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质生活 > 跳出封印:40年新艺术

跳出封印:40年新艺术
时间:2018-08-13

 

·图/克勒门文化沙龙

 

 

今年,是一个很特别的年份,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有关40年的回顾活动,都在如火如荼开展当中。大家感受到的40年的艺术变化是怎样呢?我们找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切入口,就是“新艺术”。“新艺术”到底有什么,跟上海又有怎样的关联,经历了一些怎样的发展历程,跟着艺术家的脚步,我们大家一起来感受。

 

你的似曾相识   

实际上上海早在20世纪就诞生了一批让人惊叹的现当代艺术家。也许你还没有概念,那就来说说当代艺术和新艺术。

在绘画领域里面,现代艺术蓬勃发展,我作为一个画家也身在其中。身边有很多老师,还有很多朋友从小一起画画;还有一些同学,他们都进入了中国的先锋艺术的潮流当中,他们都非常优秀,艺术出类拔萃。但是有一个现象,他们的艺术当时并不是主流的,基本上被排斥在我们的主流艺术之外,可以用现在的话就是都是“地下”艺术。我作为新类者,身边不时有这么多朋友、同学、同事,我就留了一个心,把这些东西能记录就记录下来,就写下来了。我想这个是代表了我们中国这样一个时代的文化的一种现象,我们思考它的社会的原因和历史的原因,以及文化的原因。

有人问我当代艺术、现代艺术是什么?其实很多人有不同的解读。我们说的当代艺术,现代艺术新艺术到底是指什么?

有关我们20世纪80年代所发生的艺术,其实从学术的角度来说,任何艺术所发生的状态都和社会形态有关系。我们知道农业社会诞生了传统的艺术,现代艺术诞生的是工业革命,工业革命彻底搭配了人类常规的艺术,就是现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环境我们可以思考一下,进入了90年代,在这样一个互联网以及新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传统的观念都被颠覆,很多东西都跨界了,由此诞生了新的艺术形态,那个形态就是当代艺术。

我们知道西方其实是传统艺术、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各阶段似乎有联系的。但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有一段特殊的历史阶段。我们的现代艺术原来处在作为一种被批判、被排斥的状态下的,那么改革开放以后,80年代、90年代,中国又兴起了现代艺术,同时也进入了当代艺术的历史阶段,所以中国是现当代艺术90年代同时发生的。

最近,上海的龙美术馆做了一个展览,是关于中国当代艺术40年。其实确切地说,它的路子并不是很严格。因为40年前,并没有出现当代艺术,而是现代艺术。

 

严冬已经过去

 早期有很多艺术家留洋西方,有李铁夫、潘玉良等,后来,刘海粟也在国内办了一个美院,美术创作进入了教学环节。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文化艺术冰封在自己的天地里,而世界艺术已然生动蓬勃地翻过了许多篇章。当1978年睁开双眼的那一天,换了人间。

我在观察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先锋文艺的生存状态,于15年前出版了著作《无畏先锋》。虽然这些作品称不上当代艺术,但你完全能够感受到它所呈现出的大胆、新锐,以及与西方绘画语言的融会贯通。他们诞生在上海的七八十年之前。

上海是一座具有先锋基因的城市,无论是刘海粟创办的美术学院,还是徐志摩和徐悲鸿的“双徐之争”,无论是带着爵士风格的上海小调,还是一身海派旗袍的摩登女郎,七八十年以前的上海已经是现代文化的鼻祖城市了。

在这个时候,上海已经出现了现代主义艺术,现代主义艺术最大的特点就是表现主义的绘画。由此,可以把上海这方面现代艺术的文化基因提前到30年代。

 

十二人画展破茧而出

有人说“任何艺术所发生的状态都和社会形态有关系”,以历史断代的方式来观察当代艺术的发展历程,可以使得我们对于当代中国艺术有一个完整的脉络与了解。

   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每个领域都在不安中试探着自身的边界,艺术家更是如此。19791月,黄阿忠、陈巨源等12位上海画家石破天惊,举办了新中国第一场民办画展,不再被题材束缚,画自己想画的。这就是轰动一时的“十二人展览”,展览当天人潮汹涌,关良、刘海粟等上海大画家悉数到场,表达对画展的支持和鼓励。对中国现当代艺术史来说,这场展览是中国当代艺术觉醒的标志。

正如画家黄阿忠所引用的一句诗“严冬已经过去,冰雪已经消融”,在上海的土地上,中国现代艺术开始迎接它的春天了。在黄阿忠、陈巨源等艺术家作为先行者踏出第一步之后,进入上世纪80年代,上海的当代艺术展览如雨后春笋,“83现代实验绘画展”“现代六人展”,以及架上绘画、装置艺术和行为艺术为一体的“86凹凸展”等,一系列现代主义先锋艺术运动展览此起彼伏。

 

新锐画家与创作

进入1949年新中国以后,中国艺术主要坚持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艺术为人民大众服务,为工农兵服务”。作品《收租院》是现实主义的代表作,是四川美院集体创作的作品。现实主义一个写实,还有描绘典型事件。《收租院》根据当年地主收租情况,在现场构思创作,共塑7组群像:交租、验租、风谷、过斗、算账、逼租、反抗。它们以情节连续形式展示出地主剥削农民的主要手段──收租的全过程,共塑造114个真人大小的人物。雕塑家将西洋雕塑技巧与中国民间传统泥塑的技巧融而为一,生动、深刻地塑造出如此众多不同身份、年龄和个性的形象,可谓中国现代雕塑史上空前的创举。群像与收租环境浑然一体,收租情节与人物心理刻画惊心动魄,集中地再现出封建地主阶级对农民的残酷剥削压迫,迫使他们走向反抗道路的历史事实。在这组作品中,写实风格和泥土材料的运用颇为恰当,中、西雕塑技巧的融合也达到了和谐统一的效果。

 

春天已然到来

1996年当代艺术拥有了独属于他们的平台:上海双年展。上海双年展的推动者,原上海美术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李向阳讲述了双年展背后的故事。从第一届的展品难寻、少人问津,到如今上海的文化名片,背后的付出如鱼饮水。从这里开始,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不需要再到世界上寻找能接受自己的一席之地。有了属于自己的空间与观众,当代艺术在上海开始慢慢接近着它的本质,艺术家们开始真正得到本来早就应该属于自己的自由。(主讲人:东华大学吴晨荣教授、画家黄阿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