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外卖订餐平台出现“幽灵店铺”

外卖订餐平台出现“幽灵店铺”
作者:陈侃     时间:2017-12-12

    去年以来,全国曾陆续有媒体曝光“饿了么”等平台存在所谓的“幽灵店铺”现象,即有些连实体店铺都没有的店家通过不法手段获得平台上线资质,从而造成一个地址对应不止一家店铺,甚至该地址根本就不存在店家的情况发生。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究竟是谁最先发明了外卖这一服务,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作为追求快速、便捷生活的一个重要条件,外卖实实在在的影响,甚至是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方式。相关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的外卖市场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而这个数字在2020年预计将会猛增到7000亿。同时,随着订餐平台的不断发展,外卖订餐O2O市场对餐饮市场的渗透率也会逐渐达到80%以上。可以这么说,外卖已经逐渐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主角”之一,而且其地位和作用也必将越来越凸显。

然而,外卖尤其是外卖订餐平台的飞速发展也带来了不少问题。去年以来,全国曾陆续有媒体曝光“饿了么”等平台存在所谓的“幽灵店铺”现象就是其中之一,即有些连实体店铺都没有的店家通过不法手段获得平台上线资质,从而造成一个地址对应不止一家店铺,甚至该地址根本就不存在店家的情况发生。最近,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就受理了一起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的案件,其矛头直指目前外卖订餐平台存在的“幽灵店铺”现象。

 

祸起龃龉

胡某接到来自公司廉政部门的电话时,正像往常一样赶回公司上班。今年30岁的胡某是外卖订餐平台“饿了么”公司的区域经理。管理着区域内近200家店铺的他,每天所要考虑的核心内容就是如何发展更多的店铺上线,然而刚才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却令他感到隐约有些不安。

“你的辖区里有部分店铺提交的证明材料存在问题。”

问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丝毫没有头绪的胡某想起了前几天自己与一家店铺老板所发生的争执。那是一家捞烫店,原本是一家连经营许可证都没有的店铺,如果当初没有自己提供的“帮助”,这家店铺是永远不可能获得上线资格的。可事情却偏偏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折,就在前段时间公司例行检查的时候,发现了这家店铺完全不符合上线要求,便做出了立即下线的决定。后来老板还认为是自己从中作祟,大吵了一番。

会不会是那个老板对公司方面说了些什么呢……

廉政部的办公室内,负责人孙某正在等着胡某的到来。最近,一则来自店铺的举报消息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部分店铺的经营资质。尽管近年来对于店铺资质的审核已经日趋严格,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仍然让他感到很意外。通过公司后台系统调取店铺提交的经营资质材料发现,其中竟有数十张是伪造的!这些店铺均来自胡某所负责的区域。

这件事情必须调查清楚!

 

定罪定性

杨斯佳是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也是本案的承办人,对于本案的来龙去脉自然更有发言权。“今年2月的时候,公安机关接到了来自‘饿了么’公司的报案,称在公司内部获得举报线索:有人为了完成公司考核指标,替一些不符合规定、证照不齐全的企业以PS修改的方式伪造了包括营业执照在内的证件,以此来逃避资格审查”。

据了解,胡某在到案后如实交代了自己如何在工作中利用职务之便为20余家店铺伪造了食品经营许可证以及营业执照的事实。“通过网络搜索,胡某找到了一家主营图片美化,名为‘飘PS’的淘宝网店,于是将一些不具备营业资质的店铺信息告诉店主邹某,要求后者将这些信息PS到事先准备好的一份证件上。最后,再将这些经过篡改的证件上传至‘饿了么’后台进行审核。事后造成该公司损失金额达3万余元。”

杨斯佳检察官告诉《检察风云》记者,胡某在到案之后提供了46张店铺的经营资质证明材料,经过对这些材料进行一一调查取证后发现,其中共有43张涉嫌伪造,包括23张食品经营许可证和20张营业执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本案中,胡某通过委托邹某以PS的方式伪造营业执照、食品经营许可证以及餐饮许可证数量已达43张,已经远远超过入刑标准,属于情节严重行为。

然而,还有几个问题摆在面前。首先,胡某伪造的这43张国家机关证件均为电子证件,这一事实是否会对其定罪构成影响?对此,杨斯佳检察官表示,尽管胡某所伪造的证件并非实体,但也不会影响其定罪。“伪造、变造国家机关证件本身就不可能是伪造原件,哪怕伪造的是复印件也好,扫描件也罢都不会影响罪名成立。从另一方面来说,电子证件也具有同样的证明效力。更何况在本案中,‘饿了么’公司对店铺的资质审核的要求就是上传原件的电子版。”

