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翻越“险峰”,唯钱可过

翻越“险峰”,唯钱可过
作者:西峰     时间:2018-03-02

  女儿留学英国,老爸收“赞助”

有着研究生学历的段险峰,曾任广州市城市规划局副局长兼南沙分局局长、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南沙区分局局长等要职。20166月,他落马前是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自贸区南沙片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说起来,段险峰只是个正局级,官职并不是很大,不过在广州这一方热土上,他的职位足可以呼风唤雨,和他打交道最多的,是各路大大小小的房地产老板,他们看中的,自然就是段险峰手中的权力。房地产老板们认为,唯一能够攻破段险峰的,就是钱。

亭亭玉立的女儿,是段险峰的骄傲,女儿成绩优异,在国内知名大学本科毕业后,考入英国的剑桥大学读研究生。

早在2008年,在读着大学的女儿,去英国留学八字还没一撇,段险峰就开始以这个名义受贿了。这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房地产老板孙成雷宴请段险峰。席间,段险峰说他女儿要去英国留学,一年需要50多万元费用。孙老板当即表示“可以出点力”,之后,他找机会,共送给段险峰50多万元港币。20097月,另一名房地产老板朱建业送给段险峰1万美元,说是“听说千金要去英国留学,就提前先表示点心意”。段险峰和朱老板两人心知肚明,朱老板的目的是想让段险峰以当时的管委会副主任身份,为他到北京去办事,特别是去国家海洋局争取政策,有利于他公司围海造地相关事项的审批。此外,朱老板的公司在南沙有三个项目,也都需要段险峰出面协调相关报批手续。这一切,收了钱的段险峰都做得十分卖力。

2013年,段险峰女儿去英国留学的事,正式落实。这年821日上午,房地产老板李龙基联系段险峰。李老板在电话里以非常惊讶的口吻说:“段主任,恭喜恭喜啊,千金考上英国的剑桥大学了,我想来道个喜,今天晚上我们约在汇景新城会所的中餐厅,就这么说定了。”时任广州南沙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的段险峰,因为长期在规划国土系统担任要职,手中的权力和人脉很丰富,和这个李老板关系也不一般。当晚,段险峰带着妻子一起赴宴。吃饭前,李老板带着段险峰去停车,在附近的停车场,他塞给段险峰一个厚厚的纸质档案袋,内有现金港币30万元。“小意思,这是祝贺你女儿的,不要客气。”李老板满脸堆笑,段险峰稍作推辞后,就把巨款放进了车子的后备箱。

其实,李老板已不是第一次向段险峰行贿了。2008年至2013年间,李老板先后六次送钱给段险峰,共计港币122万元。第一笔是在20088月,当时段险峰身患胰腺炎,住院治疗,李老板前去探望,除了大包小包的营养品、鲜花等,他的重头戏是一个信封,内有2万元港币。

 

情人读博士后,他用受贿款捐学

1996年,当时30岁的段险峰在广州市规划局工作,来了一个新同事,20多岁的黄芳芳长相姣好,和段险峰在一个处室。虽然没比黄芳芳大几岁,但段险峰也算是办公室的前辈了,他经常在工作上帮助黄芳芳。

那时,大家都在食堂吃中饭。有一天中午,黄芳芳吃完饭,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急匆匆离开食堂,自己的碗筷都来不及收拾。下午上班时,黄芳芳发现碗筷都已被清洗干净,用塑料袋包好,放在办公桌一角。她这才想起,自己中午忘了收拾碗筷。“这是谁帮我洗的呀。”黄芳芳嘀咕着,刚抬起头,正巧和走过来的段险峰目光相遇,段险峰会意地一笑。黄芳芳顿时明白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竟然脸红地低下了头。

打这以后,段险峰和黄芳芳的交流更频繁了。黄芳芳觉得他是一个细心体贴的人,但她知道段险峰已经结婚,还有个女儿,所以心里一直很忐忑。

1998年春节刚过,单位开始上班。第一个周末,段险峰带黄芳芳去附近城郊的一个公园玩,还吃了晚饭。饭后,段险峰牵起黄芳芳的手,一起散步。黄芳芳没有拒绝,两人的关系就此更近了一步。

