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质生活 > 明代珍宝之秀

明代珍宝之秀
时间:2018-07-02

  

 

 明代的中国,国力兴盛,经贸通达,文化繁荣,明代工艺美术的发展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绽放出美的艺术。

上海地区考古出土的文物珍品,有官窑瓷器、漆器、家具、绘画、金银玉器、文房用品以及仿古青铜礼器等众多馆藏精品,表现出了明代社会文人士大夫阶层生活的方方面面。明代的文人将自己审美情趣和艺术追求表达在多种多样的艺术品当中,这些精美的艺术品不仅仅是他们自我身份的觉醒与认同,更是物质与精神的完美融合。

 

文人书房

家具、文房用品、绘画、古琴,这些都是中国文人日常生活的高雅格调。

明代的木刻画中,有许多是反映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其中也有对明代家具的刻画。正如郑振铎先生所说:“几乎没有一点地方是被疏忽了的,栏杆、屏风和桌子线条整齐;大树、盆景、假山乃至屏风上的图画,侍女衣上的绣花,椅子垫子上的花纹,都刻画细腻。”如《黄花梨小座屏风》是明代小座屏风的经典之作。可置于厅堂上供人欣赏玩味,或置于书房充当砚屏,亦可偏置室内一隅、窗侧榻头,行遮蔽、挡风之效,为局部环境营造出一种雅逸的氛围。

琴是中国古老的弹弦乐器,作为中国文人文化的重要表征之一,绵延数千年而不衰。经历唐宋制琴高峰后,至明代习琴、造琴之风又盛,宫中民间均大量斫制。一把“绿天风雨琴”,琴为蕉叶式,桐木斫,形制雅饬,做工精良,是典型的明代制作。“绿天风雨”的琴名,则是描述琴音之美妙,如同微风轻拂、细雨洒落在绿荫蔽天的芭蕉叶上的天籁之声。

明代徐渭的《牡丹蕉石图》,描绘的是雪里的芭蕉与牡丹,以不加胶的水墨画成,全图不事勾勒,纯用铺染,水墨氤氲,苍茫淹润,牡丹、芭蕉、湖石虽浑然一体而神完气足,堪称徐氏水墨写意画的代表作。

 

崇古生活

明代文人对古人有着深刻的情感,因此在生活中以收藏精美器物的方式表达摹古与怀古之情。这些文人生活中有许多工艺精湛之物:如青铜器、玉器、象牙犀角器、缂丝、景泰蓝器和漆器等。

宋以后的铜器造型有不少就是仿铸商周时期的动物形尊,凤形尊就是其中的一件。但这时的动物形尊已不再具备盛酒祭祀的功能,它们通常都是被用作书斋居室的装饰,由此也可以管窥当时社会的好古风气。

剔红器,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漆器,往往制作工艺复杂,雕漆呈枣红色,木胎为主。常有“藏锋不路,雕工圆润”之感。工艺上,常以不同的漆料所呈现的不同深浅的红色,和不同纹饰刀法来诠释不同的器具。据考,自元代开始,宫中的漆工多来自云南。现在云南地区生产雕漆的历史遗迹已无处查寻,但是,滇南和大理地区遗存的大量石雕和木雕制品却是研究剔红器的重要依据。

一件明晚期的剔红荔枝纹圆盒,呈圆形,盒盖及器身均满雕荔枝纹。内饰荔枝图案,荔枝是中国古代吉祥图案,寓意吉利、利好等。为了错落有致地表现荔枝的形态,工匠采用了不同的锦地设计,将同样的物体用不同的装饰图案加以表现,体现了中国古代工匠的灵活创造。

 

明瓷荟萃

明代是景德镇窑的发展高峰,精品颇多,不仅具有装饰美,也颇为实用,是文人生活必不可少的重要器物,此板块集中展示明代景德镇窑高超的造诣。景德镇位于江西东北部,地处昌江中游,黄山、怀玉山余脉与鄱阳湖平湖过渡地带,是一处群山环抱的丘陵盆地。景德镇有优质的瓷土资源,又有水运之便。考古资料显示,迟至五代起,景德镇就开始生产青瓷与白瓷。

