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访谈 > 王小帅:刻录“时代的缩影”

王小帅:刻录“时代的缩影”
时间:2019-05-31

      


 

 

王小帅:中国内地第六代导演,曾获第51届柏林电影节竞赛片单元评审团大奖银熊奖,第58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第5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银熊奖和“特别关注”奖。2019年由其执导的影片《地久天长》入围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获得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和最佳女演员银熊奖。

 

 

“我常常想,面对湍急的社会变革大潮,耀军、丽云夫妇这样善良的普通人,经历了失去孩子、下岗,而后慢慢远离主流,变成了一个边缘化的群体,他们该如何应对自己的生活?”这是导演王小帅的自问,也是电影《地久天长》试图解答的问题。

 

 

数月前,《地久天长》这部片长近三小时的电影在柏林国际电影节完成了首映,并且破纪录地包揽最佳男、女演员大奖。正如此前他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所说的,“我的作品其实每时每刻都在当下,是这个时代的铁证。”

 

聊电影:想要浓缩中国社会三十年

《检察风云》:相比您之前关于“三线建设”的作品《青红》《我11》《闯入者》,近期热映的《地久天长》仿佛跳出了您以往的视角?

王小帅(以下简称王):视角的变化实际上也是对这个题材的一个审视的变化,《地久天长》打开了更广阔的视角,不局限于我个人的经验,这样的一种命运的、家庭的转变跟这个社会的起伏休戚相关,是千千万万的家庭中都存在的,它有着更广阔的共性和共情。

这其中的主人公,耀军、丽云夫妇就经历了个人的打击——孩子的失去、自己的下岗,而后慢慢远离主流,变成了一个边缘化的群体,这代表了很大一部分的工人群体。像另外一对到南方打工再回归的夫妇同样也是很有代表性的人物,当时一部分国企工人下岗或者丢了铁饭碗后,或早早下海、主动投身到社会的变迁和浪潮里;或者像英明和海燕,他们就是纯体制里的人,个人命运随着这个体制的变化而变化。所以三对夫妇代表的是不同的人群……

《检察风云》: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地久天长》侧重于展现30年来中国社会变迁中家庭以及情感关系的变化?

王:是的,希望片中的家庭能成为中国社会在过去30年中的一个缩影。中国现在的发展很快,像猛兽一样往前冲。我觉得要把这些记录下来,需要停下来,把过去梳理好。活过了,不能像囫囵吞枣一样就过去了……

 

谈善良:想要把宽容和爱扩散出去

《检察风云》:一切似乎都在改变,那有没有影片不变的内核?

王:善良和希望一直都在。比如,耀军和丽云因为失去了自己的亲生孩子,他们的生活产生了巨变,他们离开了家乡,非常希望保持传统家庭的完整性,所以很自然地希望去收养一个孩子,努力跟命运抗争,完整地生活下去。这都是中国人顽强和善良的一面的体现。

《检察风云》:有很多观众会好奇,影片中展现的宽容、坚韧和善良的原动力是什么?

王:影片中的善良人物,和我自己的成长环境息息相关。我自己成长环境里碰到的叔叔阿姨,那些长辈都很慈悲,我在这样的环境里受到很多熏陶。你看到他们遭遇了很多不幸,但依然要在孩子面前隐忍。这都是我能感受到的善意、宽容和慈悲。你会发现,一个人,不管他遇到什么样的挫折,他还是能够活下来,还是能够坚忍着宽容对方,是很了不起的。这也不只是我的理想,这个社会里就是有这样的人,我想让这样的福报扩散出去,让宽容和善良扩散出去。

《检察风云》:影片的“大团圆”结尾是否会削弱艺术的表现张力?

