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刑案 > “教育蛀虫”三人行

“教育蛀虫”三人行
作者:俞佳铖     时间:2017-11-22

    两个县级教育局局长,一个教育局电教仪器站站长,他们虽然职位不高,但搞起腐败来,倒是“生财有道”。

2017330日,河北省顺平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以受贿罪判处河北定兴县原教育局局长王文华有期徒刑36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判处定兴县原教育局副局长郭建军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判处定兴县原教育局电教仪器站站长卢勉有期徒刑16个月,缓刑2年,并处罚金10万元。同一天,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河北石家庄一教育软件公司的负责人王书平有期徒刑26个月,缓刑3年,并处罚金10万元。

 

茶叶盒和土特产箱里全是钱

今年55岁的王文华是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定兴镇四街村人,2010年,他当上了河北定兴县教育局局长,此前,他在当地几个乡镇做过一把手,人脉很广。王文华上任局长后,很快,在石家庄开着一家教育软件公司的王书平,通过各种关系,巴结上了王文华。王书平今年43岁,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人,只有初中文化,但在业内行走多年的他知道,为了能让自己销售的产品中标,并顺利通过验收,取得货款,他必须要结识各地教育系统的当家人,王文华自然是他的目标之一。

2014年开始,定兴县教育局招标采购王书平的“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数字化同步教学资源博达助教通”“班班通”等软件。王文华对王书平提供的软件等产品在验收、拨款等环节上,大开“绿灯”。王书平的生意进行得很顺利,即使他的产品有些瑕疵或有不规则的操作,也往往能过关。

教育局在给王书平的每个项目拨款后,他都会第一时间把“好处费”送到王文华的手里。2014年底,因项目需要招投标,为了能够顺利中标,王书平又找到了王文华。王文华知道,自己作为局长,任何动作都容易树大招风,便暗示其下属定兴县教育局电教仪器站站长卢勉协助王书平。

今年49岁的卢勉在教育岗位上工作多年,一直比较出色,由此他从一名普通教师被抽调到教育局,然后又担任了相应职务。卢勉马上领会了领导的意思,建议王书平去找几家公司一起参与竞标。经过里应外合的一系列暗箱操作,王书平找来的公司都被淘汰了,最后只有他自己的公司参与了产品演示,理所当然,他以186.4万元中标。

事后,王书平分3次给卢勉好处费10.5万元。同时,他也约了王文华在定兴县107国道边见面,在车上他将一个装有10万元现金的茶叶盒递给了王文华,王文华接过后,迅速放进了自己车里的后备箱。

20161月,临近过年,王书平以送年货为由,送给王文华用档案袋装着的5万元现金。事后,王文华给了王书平67台一体机和200多台学生机电脑的采购项目。

数次生意做得顺风顺水,王书平获利丰厚,他前后送给王文华40余万元财物。

其实,除了王书平,王文华还和不少商人达成了类似的“默契”。其中一家教育文化用品公司的负责人黄烨,和王文华的关系很密切。2015年春节,他到王文华家拜年,送来两箱五粮液酒和一些土特产。待黄烨离开后,王文华打开土特产箱子,看到里面整整齐齐放着5万元现金,他一脸镇定,“刺溜”一下,把这个箱子踢进了床底。

北京一家教育设备公司的老板张丰,与王文华结识后,很快就尝到了甜头。20149月,定兴县教育局采购了张丰的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实训设备,价值300多万元。张丰为了向王文华表示感谢,2015年春节前的一天、中秋节前的一天、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张丰分别在王文华办公室、定兴县教育局附近、王文华居住的小区门口,分3次送给王文华3万元。

凡是教育局的采购项目,只要经过王文华的手,几乎都被“雁过拔毛”。20156月左右,定兴县教育局采购价值29万余元的标准化学校图书,北京一家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方总经理,闻风而动。2016年春节前,方总经理到王文华的办公室,送给他用牛皮纸信封装着的1万元人民币。最终,方总经理如愿以偿拿到了图书项目。

王文华这些年,共受贿80万余元。

 

局长的手机永远是最“潮”的

王文华虽然出生农村,但对电子产品似乎特别偏好。早年任定兴县一乡党委书记的时候,他就经常去城里的手机店逛逛,看到中意的,还会买一部。由此,王文华认识了手机店老板娘李兰兰,两人关系不错。

王文华当上教育局长后,李兰兰也嗅到了商机,兼做起了学校的电子产品生意。在王文华的帮助下,李兰兰赚得盆满钵满。由此,李兰兰也给了王文华不少好处,她知道王文华喜欢手机,2014年初,她送给王文华一部黑色三星SCH-W899手机,价值近6000元。王文华爱不释手,工作时也忍不住拿出来炫耀。20141月,李兰兰送给王文华一部W899三星牌翻盖手机,之后,她又先后送给一部王文华金色手机、一部步步高手机和一台黑色笔记本电脑等。就这样,王文华成了单位里最潮手机的“领航者”。  