黄芳芳和段险峰发展成情人关系后,段险峰没多久就成了这个处室的负责人,有一定实权的他,对黄芳芳更加照顾备至,这段“地下情”发展的很顺利。

段险峰经常去黄芳芳位于广州童心路的房子,时间久了,他觉得这间房子过于陈旧,提议应该重新装修一下。2002年,段险峰给黄芳芳30000元,让她装修房子。房子焕然一新,两人待在里面,感觉也很好。黄芳芳说:“要是有条件,我想换个小区,找好点的房子。”这句话,段险峰一直放在心上。2005年,两人看中了当地丽江花园的一套二手房,段险峰帮黄芳芳支付了首付款12万元。2013年,当时的段险峰已是南沙区管委会的副主任,黄芳芳借助他的关系,购置了广州南沙的一间奥园商铺,作为投资。理所当然,商铺的80万元费用,全由段险峰出了。黄芳芳心里非常清楚,段险峰接连不断的出手阔绰,凭他的工资,是远远不够的。这些钱的来源,黄芳芳隐约有些知道,都是那些要巴结段险峰的老板送的,但她从不挑明。有很多次,老板请段险峰吃饭,段险峰都会带黄芳芳一起去,那些老板也清楚他们两人的关系,敬酒的时候,都一口一个“嫂子”地叫着她,黄芳芳听了,心花怒放。

段险峰不仅在黄芳芳身上花钱如流水,对她的家人也比较照顾。201511月,黄芳芳的姐姐在芳草园小区的房子要重新整装,段险峰马上送过去50000元。

2014年,黄芳芳想去香港中文大学做博士后研究,从导师那里得知,她最好能为香港中文大学拉一些捐款,这样就会更加顺利。黄芳芳把这件事讲给段险峰听,段险峰沉默了一会,问她:“工作做得好好的,是不是一定要去做博士后研究?”黄芳芳说:“你现在不在局里了,你高升走了,我就一个人了,我想充充电,回来后前途会好些吧。”段险峰听听有道理,答应了。之后,他分3次通过一个基金会,共捐赠港币75万元给香港中文大学,每次捐赠港币25万元。黄芳芳如愿以偿进入香港中文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

黄芳芳到了香港,段险峰时不时就过去看她。香港的消费比内地高不少,两人出去花费较高,段险峰愈发觉得,应该再多捞些钱,这样黄芳芳和自己才能享受高品质的生活。这个时候,女儿也在英国读书,同样需要大量花费,段险峰恨不得能变出三头六臂,都能抓到钱。

然而,好景不长。20164月初,段险峰从各种渠道,听闻自己受贿的事情可能马上要败露,他想到了在香港的黄芳芳,想让她帮忙退款。为了不引人注意,段险峰选择写信给黄芳芳,让她能退多少就退多少。

黄芳芳从香港回来,于这年5月,两次为段险峰向广州市纪委退款,一次是港币100万元,另一次是港币75万元,共计港币175万元。尽管如此,退款并不能洗脱段险峰受贿的事实。2016630日,段险峰被检察机关控制。之前,南沙区第二届人大常委会第57次会议作出决定,接受段险峰辞去人大代表职务的请求。

事后,黄芳芳对于段险峰给她大把花钱的事,表示“我不知道这些钱的来源”。在此之前,段险峰曾对她说过,这么多钱是他早年业余从事图纸设计所得。

 

所谓油盐不进

在段险峰的10余年“受贿史”中,房地产开发商韩国庆老板,和他的交往有些特别。这个“特别”之处,在最初的韩国庆看来,段险峰作为规划局主管项目的副局长,很严于律己,通俗点来讲,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人。

2004年,韩国庆通过熟人,认识了段险峰,约他在当地电子大厦的潮江春餐厅吃饭。韩国庆的公司在开发的一个小区,想提高容积率,因为以前的小区规划已经过时,需要调整。这次吃饭,韩国庆是抱着想请段险峰帮忙的想法。晚宴设在天河区君利酒店的一个超豪华包厢,酒过三巡,韩国庆说出了自己的请求,谁知,段险峰竟没有同意,说是需要回去研究一下具体方案。

