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与家人“患难与共”的副市长

与家人“患难与共”的副市长
作者:陈潇     时间:2018-03-02

  20171012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四川省广元市委原常委、原副市长苏利明受贿一案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以受贿罪判处苏利明有期徒刑11年。

 

为专车司机介绍工程,兄弟三人暗中受益

2001年起,苏利明从广安市人大调任武胜县委常委、副县长,从而开始了地方党政部门的任职之旅。2002年起的六年中,苏利明一直在邻水、广安等地担任党政一把手。20086月,苏利明再次履新,升任广安市委常委、秘书长。彼时,孙人杰成了苏利明的专职司机。

孙人杰是个头脑活络的人,他工作非常卖力,尽心尽力地为苏利明做好服务,深得苏利明的赏识和信任。当然,孙人杰卖力的背后有自己的小算盘,他看中的是苏利明多年党政一把手的工作经历。他知道凭借苏利明的权力和人脉,帮自己揽些项目做做、赚点小钱是轻而易举的事。

孙人杰跟自己的朋友宋方讲了自己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由孙人杰通过苏利明的关系承揽交通建设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宋方的名义经营。几个月后,机关干部周正阳也加入进来,主要负责项目前期协调和后期催款。

孙人杰事后称,如果没有苏利明打招呼,单靠自己肯定得不到这些工程,就算得到了成本也要增加不少,利润会大打折扣。为了感谢苏利明的关照,经孙人杰提议,三人决定把工程项目的利润分成四份,三人各一份,剩下的一份由孙人杰拿去打点关系,主要是送给苏利明和他的两个弟弟。

在和苏利明交往之中,孙人杰知道苏利明两个弟弟苏某乙、苏某甲家庭经济状况不是很好。2004年其通过朋友承包了邻垫高速公路的机制砂供应生意,就想帮助一下苏利明的两个弟弟,以便进一步巩固与苏利明的关系,得到更大的收益。孙人杰把这个想法告诉苏利明后,苏利明表示能照顾一下他的两个弟弟那是最好的。

事实上,苏利明的两个兄弟苏某甲、苏某乙既没有资金,也没有技术、人员,根本做不成工程,只是挂挂名收取利润而已。孙人杰当时跟苏利明说由自己出面,他的两个弟弟什么都不要管,只是请苏利明给区政府分管领导成洁明、区交通局局长刘庆等人打个招呼,到时候关照一下他这边的工程就行了,苏利明表示同意。

时任广安区交通局局长刘庆证实,苏利明曾经给其打招呼关照孙人杰在广安区交通局做点工程。交通局的部分工程没有通过招投标,都是直接指定给孙人杰和宋方来做的。另外,在建设过程中遇到问题如技术指导、协调服务等,交通局都积极帮忙出面协调,使孙人杰他们承建的工程顺利进行。

通过苏利明的关系顺利承揽到工程后,孙人杰等人不断向苏利明及其两兄弟输送利益。2006年项目拨款之后,孙人杰把4万元交给苏某甲,叫苏某甲拿回去补贴家用。同年邻垫高速基本完工之后,其给苏某甲转了6万元,并嘱咐苏某甲给苏某乙3万元。此后四年间,孙人杰先后多次通过银行转账或支付现金的方式,一共支付给苏某甲、苏某乙人民币120万元。孙人杰当然也不能亏待了苏利明,从2004年到2012年,其先后多次以各种名义贿送苏利明共计210.5万元。

 

一个项目,两块“馅饼”

2007年,开发商袁近阳得知苏利明担任广安区委书记,遂通过苏利明的老领导宗宇军给苏利明打招呼,苏利明同意尽快启动万金山片区的旧城改造。10月,万金山项目拍卖的通知挂在网上了,袁近阳找到季学军等人合伙。在土地拍卖前,袁近阳还和其他竞拍人串了标。最后在200712月下旬举行第三次拍卖时,其通过副区长成洁明得知保底价是7600万元,其与季学军等人遂以7900万元的价格中标。

按照土地拍卖成交确认书的规定,土地出让金应分三次上交政府,共计7900万元。但由于金山公司资金紧缺,袁近阳请宗宇军给苏利明打电话,请求尽快拨付拆迁款。2008年上半年,苏利明专门主持召开了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土地出让金滚动缴纳,也就是开发商缴进第一笔土地出让金后,财政局先拨一部分资金给金山公司,再由金山公司上缴土地出让金,会议责成建设局、财政局照此落实。最后按照苏利明的意见,财政局拨了4000万元给金山公司,金山公司再将这4000万元分两次上缴到财政局,这样金山公司最终顺利以政府先拨款、公司再交款的循环方式交清了土地出让金。

