面做什么事,他也不好好说。我还一再跟他说,犯法的事情千万不要干。”吴文杰说。

当地有媒体称,2006年吴秉麟拿走客户或公司10万元后失踪了,他到了什么地方却没有人知道。这10万元,被众人看做是他发家的“第一桶金”。事实上,此时的吴秉麟在内蒙古开始了他的“事业”——房屋中介连锁。在内蒙古包头的连锁房地产经纪机构的经营,当年老师眼中的好娃娃“平子”在这个行业左右腾挪、风生水起。吴秉麟善于利用规则漏洞,胆大心细,在市场需求和跛脚监管之间游刃有余。后来吴秉麟创立了兴麟公司,总部设在宁夏。兴麟房产的第一家店在内蒙古包头市开张。2010年后,变更为以房地产中介业务为核心发展的房产综合型服务公司。2011年下半年,兴麟房产在包头仍算不上一家有名的中介。2012年,兴麟房产开始扩张,当年在包头的门店突然增至40多家。一个80后农家子弟在房地产中介开始掀起“巨浪”。

 

三大骗术实现“病毒式”扩张

据起诉书显示:2009921日,吴秉麟与刘爱平、卢金磊等人以卢金磊、刘晓梅的名义,在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成立了兴麟商贸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20124月,公司变更名称为内蒙兴麟公司,增资至500万元,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吴秉麟,刘爱平任总经理,经营范围变更为房地产经纪、房产咨询服务。2012613日,吴秉麟等人成立了宁夏兴麟公司,注册资金15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吴秉麟,经营范围为房地产营销策划及信息咨询服务、房屋销售代理、房屋中介服务、二手房租赁信息咨询服务。此后,吴、刘、卢等人在内蒙古、宁夏等地陆续开设多家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吴秉麟。

吴秉麟在“杀回”宁夏后,先后一口气在银川、石嘴山、吴忠、中卫4市设立分公司5家,全区营业网点(门店)403个。杀回来的吴秉麟还有一个传说,他将当年拿走的10万元连本带息还给了老东家,还大大方方地设宴请对方吃了一顿,一笑泯恩仇。很快,“兴麟”模式在全国遍地开花。 一些村民说,也就是在2012年,吴秉麟的父母和弟弟以及小妹离开了村子,庄稼也不种了,“因为儿子将他们接到银川享福去了”。

2013年初,吴秉麟的“兴麟系”在全国“疯狂扩张”,并开始使用德邦、恒庆、正丰、盛居等五花八门的名字。吴、刘、卢等人为管理和控制全国各地的分公司,在银川成立管理机构,命名为总部,内部设立业务部、培训部、财务部等13个部门。吴秉麟任总部董事长,刘爱平先后任总经理、副董事长,卢金磊任副董事长,马永富、高海龙、张有志出任部门总经理,章宝军等人为业务总监、财务总监等。总部通过制定制度、下发文件等方式对所属分公司发号施令,掌控各地分公司的业务培训、财务收支、人事任免等重要事项。总部各部门负责人在吴秉麟等三人的指使下分工合作,实施不法行为,逐渐形成了人员及结构较为固定的“兴麟系”犯罪集团。

案发前“兴麟系”业务已进入辽宁、陕西、河北、甘肃等14省区超过100个城市,门店数量超过2000家,对外自诩“中国房地产经纪机构总部”。在六楼一间房产业务部办公室里,正对面的墙上贴着一张硕大的中国地图,地图两侧写有“致力于打造中国二手房市场新坐标”的标语。

其实,在兴麟系某高管看来,集团的运营思路概括为“吸收首付款——转移资金开新店——吸收更多首付并退还欠款——再开新店”,美梦的最后一站是占领国内二手房市场进而转向正轨……为此,他们一直在以三种主要方式行骗。骗术一:在全国各地和同一城市广开门店,从形式上制造“规模大”“实力强”的假象,让购房者误以为这家公司实力雄厚,从心里放松戒备。骗术二:交易时虚假承诺,以低价房源做诱饵,宣称能通过“关系”帮购房者办贷款。谎称无论是小产权房、经济适用房、房改房还是回迁房,无论有没有房产证,都能通过“兴麟”进行交易。骗术三:收取首付款后,往往会以正在做贷款、银行下班了、公司领导不在等种种借口故意拖时间。等到交易彻底没戏了,购房者为追回首付款又需耗费半年、一年甚至更长时间。在此期间,首付款就被兴麟公司挪作他用。

