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质生活 > 黄山松上 沧海一粟

黄山松上 沧海一粟
作者:沈小兹     时间:2017-11-21




我一生追求真、善、美,一生致力于美术教育事业,一生艰苦创新。——刘海粟


走进位于上海延安西路凯旋路口的刘海粟美术馆新馆,在公众的期待与关注中,重新开馆迎客的新建筑体和户外的“海粟绿地”相映成趣,成为上海文化的新地标,是一处集美术馆、博物馆和个人纪念馆三合一的艺术新空间。

   “再写刘海粟”是正式开馆后的第一个展览,大厅前伫立了一个接近二层高的装置艺术,经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的馆长朱刚先生介绍,这是刘老“十上黄山”,坚持写生创作的一种毅力的象征诠释。新馆内的建筑格局是分为地上4层,共设有6个展厅,利用高科技陈设了刘海粟的油画与国画原作,老照片,出版物,以及诸多的珍贵文献史料。地下2层,有多功能厅、报告厅和艺术沙龙、图书室,以及恒温恒湿的画库和公共讲座教室,而建筑灵感是以刘海粟亦师亦友的黄山为创作源头重新设计,这一设计荣获上海市白玉兰优质工程奖,也因此被冠以浦西最美美术馆”。

 

十上黄山

    刘海粟一生最爱黄山,许多绘画作品和诗篇都来自黄山,“十上黄山”是他艺术历程的重要标志。因此,借着这股新馆开幕的新风,重温他对黄山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创作经历,体味黄山带给刘海粟的无穷力量,颇为耐人寻味。

刘海粟从1918年秋第一次上黄山,那时他23岁,年轻的他理想与抱负仿佛瞬间就在心头埋下伏笔。他此时已名声大震,美专创办已6年多,步入正轨,因喜欢黄山,进而再一次领略了黄山的秀美。第三次是在他1935年旅欧归来,学习了欧洲的世界名画,加之前两次的美好印象。三上黄山就开始用油画写生来施展旅欧所学。

 20世纪 40年代,当时战争密集,没有查阅到刘海粟第四次和第五次上黄山的作品,只有在一篇回忆录里说过曾创作了一幅四尺宣纸的《梦笔生花》,便是上面画了不是一棵松,而是一丛小松树苗在山头的画面,可是焚烧的岁月痕迹,只留下一棵残松,十分可惜。

1954年,刘海粟六月初夏到了黄山,临行前还请钱瘦铁刻了一方“黄山是我师”的印章,准备第六次登临黄山而用的。那时的黄山,云谷寺一带没有修公路,刘老是靠步行走访了清凉台、始信峰、光明顶和玉屏楼观景写生。他在给当时的《新华日报》撰文中说:“在黄山经常是在旭日初升或朝雾未散之时,就起身出外写生,有时跑上五里或十里,奇峰峭壁。不论风雨烈日中,我是每天都进行工作。”足见其对绘画的毅力与热爱。其后出版《刘海粟黄山游》的自序里也有类似对黄山热爱的表述:“六上黄山画了大量黄山写生油画、国画,有泼墨、有彩、有白描……通过我的心灵深处,表达我对黄山深厚的感情。入黄山又出黄山,我的黄山画中有许多自己的影子。”58岁的他,因为无俗务缠身,许多精品之作诞生于此时间段,油画、国画丰富,艺术水平也相当之高,实乃艺术之幸事。

    直到他最后一次登上黄山写生,是在1988年。此时他已是93的老人,暮色苍茫。他的百岁生日,兴奋地说:“一百岁重新开始,还要十一次上黄山。”70年间十次登临黄山,留下了精彩的写生作品,并提出了对黄山创作的理论阐述《黄山谈艺录》,他与黄山可谓是“相看两不厌”。

 

写生风波

1917年开始,刘海粟因为倡导人体模特儿写生,从男子人体开始,到1920年雇佣女子模特写生,这在中国社会一时掀起轩然大波,他一路与闸北议会议员姜怀素、上海县知事危道丰和军阀孙传芳等论战。如果说从“五四”新文化对人体写生事件的意义是划时代的,那么刘海粟是在中国的最大范围内传播先进性的艺术理念,在中国的封建与现代艺术教育的推进是争议与前进并存的。这是落后与先进的一种对立与抗衡,想要打破传统观念除了不畏强权,也要有强大的信心与精神支撑。这场模特儿风波,似乎也成了中国现代美术史中一段著名的公案。

艺海藏珠

艺海藏珠”四个自题横幅,是刘海粟93岁时写的。馆长朱刚先生说,这是刘海粟先生对毕生所珍藏古画的凝结。他在收藏初期阶段,曾卖过一幅十分珍爱的古画,因当时的经济状况,无奈卖画,最后临摹了此画才将其卖出。刘先生是爱画之人,懂画之人,之后的收藏也就只收不出了。

说起他的第一件重要收藏始于1919年,藏的关仝的《溪山幽居图》,起先因为此画不知真假,存在异议他找了很多专家来鉴赏此画,都不敢确定。直到他有一次发现了画中所隐藏的关二次,才确定这是关的真迹。如此拍案惊奇的收画鉴画,让他对中国古国的欣赏一触即发。他的最后一件收藏止于1957年,藏的金代李早的《回部会盟图》。

总体来说,刘海粟的古画收藏以清代作品最多、最全,计有136件近200幅,其中有中国古代书画的代表四王,吴、恽、清四僧,扬州八怪,海上画派等部分藏品。通过古画收藏的不断丰富,刘海粟建构起一个对中国传统绘画的认识,同时也通过临摹研习古画而从中吸收给养,提升自己的绘画技法。

耄耋之年的刘海粟全家决定将所有的古画收藏和个人创作共计971件全部捐献给国家,其中的911件保存在上海的刘海粟美术馆,其余一些留给各地的刘海粟纪念馆等。他的第三任夫人夏伊乔在刘海粟去世的当天,就捐赠的事情当着市里领导的面说了“政府不变,我也不变”。话虽短,意味深长。于是,19941129日,在衡山宾馆召开了捐赠仪式。就这样,刘海粟一生的心血交给了国家,913件古字画和他本人的作品第二天就由空军护送,先是存放于上海美术馆库房,与此同时上海开始筹备建立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的各项事宜。

自此,刘海粟除了绘画,平日也喜诗句抒发情感,他的爱国之心赋予诗句中一轮独爱腾,中有彤彤报国心给走完百岁艺术生涯的刘海粟,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