20081月,袁近阳向季学军等另三名股东提出要拿钱感谢苏利明,商议决定由其经手送给苏利明30万元,但其随后觉得送30万元少了点,遂在2008年春节前,又向他们提出再送20万元给苏利明,其他三个股东都同意了。

在季学军取得万金山项目过程中,苏利明一直在帮忙。除了与袁近阳等人以公司名义共同向苏利明行贿外,季学军还借机拉近与苏利明的感情。为了以后能继续得到苏利明的关照,他连续五年以个人拜年名义送给苏利明共计73万元。

金山公司中标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金山公司参与之前,苏利明曾主动建议由邻水县的开发商杨应华承接该项目。2002年起,苏利明在邻水县任县委副书记、县长,期间苏利明与杨应华熟识,且关系密切。

苏利明于2005年离开邻水,升任广安区委书记,但其与杨应华仍保持密切联系。2007年下半年的一天,苏利明打电话给杨应华,建议其参与万金山项目的开发。苏利明赴实地考察后对这个项目非常满意,认为这块地的开发价值很高,开发成功的话,预计会有上亿元的收益。

数月后,杨应华公司决定参与该项目的竞标。但后来由于老领导关照让金山公司开发,苏利明再三权衡之后决定劝退杨应华。于是其亲自打电话,劝杨应华退出竞争,表示以后类似的项目很多,并表示若退出,可以从金山公司得到一笔补偿费。

杨应华虽然对没能如愿拿下这个大项目不太满意,但苏利明的话讲到这个份上,情商很高的他怎么会听不明白。于是他对苏利明表示完全理解,毅然决然地退出项目竞争。杨应华退出竞争后,金山公司也很守信用,在项目土地正式拍卖前一天的晚上,公司老总季学军等人将装有200万元的两个箱子搬到其车的后备箱中。

杨应华心里想,对方给的这笔补偿款苏利明是知道的,再说如果苏利明不介绍,自己就不会参与,不参与也就不可能会有这笔意外收获。于是聪明的杨应华再次在补偿款的分配上与苏利明达成默契,将其中的100万元贿送给苏利明,苏利明欣然笑纳。

就这样,通过同一个项目,竞标获利的企业直接赚取利润,退出竞争的企业坐收补偿款,双方共赢后均对苏利明投桃报李。苏利明吃了中标赢家,再吃“输家”,独享两块“馅饼”,共计收受贿赂合计人民币223万元。

不仅如此,苏利明因对杨应华有过多次帮助,获得了主动索贿的资本。苏利明与杨应华结交多年,双方知根知底,相互间说话也很直接。20084月初,苏利明向杨应华叹苦经,说自己想购买成都市天府长城小区一套房屋,但钱不够。杨应华是个脑子很好使的人,他能与苏利明混熟,得益于其深谙官场潜规则,做事守规矩,且听得懂这位官场朋友的话外之音。这一次也不例外,杨应华明白苏利明是想让自己付房款,后杨应华刷卡帮苏利明支付购房款共计104.5579万元。

两年后的一天,杨应华再次接到苏利明的电话,让其找人装修这套房屋。苏利明虽未直说,但杨应华明白苏利明是要其支付装修费。于是他好人做到底,联系装修公司帮苏利明装修好,并帮其结算装修费用约30万元。

2011年上半年,因杨应华在获取邻水县一块土地的过程中出了问题,加上有人举报,苏利明担心杨应华万一出事会牵连到自己,遂打电话给杨应华说要还房款。杨应华觉得很奇怪,说不用还了,苏利明说钱还是要还的。后苏利明用两张银行卡一次性转了130万元给杨应华。

 

巧借“扶贫”行贿

行贿者行贿一般都会找出各种理由和借口,向苏利明行贿的人也不例外。因为工程项目大笔向苏利明行贿的大都是直接送钱,而更多的行贿人则会寻找各种带有人情味的理由和借口,有拜年祝寿的,有帮忙装修的,还有对其亲属“扶贫济困”的,从而使向苏利明的利益输送更多惠及其家人。苏利明受贿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一人升官,全家受益。苏利明的家人因为苏利明的关系得到了实惠,这一切,最后全部记在了苏利明的受贿账单下。

