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质生活 > 闲庭信步

闲庭信步
时间:2018-05-16

  

 

 

 

文/吴秋发 吴隽童

 

文人画是文人雅士们的心灵事业,借绘画以抒洩文人们胸中之逸气,并不求工整与形似,也不讲目的与价值;只是随兴所至,表之笔情墨趣,写写文人墨客心府灵境。也就因为具有文心、诗情、画意,才得命名为文人画。诚如吴镇所云:“墨戏之作,盖士大夫词翰之馀,适一时之兴趣。”文人画在于画里画外的那股妙趣,达到所谓“妙不可言”之境地。   

毛了,原名毛庆春,号旁人。江西省高级工艺美术师。自幼喜好绘画,来景德镇学艺迄今20余年。最初学艺时的状态就比较自由,师傅几乎不做刻板要求,鼓励自己大胆、别墨守成规,养成了毛了自由发挥和肆意的表达的特点。经历了五六年扎实基础训练后,从量到质,毛了真正意识到一件作品可以包含的东西是无限的,书法、国画是自己创作的源泉。其间接触过当代绘画,但浅尝辄止,毛了发现自己更钟情于传统,觉得传统绘画美,美的真实,美的干净透亮,美出美德,美的可以治愈人心。坚持传播传统的美成了他该承担的艺术责任。

毛了擅长釉上花鸟及釉上综合装饰,爱画小件,喜欢在小景中写就大意境。《松林适秋》描绘小亭旁两老者席地坐而论道,秋天松林寂寥。作者将情性抱负寄托于自然景象中,经绘画表现出来。寄情于画中的绘画形式蕴藏情感与哲理,更能体现文人笔墨趣味。作品展现的境界、透露的精神是最值得钻研、推敲的山水画精髓。若忽略画作传递出的思想感情和精神追求,那么难免辜负了作者的良苦用心。作品更为突出的是陶瓷粉彩的美感,以及胎质器形于绘图的结合,整件作品高洁雅致。融入作者忘情于大自然的自由心境,也渗入了无可奈何的萧条淡泊之趣。对清幽祥和生活的向往,这些情绪始终萦绕在毛了的作品中。

文人画的题材多为梅、兰、竹、菊、高山、渔隐之类,借描绘目之所及的自然景物写心灵感受。他们眼中的梅、兰、竹、菊、高山、渔隐,不再是单纯的自然景物而是君子的化身。梅,冲寒斗雪,玉骨冰肌,孤高自赏;兰,清雅幽香,芳草自怜,洁身自好;竹,虚心劲节,直竿凌云,高风亮节;菊凌霜而荣,孤标傲骨。作品《君子雅集》将梅兰竹菊描绘在一个花瓶上,同时小鸟处于一种轻松自如的逸致状态,知足自乐。借此抒发了作者的内心清高文雅。

毛了在继承传统陶瓷绘画技艺之上勇于创新,借古开今,不拘一格,融入现代绘画技艺及审美理念,作品清心淡雅,意趣天成,不失极强的表现力与感染力,春华秋实、喜乐伤愁,处处引人入胜。

作品《傍鹤闲游》表现的性质上是求意象外的趣味,而不以写实为专务。画中一老者在野外与一飞鹤同游。作者以空灵虚静的心,深解大自然无言之美,也透视生命之根源,在万象自在的脉络中,生者自乐其生,化者自安其化。在这天人默默相通的时机里,画源便潺潺的从心坎中流出来。在如今物欲横行的世界,一个人注意调适自我,对物欲的追求少一点,对精神的追求多一点,多一份闲云野鹤的生活,少一点尘世的俗累。画中书卷气,在画外也有文人那股耐人寻味的气息。唯美意境,虚实有度,构图留白得心应手。

毛了性爱山水,弄笔自适耳。由此可证作者的生活与性情,就是倾向于如此的无拘无束优游自适,也唯有这样性格与自由生活中的画家,方能写出通天机,富神韵之逸品。毛了继承传统陶瓷绘画技艺的基础上,借古开今,融入自己对绘画、对陶瓷的见解。花鸟、山水、人物,样样熟络、随意入画。

毛了对未来还是期待在景德镇,伴随这花、这草、这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