其次,对于本案中胡某的行为究竟是属于伪造还是变造,也是办案人员在调查过程中考虑得比较多的问题。根据相关法律条款的解释,伪造国家机关证件与变造国家机关证件属于选择性罪名。前者强调的是针对证件的实质性内容进行非法修改,后者则更强调非实质性内容的修改。在本案中,胡某通过PS修改的方式,将一些合法证件中的名称、营业场所等实质性内容进行了篡改。因此,为了能够精准定罪,检察机关最终以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对胡某定罪。

第三,对于本案中邹某所扮演的角色性质,杨斯佳检察官也给出了答案,“检察机关对这起案件的定性是共同犯罪,胡某在本案中系主犯,邹某则属于从犯。”从案件的整体情况来看,尽管邹某是按照胡某的指使进行了“本职工作”,也并不知晓这些伪造的证件将被用于何种用途,但是从客观上来讲,邹某全程参与了伪造工作,应当追究其法律责任。

另据了解,这已经不是犯罪嫌疑人胡某第一次触犯法律的行为了。记者了解到,胡某在几年前曾经因为职务侵占罪而被苛以刑事处罚。此次又涉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可以说是变本加厉了:不但侵犯了国家机关证件的公信力,同时也破坏了市场管理的秩序。

近日普陀区人民检察院已依法向区人民法院对胡某及邹某以涉嫌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提起公诉。该案将在普陀区人民法院进一步审理。

 

几点反思

正如本文开篇所说,外卖正在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的角色之一,许多人即便是周末在家偶尔也会通过外卖解决用餐问题。另一方面,随着人们的需求以及外卖服务的不断变化及扩大,外卖的种类也不再仅仅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一日三餐,茶饮、糕点也在逐渐成为外卖市场中不可忽视的“中坚力量”。因此,对于外卖订餐平台而言,如何严格审查店铺资质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正常情况下,一家店铺想要入驻外卖订餐平台需要提交包括营业执照、食品经营许可证等在内的材料电子件,平台方在收到店铺的这些材料之后会加以审核,审核通过者方可上线。不过,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也仍然存在着一些诸如审核不严等问题和漏洞。本案中的胡某正是利用了“饿了么”公司在店铺资质审核中的漏洞,替那些完全不具备经营资质的店铺进行偷梁换柱,从而堂而皇之的上线外卖平台进行销售,以此完成公司考核指标。

曾有分析指出,目前仍然有部分外卖订餐平台为了追求一时的利益最大化,盲目扩大市场规模及占有率,对于入驻的外卖店家资质审核“流于形式”,有部分入驻店家甚至连营业执照都不具备,而这些情况只有在媒体曝光后才会遭到平台方的处理。这一点,从本案中胡某的供述中似乎也可以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据称,胡某在到案后交代,自己所管辖的近200家店铺中,真正持有合法营业执照的不超过20家。如果此言属实,那么对于许多外卖订餐平台而言,必将会面临一场极大的信任危机。

同时,消费者在使用外卖订餐平台时所获取的信息不对称性也助长了一些店铺的侥幸心理。一般来说,在订餐平台上都会按照规定公示店家的相关营业执照信息。然而对于消费者而言,单凭这样的图片和描述是根本无法判断店家的食品卫生状况等信息,自然也就无法起到对店铺的有效监督监管。

当前,以饿了么、美团等为首的外卖订餐平台竞争日趋白热化。就在今年8月,饿了么宣布收购百度外卖并进行全面整合,旨在打造更强的竞争力;在随后的9月,美团外卖传出接近敲定至少30亿美元的融资。有分析人士高呼:外卖市场的竞争,下半场才刚刚开始。不过在笔者看来,想要长久的立足于外卖市场,除了所谓的品牌策略以及雄厚的资金加持,最重要的还是得反映在内部对于质量的把控以及对于安全隐患的杜绝。毕竟食品安全事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试问,如果旗下的外卖店铺都是所谓的“幽灵店铺”,都是不具备经营资质的“黑店”,即便资金再雄厚、品牌再响亮,又怎能让消费者心甘情愿的为你埋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