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巡视组刷落钢铁“掌门人”

巡视组刷落钢铁“掌门人”
作者:林达     时间:2017-11-22

    武钢是中国规模最大的三大钢铁集团之一,有着40年从钢经历的原武汉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邓崎琳(副部级),从基层普通工人做起,一路攀爬,终于登上权力巅峰的宝座。然而,在执掌帅印10年后,已经64岁到龄退休的他却被中纪委宣告落马,终究难逃法网……2017531日,广东佛山中院公开宣判邓崎琳受贿案,认定其指控受贿超5000万。对邓崎琳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对查封、扣押、冻结在案的受贿所得赃款、赃物及孳息以及邓崎琳家属自愿代为退缴的款物,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进入集团管理高层蜕化变质

中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朱俊杰说:邓崎琳这个案件查下来之后,发现他既有收受礼品礼金等普遍性问题,还有带有企业特色的问题,比如说亲属围绕着武钢经商,邓崎琳提供帮助和提供便利。邓崎琳还严重违反生活纪律,进行权色交易。应该说他六大纪律全违反,确实是性质比较严重。

出生于1951年的邓崎琳,在武钢集团工作了整整40年,一路从基层的技术员,做到这家大型央企的一把手。早年间,邓崎琳在武钢是出了名的工作狂,能力和敬业精神都受到好评。多名武钢老人回忆,邓最初给人的印象是干练和谦逊。“在他手里,没有完不成的生产任务,也经常深入一线,工人们对他的印象挺好。并在20世纪80年代被评为全国钢铁行业的先进标兵。”邓崎琳历任工艺技术员,冶炼工长,总工长,炼钢车间副主任、主任,生产科科长,武钢第二炼钢厂副厂长、厂长,武钢生产部部长,武钢总经理助理,武钢副总经理,武钢总经理,武钢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务。曾获湖北省劳动模范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这其中,1992年、2004年是邓崎琳在武钢40年工作生涯中的两个关键时间点。19924月,41岁的邓崎琳从武钢第二炼钢厂厂长调任武钢集团公司生产部部长,这意味着邓崎琳正式进入武钢集团高级管理层。19927月,邓崎琳升任武钢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在总经理助理位置上亲历了刘本仁从副总经理升至总经理。200412月,邓崎琳接替刘本仁,担任武汉钢铁集团公司总经理,开始他在武钢的一把手生涯。从邓崎琳进入武钢集团公司并快速升任总经理助理,到后来任副总经理,这在当时熟悉武钢的人看来,正是邓崎琳被精心培养成为接班人的迹象,而并非他自己所说的“没想到”。

但是,随着职务的升迁,邓的人生观也发生了变化。回首自己走过的路,邓崎琳反思自己思想变化最大的时期,就是在2004年升任武钢总经理之后。邓崎琳说,“做武钢的一把手以后,逐渐地工作也轻车熟路顺利了,也觉得自己有一些成绩。当一把手以后没有制约了,没有人管我,所以便开始骄傲自满,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对亲属做生意视而不见,甚至默许、纵容。有一些下属和一些个体户老板给我送一些钱物、东西,刚开始也不敢要,到后来这些东西也就麻木了,也就收受别人这些钱财”。

 

“靠钢吃钢”为亲属谋利益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邓崎琳治下十余年的武钢集团,为其亲属及情妇“靠钢吃钢”、大肆敛财提供了巨大便利。

办案人员梳理发现,邓崎琳亲属围绕武钢经办企业,以“钢”谋私谋取非法利益的问题相当突出,主要集中于邓崎琳的儿子、胞弟和情妇郭某身上。据武钢集团多位内部员工反映,20154月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的原武钢集团副总经理孙文东即由邓崎琳一手提拔,并充当其贪腐的“急先锋”。孙文东在2009年的审计中被发现重大问题,但依然被邓崎琳予以重用并调到鄂钢公司担任总经理,是典型的带病提拔。其实,邓崎琳暗示孙文东为其亲属谋利,邓又充当孙的保护伞,二人早已达成默契。

孙文东在任职武钢国贸公司总经理期间,违规与私企“武宝联”公司进行矿石买卖、输送利益等问题曾饱受诟病。据网易财经等媒体调查,“武宝联”实际控制人为邓崎琳的亲属。武钢从国外买回的矿石低价卖给其邓崎琳亲属的公司,邓崎琳的亲属再将矿石加价卖回武钢,赚取差价利润。

“在未按制度要求对武宝联公司立户评审的情况下,经时任总经理孙文东批准,2007~2008年武钢国贸公司原料部就与武宝联进行了矿石交易,严重违反了公司管理制度;低出高进造成武钢重大损失。在销售给武宝联公司的矿石中,有2.41万吨在矿石价格大幅下跌后又原价回购,致使武钢损失1500余万元。”对武钢的巡视整改情况通报指出。

据武钢审计部统计,2007年至2009年,通过诸如前述与武宝联公司的交易方式,武钢国贸共低价外销武钢长协矿254.89万吨,违规骗取非武钢贸易奖金4318.21万元。而武宝联公司从中获取巨大利益。由于受困于体制,武钢内部审计不但难以根治央企弊病,反而“提醒”非法牟利行为转入地下。200811月,武钢国贸总经理孙文东调任武钢集团鄂城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20111月,与武钢国贸有生意交易的“武宝联”公司注销。