饭后,韩国庆送段险峰上车,随即塞给他一个纸袋,“局长,你刚刚说晚饭的那个汤很好喝,我向厨师打听了,这里面就是煲汤用的汤料。你带回家一定要打开,试试看,不错的话,我下次再送。”

段险峰回到家,打开纸袋,里面根本不是什么汤料,全是1000元面额港币,合计20万元。段险峰越想越不对,自己和韩国庆不是很熟,对方什么底子,他也不了解,这钱拿起来有点烫手。两三周后,两人又在一起吃饭,段险峰把20万元港币退给了韩国庆。但韩国庆似乎早有准备,饭后又塞给段险峰一个纸袋。回家后,段险峰发现,里面还是20万元港币。20多天后,段险峰再一次在饭局中,把这笔钱退给了韩国庆。但韩国庆的心仍然不死,他琢磨着,可能段险峰觉得这些钱还不够多。于是,他再次在饭后送给段险峰一个纸袋,内有30万元港币。数天过去了,段险峰还是过来退款,这一次,韩国庆没有再送。

段险峰以为韩国庆就此罢休了,谁知2005年春节,韩国庆约他见面,还是递上一个纸袋,还说是汤料。掂量着这包“汤料”,段险峰觉得分量有些不对了。回家后,他发现里面居然装着100万元港币。这次,段险峰还是没收下,找机会把钱退给了韩国庆。

“世界上没有比我更有毅力的行贿人了。”韩国庆对于2004年和2005年,与段险峰展开的拉锯战,啼笑皆非,但他的“执念”依然很深,认为人心都是肉长的,没有钱不能打动的人。转眼到了2006年年初,韩国庆约段险峰在当地的电子大厦,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还是原来的饭店,还是相似的菜肴。饭后,韩国庆依然执着地送上一包“汤料”,内有60万元港币。数月过去了,韩国庆没收到段险峰的“退款”,以为他这次总算被“打动”了。却不料,半年后,两人在潮江春饭店见面,段险峰将其中的30万港币退还给韩国庆,说:“我现在先退给你30万元,是因为我的公文包里只能放下这些钱。”就这样,韩国庆收下了退回来的30万元港币,另外30万元港币,总算留在了段险峰手里。

段险峰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韩国庆觉得自己的“火力”还要加强。于是,200810月,他从公司财务那里,以个人名义借支50万元,用其中的40多万元到当地的黑市换取了50万元港币。之后的一个周末,韩国庆约段险峰在白云区的一家酒店见面,酒店不豪华,但韩国庆信心十足,他觉得“手里有货,心中不慌”。韩国庆将提前准备好的45万元港币和一些茶叶,装进一个塑料袋里,再放进礼品袋。见到段险峰后,韩国庆寒暄了几句,然后把礼品袋递到段险峰手里。“里面有一些现金和茶叶,不多,意思意思。”段险峰表情淡然,说了声“谢谢”,就收下了。2009年春节,韩国庆和前面一次一样,将50万港币和一些茶叶放进塑料袋后外面再套了个礼品袋,在段险峰的住宅楼下,将礼品袋送给他。这一次,段险峰连声“谢谢”也没说,悄无声息地收下了钱。

前后收下100多万港币,段险峰该办事了。作为局长,他有审批权力,在韩国庆公司报批的一些项目上给予了积极的帮助,调整了小区的规划,增加了容积率,实现了韩国庆公司报送方案的全部目的。事后,韩国庆对几个朋友说:“看来钱真的是好东西,本以为他是铁菩萨一尊,攻不进。但现在看来,段险峰受贿,还是很小心翼翼的,不熟的人,再多的钱他也不收。”

段险峰归案后,其本人及亲友向广州市纪委上缴款项共计人民币15万元、港币345万元、美元2万元。法院认为,段险峰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但段险峰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积极退赃,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遂判处段险峰有期徒刑4年。

(文中除段险峰外其余皆为化名)

编辑:成韵  chengyunpip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