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章子怡:对表演我从来不惜命

章子怡:对表演我从来不惜命
时间:2019-08-09

      

章子怡,演员、制片人,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曾获“第23届、第32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第11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女演员奖”“第24届、第3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第1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杰出贡献奖”“第50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等殊荣。

 

 

红色的拖尾长裙,或者绿色的西服西裤;闪着银光的短裙和腰带,又或是薄纱褶皱的真丝……自2000年首次在戛纳亮相以来,章子怡共有6部影片入围参展戛纳,并先后担任了第59届主竞赛单元、第62届短片和电影基石单元、第66届“一种关注”单元评审。对于国际电影节,她轻车熟路。不过,今年有所不同。章子怡一身长袖白裙出现在了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大师班”。作为首位获邀的亚洲女演员,也是大师班创办以来的最年轻的女性电影人,章子怡却说“我永远是一个学生”。

 

 

聊家庭,非常传统

检察风云:从影20年,几乎占去你生命的一半多长度。你是从小就立志从事影视表演吗?

章子怡(以下简称“章”):我的家庭是很传统的,我的母亲是一个幼儿园老师,父亲是一个经济师。我小时候的生活也是非常简单的,没有过太大的梦想,家庭生活也是相对拮据的。父母的生活只有工作,当时大家也没有周末的概念,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情趣,也没有特别多的业余爱好,看电影听音乐,好像都太奢侈了,都不在生活之内。更重要的是,我的父母没有多余的力气和想法,来鼓励我。哪怕后来我塑造了很多角色,我在家里也很少能听到爸爸妈妈公开的表扬和肯定。包括我学舞蹈的老师,她也总是在“打压”我,说我不够天赋。我想,也许是我特殊的成长经历,给我一种无形的动力——我要争气。

 

检察风云:那你现在对自己的孩子会多些鼓励,或者要求吗?

章:对。我现在每天会跟自己的女儿说我爱你,她所获得的每一点进步我都会表扬她,不怕她骄傲。因为我也没有对所谓的“成才”有什么要求,我希望她能够快乐、健康地长大,能开心地做她自己,就好了。我想不是我的父母不爱我,只是我们是两代人,接受的教育和生活环境都不一样。

 

检察风云:孩子对你来说,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章:她对我的影响,是给了我更大的力量,让我专注去做我想要做的事情。醒宝一岁多的时候,在亚特兰大陪我拍《哥斯拉2》,我背台词的时候,她在旁边跟你胡闹一下,你都觉得很美好。工作再辛苦,也不累了,什么都不是事了。太不一样了,我经常会跟我老公说,我们没有醒醒,我们俩的生活,和我们各自领域里,都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孩子给了我们很多。

 

对表演,毫无保留

检察风云:这样的成长环境,对你的表演来说,是一种帮助还是会有所局限?

章:我到现在这个年龄,开始真正地在生活,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曾经,以前,在我事业的整个成长过程中,每一个角色,当我拿到的时候,我就把自己扔掉了,在角色的世界里,我很自由,但回到我真正的生活中,我并没有那么自由。很多时候,我选择的这些角色,它们在拯救我。《一代宗师》《最爱》,这些戏,我活在她们的世界,我没有觉得我在演戏,我真的很享受。电影让我看到,人生不止这一点小小的世界,角色打开了我的视野,让我勇敢地去跟这个世界对话。

 

检察风云:那是不是每一个角色,都让你毫无保留地去付出和投入?