张海(化名)被认为是吴秉麟最好的朋友。很多人都说吴秉麟将张海害惨了,因为他们是结拜兄弟,张海投奔吴秉麟“想跟着兄弟挣大钱”。但张海跟着吴只干了五个月,吴秉麟让他跑市场,很辛苦也很累,然而却一直拖欠他的工资,原因是“公司财力紧张,没钱发工资”。最后,干了五个月的张海不得不离开。他说兄弟一场,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一些和吴秉麟要好的同学朋友也去银川投奔他。有的人干了几个月后偷偷跑回来不想去了,一位曾经在山东给吴打工的同学回来说,“感觉就像传销一样”,他还因此欠下不少的债。

 

“兴麟系”多地房产公司崩盘

总部成立后,吴秉麟授意卢金磊等人,在总部编写培训资料,以培训为名给各分公司负责人及业务员传授犯罪方法,通过召开“晨夕会”的方式传达总部各项指令。同时,吴秉麟等人将“兴麟系”各分公司业务划分为3种类型:A类件,即正常业务;B类件,即办起来有难度的业务;C类件,即小产权房、经济适用房的买卖。制定相应奖惩制度,要求各分公司及业务人员加大办理力度,以重点办理C类业务的方式欺骗合同相对人,骗取被害人的首付款及定金,达到非法占有众多被害人大量资金的目的。

两年之内,兴麟公司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布全国各城市。然而,从20148月底开始,沈阳、宝鸡、包头等地的兴麟房产公司接连上演人走楼空戏法。93日中午,位于银川金凤区恒泰商务大厦内的“兴麟”总部也空无一人。几乎同一时间,宁夏石嘴山市、吴忠市、中卫市等地的兴麟店面也“一夜蒸发”。与兴麟房产属同一法定代表人的德邦房产也全部关门。银川兴麟中介财务室员工小吴接触的是总部和全国各地分部之间的资金往来。小吴向警方还原全国范围内出现如此局面的原因。“兴麟主要的收入是客户的房款、定金和首付。”小吴说,全国各地购房者把定金和首付金交到分公司后,上交给银川总部账号,再分配到全国各地的分部。

几乎各地在“兴麟”的购房者的经历都有一个共性:购房合同规定多少个工作日办理完所有过户手续,买方将定金、首付款或全额房款打到兴麟的账户上。可钱交了,过户手续却一直办不出来。催的次数多了,接待人员会写补充协议,内容大概是:在规定期内未办理完,退还相关资料及房款,并付相应违约金。一些受访者手里,有很多这样的补充协议。但是小吴说,违约金其实没有多少钱。

“很多过户手续根本就办不下来,购房者的定金和首付款、全款,上交总部财务,短期集中再分配,利润归兴麟所有。”定金和首付款打到总部之后,并不存入银行,而是直接挪作他用。即便挪用的部分收不回成本,出现亏损也不要紧,不断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资金弥补。客户交的钱在中介公司有至少三个月的周转期。协议到期过户手续办不下来,兴麟房产只需要支付一些违约金,而客户的钱在其他领域已经创造了比违约金更多的经济价值。

吴秉麟等人将各分公司骗取的巨额资金,以上划下拨的形式控制、使用,用于支付总部及各地分公司人员工资及奖金,将巨额资金用于各地分公司租赁店面,招聘人员,制造公司盈利的假象,并挥霍大量资金为公司高层购买高档汽车及住宅等奢侈消费品。据查,在吴秉麟的名下有8辆豪车,但吴秉麟辩称他使用的只有两辆,其他都是公司的公车。同时,他还动用公司的688万元买下公司总部所在大楼——恒泰大厦。“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兴麟突然很缺钱。”小吴说,沈阳和西宁等地出现兴麟房产资金紧缺的情况,银川收来的房款直接打到沈阳和西宁,也没补住窟窿。随后,事件在各地发酵。

吴秉麟给人的神秘感觉主要来源于在处理危机时他总是称病不出,而让二把手刘爱平出面解决。他的这一作风被东北大区负责人翁少华学来。在“蓝泰沈阳”危机关键时刻,翁少华突然病倒被急送医院,旋即失踪再未在公众面前露面,而是公司的其他负责人出面应对。

2014年五六月间,吴秉麟等人明知总部及各分公司巨额亏损金额超过7亿元,为弥补巨额亏损,维持“兴麟系”各公司正常经营的假象,“兴麟系”犯罪集团一方面通过调整薪资提高奖励、提成,指使业务员大量签订C类业务合同,部分业务员冒充房主以一房多卖的欺骗手段与被害人签订二手房买卖合同,大规模骗取被害人首付款及定金;另一方面,不顾相关行政部门的处罚,由担任网络运营部总监的贾永喜,与包头市新世通网络公司负责人邬某(另案处理)联系,将网络反映“兴麟系”各分公司存在欺骗客户、违规收取定金及首付款等帖子进行非法删除,并编造虚假信息,对大量被害人的投诉拖延办理,以掩盖犯罪集团非法占有被害人资金的真实目的,致使被害人不断增加,损失不断扩大。