“通过分析武钢近年来查出的受贿案件和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公司发现少数领导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以‘钢’谋私、为自身关联企业输送利益、插手工程项目,从而谋取非法利益问题突出,特别是在物资采购、工程建设、集体企业等领域多发易发。”武钢集团表示。

在邓崎琳被调查前,其弟与其子已被先行控制。

 

独断专行决策失误的“钢老大”

武钢地处中原腹地,是新中国成立后兴建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于1955年开始建设,1958913日建成投产。武钢一号高炉出铁的时候,毛泽东就在现场观看。目前,武钢是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央企之一,和宝钢、鞍钢同列中国钢铁界“国家队”。

享受副部级待遇的邓崎琳自1975年从武汉钢铁学院冶金专业毕业后,职业生涯从武钢炼钢厂车间工艺技术员起步,一直未离开过武钢。邓崎琳武钢生涯的前30年,见证了武钢自1974年开始的第二次创业。在挂帅后的10年里,邓崎琳亲自启动了武钢所谓的第三次创业。这第三次创业,让武钢站稳了中国钢铁行业的“第一梯队”,而邓崎琳本人却给外界留下了诸多争议。武钢多名高管感叹,“邓崎琳一贯比较霸道,在武钢算是犯了众怒”;其在当上武钢“一把手”之后独断专行,诸多重大决策搞“一言堂”,没人敢向他提建议,常常是一人说了算。在举报通道日益畅通的当下,关于邓崎琳的举报不少。

邓崎琳被查,宣告武钢长达十年之久的“邓崎琳时代”彻底走向终结。然而,武钢累积日久的沉疴痼疾暴露无遗。“行业寒冬之下,谁该为违规决策、管理混乱的‘邓崎琳时代’埋单?”钢铁行业某专家直言。办案人员查证,2010~2014年,公司68个重大项目中有41个没有经过集体决策,比例高达60%。“盲目投资,不切实际地搞所谓中西南发展战略,造成公司投资严重亏空。”武钢内部人士如此评价邓崎琳“以规模为上”的快速扩张战略。

邓崎琳曾狂言,“十二五”期间武钢的产能规模要达到6000万吨。而在其刚主掌武钢集团时,公司的产能仅为900万吨左右,远低于老对手宝钢和鞍钢。在这种情况下,邓确定了“中西南发展战略”,即向中西南部扩张,通过重组,快速实现做大做强。从2005年开始,并购鄂钢、收编柳钢、重组昆钢、谋划防城港千万吨级钢铁基地项目的大戏先后上演。然而,快速扩张战略并未改变武钢大而不强的局面。在2015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中国有8家钢企榜上有名,武钢排名最后,营业收入远低于排名最前的宝钢。2014年,宝钢的营业收入为483.2亿美元,武钢为237.2亿美元。相反,选人用人不讲规矩,少数领导人以“钢”谋私、大肆敛财,重大项目违规决策、顶风违纪问题,管理混乱、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等问题在武钢开始大量出现。

出海找矿的海外扩张战略也最终以失败告终。2008年以来,武钢通过股权收购和项目合作等方式,先后在巴西、加拿大、非洲等地布局了八座矿山,拥有海外资源权益数百万吨。不过,这些矿山的品位都不高,多在30%左右,提炼成本大幅增加。据媒体报道,武钢在巴西和加拿大投资的铁矿,已宣布破产、停产。“邓崎琳当上一把手之后,就一味搞规模,盲目拍板,还到国外主要是南美洲搞矿山,亏得一塌糊涂,这些决策都是他做的。”武钢一名高管直言,长期沾手利益输送的邓崎琳独断专行,在多个重大决策上屡显失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前述种种,让武钢积重难返。武钢股份相关数据表明,至20157月,武钢集团的效益额在111家央企中排名跌落至第107位。而武钢的钢铁吨材利润,更严重下滑至每吨-32元。在邓崎琳被宣布接受调查前夕,武钢股份亏损达15亿元。

 

培植亲信追求个人享乐

2004年,邓崎琳成为武钢集团“掌门人”后,他当初的谦逊低调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嚣张跋扈。邓崎琳成为“一言堂主”,容不得任何反对意见。对下属动辄呵斥,经常爆粗口,还曾在办公室对一名处级干部大打出手。

在选人用人上,邓崎琳更是大搞小圈子,不凭能力凭关系。他一手栽培所谓的“八大金刚”,自己俨然以江湖帮派的老大自居,且从中收入好处。曾有人提出,弄出“八大金刚”的说法,会让外界产生误解。邓崎琳却不以为意,还在一次会议上振振有词说:“武钢涌现出‘八大金刚’是企业人才梯队建设的一个成效。”在武汉的高级宾馆,邓崎琳常年包有高级套房。他与“八大金刚”以及一帮朋友经常聚会,酒宴与牌局往往持续到凌晨。