王:随着片中孩子慢慢长大,他就会意识到这是一个非血缘关系组成的“完美”家庭。这个“完美”的家庭其实是令人心酸的,不是真正的好莱坞式的大团圆,是对生活发出的探究和设问,是笑中含泪的大团圆。其实什么叫“地久天长”呢?这就像我说的,这不仅仅是一部电影,这是生活,既漫长又短暂,漫长的时候真的要经历很多的事情,要承受很多的痛苦,慢慢慢慢过完这一生……

 

聊表演:他们“生活”在剧组缔造的环境中

《检察风云》:这部戏的美术和表演,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高度肯定,还原度非常高。是这种镜头前的“生活”,令男女主角在柏林双双斩下“银熊”吗?

王:从拍完电影《闯入者》之后我就开始筹备这个戏了,2015年要找到废房子、废砖房都不容易,要把它先恢复出来再说,这是一个慢慢建立信心的过程。在中国电影的环境里,去制作这样的电影其财力要大于国外。因为城市变化太快了,什么都被摧毁了,要去恢复过去的场景是很困难的。拍片搭建的场景在细节上花了很多精力,我们希望带给观众的是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

从表演上来说,细节也是必不可少的。王景春和咏梅在这个电影中的气韵和展示的生活状态才是最重要的。两个人那种一以贯之的气场,呈现出了角色一生的气质。他们没有演,就是根据故事情境,“生活”在剧组所缔造的环境中,他们的一呼一吸都透露出普通中国人的气质。现在的结果确实是太出乎意料了,史无前例的。之前去电影节我们就自信这部片子是有特点的,体量和实力是好的。如果没有金熊,我们觉得最有可能拿奖的就是王景春,完全不是演戏,就是生活在里面。咏梅也是,大家说她演什么了?会得奖,恰恰就是她没有演,她就跟随在丈夫身边、随在命运里面、随着所有的遭遇就那样过来了,浑然天成的。

《检察风云》:这部电影是否也传达了您的艺术理念?

王:其实,我自己这些年最大的艺术上的成熟就是去技巧化,让作品回到最真实的状态,这样的作品我觉得最有生命力。片中的男女主角,具备了我所喜欢的中国人的特质:隐忍和克制。这里的隐忍,除了剧情里展示的,还体现在表演的理念上。从艺术欣赏角度来说,如果能欣赏那种无痕迹的、隐忍的表演,便能感悟到更加深沉、内敛和宏大的艺术内核。

 

谈畅想:期待中国电影环境更多支持

《检察风云》:《地久天长》公映版本近三个小时,又是非线性叙事,是否担心观影感受?

王:《地久天长》的时间跨度为三十年,从一个人的二十几岁到将近六十岁,空间跨度从中国的北方到南方,上千公里的跨度,用线性来讲的话,可能三五个小时也讲不完。相反,我想一个人的一生可能在时间线上都已经写好了,我们只需要从宏大的角度把它在这个时间线上发生的一切,拿过来呈现就行了。所以我打破这个时间线,把他们几十年的遭遇当成他们一生的一个缩影来写,时间的跳跃或者非线性的讲述是有利于这个叙述的。

我非常满意现在所能够呈献给观众的每一帧镜头,大概来来回回剪辑了一百多遍,去柏林前,我们还在不断地剪,可能是一秒,可能只是一格(镜头)。当然,还是要先做好剧本,电影里有很多时间空白没有表现。所有剧情都放进去就是电视剧了,因此要用一种时间切片的方法去拍。这个时空是特意这么设置的,根本不需要用字幕去交代时间地点,没必要去搞清楚这些东西……

《检察风云》:《地久天长》是您“家园三部曲”的第一部作品,接下来的两部目前有拍摄的计划吗?

王:能够把这部做完,已经是筋疲力尽。我们后两部已经有了一个差不多的可能性构思,这样的大格局、这样的跨度、这样的构想再做三部,真的要中国的市场环境或者投资环境的支持,大家乐意去支持和做这样的事情。给我们中国整个的几代人或几十年的发展,创作一些扎扎实实的作品。

采写:孙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