2014812日,沈阳19名购房者向蓝泰房产中介讨要购房“首付”,这成为了“兴麟系”在全国覆亡的肇始。其后,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使得“蓝泰事件”不断发酵,原本仅仅集中在沈阳的讨要房款的群体,开始在全国多个城市浮现:从宁夏到包头,从西安到兰州……多名警方调查人员及受害者曾亲赴宁夏银川“兴麟”总部一探究竟,逐渐揭开了“兴麟系”房产中介的真面目。在银川市西花园附近的丽子园北街325号,有兴麟房产第158分公司,该店铺两旁全都是洗车和修车的门店。一家洗车行的老板说:“不知道骗了多少人。当时在这里办业务的人很多,一夜之间就全没了。”

 

涉案被害人损失高达10.4亿元

办案人员说,截至20149月,“兴麟系”犯罪集团先后在全国25个省、市、自治区成立房地产中介公司150余家,开设门店2300多个。案发后报案群众近万名,涉及17个省、自治区的65个城市,造成的损失金额高达10.4亿元。其中,宁夏兴麟系公司骗取900多名受害人资金共计7452万元,黑龙江、吉林等16省兴麟系公司骗取8000多名受害者资金近9.6亿元。案情触目惊心!令民众与媒体高度关注。

201498日凌晨,兴麟房地产中介公司涉嫌系列合同诈骗案的头号犯罪嫌疑人吴秉麟及刘某、张某等10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在北京被内蒙古包头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当天正好是中秋节,十几名“兴麟系”高管正在聚会,并试图在北京圈钱,拯救濒临崩溃的房产中介“帝国”。但二号犯罪嫌疑人兴麟公司股东、总经理刘爱平一直在逃。公安部门对刘爱平施加强大心理压力,同时开展政策攻心,引导其主动投案自首。910日晚,走投无路的刘爱平向包头市公安局投案自首。9月底,吴秉麟、刘爱平等经由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警方移交给银川市公安局。

在吴秉麟的老家,这个叫“平子”的人所犯下的大案让整个村庄炸开了锅,不少村民对初中毕业的“平子”,“能有这样的本事,骗到全国十几个省几千人”深表怀疑与震惊。他们觉得“肯定背后有高人指挥,两年能把事情干这么大,没人帮忙谁会信”?吴秉麟的父亲和二叔吴文杰一直表示:“这么小的娃娃能干出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他会不会被别人利用。别人拿钱跑了,将他扔下顶罪。”然而,接下来法律对吴秉麟的审判让他们目瞪口呆!

2017117日,银川市中院大门口人头攒动,备受社会关注的“兴麟系”房地产中介公司合同诈骗一案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检方指控“兴麟系”集团共计诈骗群众近万名,造成损失超10亿元。银川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政法系统相关人员、新闻媒体记者、被害人、被告人家属等近300人旁听了本案的庭审过程。全案庭审持续了4天。

201774日,银川市中院对“兴麟系”房地产中介公司合同诈骗一案作出一审公开宣判。法院经开庭审理查明,被告人吴秉麟伙同刘爱平、卢金磊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经营的房产中介业务,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客户资金达10.4亿余元,吴秉麟等33名被告人及5家被告单位的行为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吴秉麟等人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犯罪集团,其中吴秉麟、刘爱平、卢金磊系首要分子,其他被告人分别为主犯、从犯。一审判处被告人吴秉麟、刘爱平、卢金磊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张有志、郝利强、章宝军、高海龙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0万元;判处马永富、史蕊、贾琼等26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3年至两年4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至两万元。判处宁夏兴麟房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等5家被告单位罚金1500万元至500万元。已冻结、扣押的赃款、赃物依法予以处置。

法院认为,被告人吴秉麟等人犯罪数额特别巨大,社会危害后果极其严重,公诉机关指控各被告人及被告单位犯合同诈骗罪及系犯罪集团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银川市中院根据查明的事实及各被告人、各被告单位在共同犯罪中所处地位、所起作用,依法作出上述判决。据悉,“兴麟系”房产中介案的重灾区包头、沈阳、兰州、西安等地的检察机关,对涉案“兴麟系”房产合同诈骗犯罪嫌疑人陆续向当地法院起诉,其涉案人员均将受到法律的严惩!接下来,银川中院将会同涉案城市的相关部门开展案件追赃工作的部署。尽力解决受害群众最关心的追赃问题!

一审宣判后,刘爱平、卢金磊等22名被告人不服判决,向宁夏高院提出上诉。201818日,宁夏高院经二审审理:认为原判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犯罪后果并考虑各种量刑情节,依法对各被告人所作的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编辑:成韵  chengyunpip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