当然,李兰兰也送给王文华不少现金等财物。其实,局里上下对李兰兰送给王文华手机的事,大多都心知肚明。

除了手机,王文华第二爱好就是金灿灿的金条。2014811日,定兴县李郁庄乡教育中心同河北一家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就定兴县李郁庄乡付家庄小学教学用房项目签订了施工合同,工程施工由该公司员工陈建明实施。为了能够及时结清工程款,陈建明了解到自己有过几面之交的朋友史一良,是王文华的专职司机。20151月,陈建明通过司机史一良,送给王文华价值2.98万元的100克千足金金条一块,上面刻着“一帆风顺”字样。为保险起见,王文华收下金条的同时,还向陈建明索要了购买金条的发票和金条证书。

2014年,定兴县当地一名建筑小包工头郑四海找到路子,攀上了王文华。在他的帮助下,郑四海包了一些教育局定点的建筑项目。2015年春节前,郑四海为了表示感谢,在王文华的办公室,送给他一块金条。

案发后,检察机关在王文华家中搜出7块金条。

 

贪腐三人行,一路“有福同享”

王文华的“受贿工程”,除了有他下属的电教仪器站站长卢勉的帮衬外,还少不了定兴县教育局副局长郭建军的“相助”。郭建军从200912月任教育局副局长后,就开始分管电教仪器站。

郭建军和王文华关系要好,性格脾气相投。说来也巧,他们同年同月出生,王文华只比郭建军大了8天。

两人在受贿这件事上,可谓“有福同享”。201510月,北京一教育设备公司的老板张丰邀请王文华、郭建军,还带上卢勉,一起到福建省福州市参加全国教学设备展览会。去的时候坐的是高铁,回来时坐的飞机。展览会结束后,张丰带着他们三人去了厦门鼓浪屿、厦门大学等地游玩,一切费用都由张丰出。那几天,王文华和郭建军吃着海鲜,踩着沙滩,看着美女,乐不思蜀。

像王书平这样的商人给局长王文华行贿,很难绕的开副局长郭建军。王书平通过王文华结识了郭建军后,每次行贿,他都少不了郭建军那一份。

2015年下半年,王书平为了感谢郭建军在他中标项目中的帮忙,给了他20万元现金。之后,郭建军又先后从王书平手中拿到好处20万元。郭建军拿到这些钱,并不紧张,像这样的贿赂,他已拿得比较“顺手”了。

郭建军先后从王书平处得到了40万元的好处费。和王文华有所不同的是,他没有把这些钱拿回家,而是以妹妹的名义,投在了妹妹所开的蔬菜合作社内,作为入股。“股金证”则被郭建军藏在了父母家的卧室鞋柜中。对于此事,郭建军并没有告诉妹妹,只是在20162月和4月,分两次借了妹妹的身份证,办理入股事宜。

但还没等到股份分红,郭建军就于201681日被司法机关监视居住。

郭建军被控制后的第三天,妹妹将哥哥以其名义入股的40万元取出来交给检察机关。“入股”不到半年,退股时的分红分别为456元、736元。

出生在定兴县本地的郭建军,从小家庭教育比较严格,他父亲曾当过兵,也常以党员军人的要求来教育儿女。郭建军10岁生日那天,父亲曾对他说:“为什么给你取名‘建军’,是想让你以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以后不管你从事什么工作,做人做事都要干净、清白、踏实。”显然,父亲的话,早已被郭建军抛在了脑后。

作为王文华、郭建军和卢勉的重要行贿人,王书平的行贿方式还是比较狡猾的。为了尽量不留下行贿证据,他于2014年借了舅舅焦大光的身份证,办了一张河北省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银行卡,将自己的近百万元钱存入卡内。王书平行贿的钱,基本都从这张卡内支取。舅舅焦大光对于外甥王书平借自己的身份证去做什么,毫不知情。直到20171月,作为证人,被法院传唤,他才了解其中原委。

郭建军和王文华在任上,除了受贿做的自以为天衣无缝外,他们还做了一件在当地曾引起轰动的事情,就是办了一个“校中校”,表面上看,可能是两个局长的“任性”,其实不然,这其中涉及重重利益输送。

2015年春天,王文华带着他比较中意的一所学校的负责人于忠兴,前往河北廊坊市一熟悉的老板那儿借了400万元,作为兴办一所学校的注册资金。

为什么要办这所学校呢?王文华和郭建军他们知道普通高中取消了招收择校生的规定,便动起了歪脑筋,规避国家相关招生规定,以办民办学校的名义成立了“定兴三中实验学校”。在当时不少学校为了达到收取高额学费而又不被有关部门查处的目的,在公立学校中办私立学校,这就是“校中校”。这类打着公办名校的旗号,收取高额学费的私立学校,教育界称之“名校办民校”。“定兴三中实验学校”先后招收择校生1710名,变相收取择校费1587.16万元人民币,给国家和百姓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编辑:成韵  chengyunpip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