近年来,国内外一些中国古陶瓷专家已经开始通过器物排比的方法,试图将景德镇窑生产的瓷器从元代瓷器和明代永乐、宣德朝瓷器进行分类研究。此外,陶瓷装饰艺术中的青花,是颇受古人与世人赞赏与推崇的一个品种。明代永乐、宣德时期的官窑青花,其主要表现手法是以线条勾勒形象,青料的敷色不作平涂性的“混水”处理,而是运用点、染等手段表现,因而色调的浓淡深浅丰富多变,颇具艺术表现力。

明宣德年间的景德镇窑青花缠枝牡丹纹碗(1426—1435)造型敦厚,通体以青花装饰,外壁绘缠枝牡丹纹,内壁绘各式折枝花卉。青花发色浓艳,有“铁锈斑”现象,是典型的“苏麻离青”,即西亚地区进口的一种青花料,元代至明代早期景德镇多有使用,其成分特点是含锰量较低,含铁量较高。

梅瓶,这种宋代被称为“经瓶”,小口长腹瓶,明代的各个朝代都有出现,但从造型、装饰以及烧造质量上来讲,永乐朝的梅瓶无疑是最好的。明永乐年间的景德镇窑青花缠枝莲纹瓶(1403—1424)外形线条流畅而细腻,造型秀丽而不失华美。胎质细腻,胎体轻巧。此类梅瓶都为多段粘接制成,但胎体上几乎看不到粘接痕迹,且不变形,可见制作之严谨,具有很强的陈设性。

 

古墓遗珍

墓葬能真实反映墓主人的生活状况。上海地区明墓出土的各类文物珍品,兼具礼仪与实用,同时也表达出儒家文化影响下,明代文人如何对待身后事。

上海发现的明代墓葬,最早可追溯到1920年闸北发现的严镒家族墓,但真正的明墓考古,则是在新中国建立以后才开始的。自1950年以来,共发掘了明代墓葬300余处,出土文物数千件,形成了上海考古的一大特色。明代就今天的上海市全境而言,以吴淞江为界,南部疆域有松江府,下设华亭、上海、青浦三县。上海松江区的佘山、天马山、凤凰山、小昆山都有明代墓葬,20世纪90年代的松江工业开发中,发现了一大片明代墓葬群。上海县城周围的墓葬,集中分布在今天的肇嘉浜路、肇周路沿线。同样,在20世纪90年代至今的市政建设中,从上海老城西门外至打浦路,沿肇嘉浜路一带,发现清理明代墓葬30多处。据说那里曾经是明清墓葬地。其中,徐光启、顾从礼、潘允端等望族的家族墓都葬在这一带。因此,大量实物随葬品的出土,对研究明代文人望族的生活日常非常重要。

明代这套彩色釉仗俑队陶器套组(1368—1644),共计66件,有人物俑、骑马俑和仪仗队所需要各色人等,还有部分礼仪和生活用品。4名身穿铠甲的骑马武士在前开道,3名吹鼓手紧随其后。4名骑马文士俑后面,跟着众多文俑和乐俑,其后是8名轿夫所抬大轿。其后还有众多陶俑,簇拥着小轿和交椅。最后是生活用具,如大床、轿子、箱笼、屏风、烛台等,一行人马,浩浩荡荡。根据考古发现推断,在明代使用这种釉陶和无釉陶质仪仗俑队陪葬的,主要是与皇帝有血缘关系的朱姓亲王和藩王。据考证,上海博物馆收藏的这一套陶质仪仗俑队的烧造时间应在15世纪晚期以前,是研究中国古代墓葬制度和制陶历史的重要实物资料。

古物一旦出土,经处理后,当我们再透过橱窗去欣赏摆放的中国古代珍品时,应去真切感受中国文化的优雅与精致,便可探知中国故事的悠远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