在“八大金刚”中,最受邓崎琳宠信的两个人先于他落马。一个是“得力干将”——武钢股份副总经理孙文东,“就是邓崎琳一手提拔的,二人关系很‘铁’。”孙文东在武钢的生涯共有18年,于200811月升任武钢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鄂钢总经理,并于20131月离开鄂钢,任武钢股份副总经理。2015413日晚,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武钢专项巡视还没结束,孙文东被突然宣布涉嫌受贿罪而刑事拘留。孙文东的落马,让邓崎琳既心痛,又对自己能否“安全着落”深感担忧。

2016111日,另一名邓崎琳“核心团”成员、武钢股份监事会主席张翔,因涉嫌受贿被检方刑拘。落马前,张翔系武钢党委常委、工会主席。案情披露,张翔为人张扬,在位期间就被多次举报,被查的问题主要涉及买官、受贿等,曾被举报向邓崎琳行贿100万元,并得到重用。张翔被选为武钢股份第七届监事会主席是20151231日,正值武钢股份高管换届选举,这也意味着他担任监事会主席不足两周。另外,张翔落马与邓崎琳有直接关系。“中央巡视组进驻武钢期间,邓崎琳正是在张翔的配合下干扰巡视工作的正常进行。”一名纪委工作人员说。

武钢集团的第一招待所原有一个露天游泳池。由于周边就是武钢的职工生活区,这家游泳馆每天都会迎来不少客人。然而,从2009年开始,经邓崎琳批准,武钢集团第一招待所将原先的露天游泳池改建为室内恒温游泳馆,并只对武钢的主要领导开放。由于邓崎琳去游泳时都会提前清场,这座游泳馆实际上被邓崎琳独占使用。2013年,中央督导组接到群众举报,要求邓崎琳作出说明,但邓既未如实说明,也没有进行整改。直到201411月,中央巡视组对武钢进行巡视之前,这座游泳馆才开始对外开放。除了独自占用企业内部游泳池,邓崎琳还长期占用企业内部宾馆客房。追求个人享乐。这些他认为不值一提的小事,恰恰反映出他把央企当成私人领地,彻底忘记了自己党员领导干部的身份。而这,也是他犯下错误的一大根源。

邓崎琳到案后也承认:自己没有想过,就是觉得不算怎么回事儿。实际就是一种脱离群众、享受主义,同时搞一言堂,把企业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这个情况也是有的,如果稍不注意就会滑过去了。主要是心中无纪、心中无戒。

 

退出领导班子88天被巡视组刷落

2015228日至430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武钢进行了专项巡视。62日,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宣布邓崎琳被免去武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原因是到龄退出领导班子。8天后的610日,中央巡视组在反馈巡视中发现的问题时提及:武钢集团存在“选人用人不讲规矩。个别领导干部搞团团伙伙,部分干部‘带病提拔’,影响恶劣”;“以‘钢’谋私,大肆敛财。有的领导人员违规插手武钢工程项目,有的领导人员亲属围绕武钢经商办企业”。巡视组整改报告显示,5名集团公司直管领导人员因亲属违规经商办企业被处理;集团各级领导中,有42人报告其亲属围绕武钢做业务。

829日邓崎琳被宣布“落马”,这和他被免去武钢集团董事长、退出领导班子仅仅相距88天。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巡视反馈给出的建议便已直指武钢的问题。中央第十三巡视组组长朱保成给出的四点意见建议,第一条就是充分发挥党委的核心领导作用,强化责任担当,认真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加强对各级党委的管理,特别要管好“一把手”。

中央纪委的通报中还指出,邓崎琳长期搞迷信活动。邓与诸多风水大师的故事,在其落马前流传甚广。邓崎琳的“大师团队”中有一名自称在武当山修行多年的人。有一段时间,邓崎琳签字时会刻意将“琳”写为“林”,据说这是得益于该“大师”指点,认为把左边的王字旁去掉,会有利于运势。这名“大师”还一手操办了邓崎琳祖宅、祖坟的修缮工作,为此耗费资金上百万。这笔钱,最后由邓崎琳的弟弟支付。如此财大气粗,自是因为其“靠钢吃钢”早已赚了个钵满盆满。

201618日,邓崎琳被开除党籍;收缴其违纪所得;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邓崎琳被网友称为“六毒”书记,刷新中管央企干部的违纪纪录。2016128日,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邓崎琳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2017118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邓崎琳受贿一案。邓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2017531日,广东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邓崎琳受贿案,对被告人邓崎琳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对查封、扣押、冻结在案的受贿所得赃款、赃物及孳息以及邓崎琳家属自愿代为退缴的款物,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对邓崎琳受贿所得的赃款、赃物继续予以追缴。

经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0年至2015年期间,被告人邓崎琳利用担任中共武汉钢铁(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武钢集团)党委常委、副书记、书记,武钢集团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多个企业拓展业务、承揽工程以及为他人职务晋升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5539.771588万元。佛山中院认为,被告人邓崎琳的行为构成受贿罪。鉴于邓崎琳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且认罪、悔罪,主动退缴大部分赃款赃物,具有检举揭发他人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具有法定及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编辑:郑宾  39375816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