广安市鑫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老总李青春及其弟弟李青俊,因为购买前锋镇的土地围标串标被举报,广安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对李青俊实施抓捕,李青春则跑到了外地。事发后由于苏利明出面跟公安局长打招呼,李青春兄弟补交了土地出让金后,李青俊就被放了出来,兄弟俩均免受处罚。为了感谢苏利明,李青春借苏利明岳父过生日,以祝寿为由,多次向苏利明贿送现金、银行卡及家具共计人民币16万元,并免收房屋修建余款30万元。

苏利明出生于农村,老家的房子年久失修,而其家人经济条件较差,于是“扶贫”也成了行贿的借口。2011年初,广安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成洁明及孙人杰等告诉李青春,说苏利明南充老家的房子要垮了,要其去苏利明老家建房子。李青春遂安排妻弟赵伯新按照设计方案把苏利明老家房子修好,工程造价为44.8016万元。

几个月后,李青春被公安机关调查,苏利明担心修建房子没有付款的问题被牵出来,就授意其弟苏某甲向李青春支付部分修建款。苏某甲联系到李青春后,问李青春修房子花了多少钱,李青春说50万元左右,苏某甲递给李青春一只装有20万元现金的塑料口袋,并称剩下的以后再给。李青春向其出具了收条,并当即表示剩下的就算了,苏利明及其家人此后就未支付余款。

房子修好后没多久,成洁明与李青春陪苏某甲一起到南充为苏利明老家的房子选购家具。在家具门市,苏某甲选好了5万元的家具后,成洁明支付了全部货款。后成洁明要求与李青春各出一半,李青春遂就当场给了成洁明2万多元。

2005年,在苏利明帮助下,周正阳顺利调回广安区公安局并出任经侦大队大队长。2012年,经苏利明跟广安市公安局领导打招呼,周正阳顺利被提拔为广安区公安分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第二年又顺利转任广安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副局长。为了感谢苏利明的关照,周正阳每年都会参加苏利明夫妻及其岳父生日聚会,送上2000元到5000元不等的礼金,总共送了5万元。

2006年的时候,刘庆通过工作关系认识了苏利明,年底换届时被提拔为广安区交通局局长。刘庆对苏利明心存感激,在此后的六年间连续给苏利明送钱,刘庆出手大方,一送就是四位数,每年都送给苏利明1万元。

苏利明任广安区委书记后,黄忠焕调任广安区人事局任局长。为与苏利明搞好关系,黄忠焕利用中秋节、春节或者苏利明生日的机会给苏利明送钱,共计4.5万元。

2008年,恒立化工有限公司(原广安氮肥厂)搬迁到前锋工业园区,需将土地性质由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用地。土地性质的变更需经广安市政府的批准。恒立公司遂向政府申请对老厂区整体改造、土地用途由工业用地变更为城镇混合住宅用地的处置方案。期间,公司老总刘一军找苏利明从中协调和关照,后在苏利明的帮助下顺利完成公司的搬迁和土地性质的变更。为感谢苏利明的帮助,当年中秋节刘一军以过节看望的名义送给苏利明30万元,此后陆续在国庆节、春节等节假日送给苏利明26万元。刘一军送给苏利明的钱,事后都用酒水、餐饮、住宿和娱乐等发票充抵,在公司账上报了账。

2008年至2014年,大龙乡原书记李洪涛等三名乡镇干部为了感谢苏利明在任职、工作等方面给予关照,先后多次以拜年名义“集资”现金共计11.8万元,推举李洪涛为代表贿送礼金,另外二人没有出面。

 

官员、家属、行贿者三败俱伤

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2003年至2014年,被告人苏利明利用担任四川省邻水县委副书记、县长,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委书记、四川省广安市委常委、四川省广元市委常委职务上的便利,在旧城改造、工程承揽、土地性质变更、违法犯罪案件的查办、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季学军、成洁明等人人民币共计981.2378万元及虫草、包、手表等物品。

根据苏利明的犯罪事实及量刑情节,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19日作出被告人苏利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的一审判决。苏利明不服,提起上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1012日对苏利明受贿一案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俗话说,“一人升官,鸡犬升天”。近年来,行贿犯罪出现新动向,一些别有用心的行贿者把目标瞄准了领导干部的特定关系人,这种行为相对于直接行贿具有一定的隐蔽性,一些行贿人及相关官员及特定关系人也容易因此产生不被追究的侥幸心理。但事实上,向官员家属行贿最终可能三败俱伤,得不偿失,幻想逃脱法律制裁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除苏利明外人名均为化名)

编辑:郑宾  39375816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