章:对。因为首先得到每一个好角色都不容易。拍完《我的父亲母亲》,有一个副导演让我送照片给李安,我听说,李安看了一眼照片,就扔掉了。后来张艺谋主动给李安打了一个电话,推荐了我,这个电话“价值连城”,我得到了见李安导演的机会。然后我被留了下来,之后两个月,进行基础的武术训练。但这个过程,同样是漫长而痛苦的。每一天,我汗流浃背地训练,每一天,我也都会看到不同的女孩来见导演。我很明白,大家都是来争取同一个角色的。即便通过了试镜,我仍然是剧组里最没有安全感的那一个,这让我几乎是不惜命地去完成角色,就憋着一口气,希望李安不要后悔他选了我。

记得跟杨紫琼的那场打戏,自己被削飞了指甲,当时在北影厂拍的,冬天的北京下着雪,我就直接到摄影棚门口接了一盆雪,忍痛把手插进雪里,哭完了继续拍。李安也讲过,吊着威亚快要撞到墙的时候,我不会本能地用手去挡开,而是用整个身体撞上去。我想,我当时就像一块“生肉”。

其实拍电影,也许这个电影成功,也许这个电影不成功,但过程是最重要的。我年轻时候拍的那些电影,我也不知道它们会取得这样的成功,我小时候没有着急过要成明星,我没有概念,那时候对电影节、红地毯,对各种都没有概念。

 

说知己,感恩懂得

检察风云:你谈到李安和张艺谋都像你的精神导师,那么王家卫呢?你们合作了《一代宗师》,拿下了13座表演奖杯?

章:我合作的导演,每个人的工作方式都是全然不同的,比如说,张艺谋导演,他就很客气,他会一直跟你说,很好很好,咱们再来一个;可是李安导演,你演得再好,他也不会夸你一句;王家卫就是什么都不跟你说,然后拍三十多遍,但我想他是最懂我的那个人。我第一次觉得,我可以当演员了,第一次觉得,演戏不只是完成导演的指示,还可以自己去表达,是《2046》。这部电影,是我跟王家卫合作的初始,虽然我也害怕过那个始终戴着墨镜的导演和完全广东话的拍摄环境;也慌张过每次花三个半小时烫头化妆,手里却没有一页剧本,但拍到后来,我开始在塑造一个角色了。

 

检察风云:再合作《一代宗师》就非常顺利了吗?

章:那其实是我人生中最不顺利的时候。每一天我都在焦虑忧郁的状态下工作,有一天我勇敢地跟王家卫说,你能不能给我放一个假,我以为他会拒绝,但是他同意了(哽咽)。我记得当时,他说他知道我在一种特别艰难的状态里,他使劲抱着我。他说,“你什么时候愿意回到片场,你回来,我等着你”。

是这份懂得,让我们后来在《一代宗师》里默契合作。《一代宗师》的表演,不仅帮助我得到了13座非常有分量的奖杯,更重要的是,让我收获了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朋友。生活上,我怀孕的时候,第一个把喜讯告诉了王家卫,跟他分享。工作上,未来无论王家卫让我演什么样的角色,无论他需要我用三年还是五年来完成一部电影,我都愿意跟他一起往下走。

 

谈未来,渴望突破

检察风云:花费三五年完成一部电影,对你来说,会否是奢侈的?

章:并不。我想,做演员,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耐心。很多年轻女孩,会以为做演员很风光,可以穿很漂亮的衣服,戴很贵的珠宝,很短的时间里赚很多的钱,但我觉得这些都是包装。你进入这个行业之前,一定要思考清楚,你到底要什么。如果你想做一个演员,那么你要明白,作品最重要。要有好的作品,就要有耐心,有耐心去等待一个好角色,也有耐心花时间去准备每一个角色。比如你还要注意平时生活的点滴积累,你要有强大的情感记忆,才可以调用。至于时间,我愿意留给值得的角色。如果有一个很棒的角色,很有社会价值的,现实题材的,哪怕只上映三天,我也会全力以赴地去演。

 

检察风云:那么现在,对你来说,什么样的角色才是“很棒”的?

章:你参与一个作品,要表达什么,要传达什么,以前我不会特别在乎这个,现在我会非常认真地思考这些。作为一个女演员,一个“中年”女演员,全世界女演员的困境是相同的,给予女性的角色没有那么丰富其实就是一个取舍,对于我来说,我宁可拿很低的片酬,去拍一部很有力度的女性电影。

采写:孙佳音 罗雪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