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品质生活 > 《江南制造局》的创作思考

《江南制造局》的创作思考
作者:汪大伟     时间:2017-11-21


 

近三十年来,造型艺术观念和风格的演变给历史题材的绘画创作提供了多样可能性,实现了革命历史画创作在观念、手法和形式上的突破,包括对历史细节、历史真实性表现的突破,强调对人性、艺术感染力的关注。艺术家们努力从既有的脸谱化的窠臼中跳脱出来,去捕捉和寻找真实恰当的语言,传达深层的忧患意识,进而表达历史人文主义的朴素观点。

从鸦片战争到改革开放时期的一百个历史题材,由包含雕塑、油画、国画在内的一百位艺术家共同参与创作。姜建忠擅于思辨,长于研究,他历时两年多创作出历史油画《江南制造局》,最终脱颖而出,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优秀作品之一,同时也是上大美院唯一的入选作品。以姜建忠等为代表的新时代海派油画家及其作品,为当代油画创作与油画教育树立了一个跨时代的标杆。

首先在选题上,姜建忠经过了认真考虑,在上海的开埠进程中,洋务运动、江南制造局起了历史性的关键作用,这一题材非常符合此次主题创作要求;而在表现手法上,姜建忠也尽己所能,力求完美演绎。其实,这幅画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它入选了本次全国重大题材创作,从更深远的意义上来说,它和上海海派油画、上海美术创作有着一脉相承的关联,是一种海派绘画精神的当代体现和延承。这张画,可以说是具有上海特色的主题性创作,呈现了海派文化的特质,这和陈逸飞的《占领总统府》这一批画家和画作是一脉相通的。

从《占领总统府》到《江南制造局》,产生了一些有意味的比较:它们都是历史性题材的绘画,都有着同样的特质和味道:一种唯美、浪漫的气息,是革命浪漫主义和革命现实主义的结合,这正是海派油画一以贯之的特色。海派油画强调历史的主观意识,需要一种自觉的自我情感的表达,用积极乐观的、浪漫主义的精神去阐述和再现历史,引导观众对历史进行深度想象,作品的最终目的是要给人带来希望与美好。《占领总统府》和《江南制造局》等一系列新时代海派油画,正是清晰展现了本身的历史主题与鲜明的个人创作风格,深深烙上海派油画、上海美术的印记,用历史的、唯美的笔墨长卷向世人展示着何谓海派,何谓艺术。

虽然同饮一江水,但每位艺术家、每件艺术作品都存在微妙的差异。所以即便《占领总统府》和《江南制造局》等一批油画都代表着海派历史油画的最高风采,细审之下,它们又存在着很大不同。陈逸飞的《占领总统府》为代表的这一类作品,是在全盘接受了苏派油画的教学影响后,在一个政治为先、为工农兵服务的背景下产生的革命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的代表作品。相较于那个时期的其他主题油画,《占领总统府》有着非常典型的乐观与浪漫主义情怀表现,它在当时的影响无疑是划时代的。但由于画风受到苏派战争题材油画影响为工农兵服务的主题先行的限制,陈逸飞的画在表现技法和表现能力上还是有所局限性的。正是在这一点上,姜建忠的《江南制造局》在表现形式和技法上突破了前人的一些局限,打破了题材的程式化与样板性,其内在的思想力度和极为坚实考究的艺术技巧,还有其感性而诗意般的气质,充分展示了上海地域文化的特质,也弥漫了唯美怀旧的个人情怀与思想,使得这幅历史题材的油画有着不贫乏的视觉表现和多层次的艺术内涵,融纪念性和绘画性于一体,这也是其成功之处。

新时代的主题油画赋予了海派文化的精英特质,又使其视野更加开阔、意境更加博大。不但吸收了欧洲传统油画技法,并匠心独运,将抽象艺术中的解构、重构与具象的塑造、刻画有机的结合。将中国绘画运笔中“笔不到意到”的神韵以及线的参差技巧融会贯通、整合表现,在绘画中有经营、有设计,对构图、技法和整体有一种形而上的完美把握,通过对美的规律的探寻,将疏密开合的构图关系及油画中特有的笔触语言和写实主义题材自然融为一体,充分体现了他在艺术形式上对唯美的追求与思考。

新时代的海派油画创作可以说是一种学院派油画创作的回归,强调油画自身表现语言的运用,强调造型语言的感染力,强调绘画的表现力。在这一批创作中可以看到对图像艺术的深入研究,对现代设计与构成的把握和理解。新时代主题油画创作从现代构成概念中提取炼精华、又回到写实造型。画面上有准确的透视,也有笔不到而意到的情感意味,看似漫不经心,实际却是集前人之大成。将传统的题材、现代的构成与个人语言的符号系统用理性的方式统合在一起,处处经意、惨淡经营,使得一种新的绘画创作和评价体系浮出水面。

以姜建忠为代表的这些当代海派油画成果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灵感,这些绘画手段和思想是经过长期思考酝酿而成的。历史画不是历史的解说图,而是一件完美的视觉艺术品,首先要给人以视觉上的享受,吸引住人们的眼球。需要始终把笔、意和对象放到一起考虑,这样画面才具有底蕴和力量,令人过目不忘、百看不厌。通过一幅耐看的画作,要告诉人们,主题画有很多画法,并不是呆板的历史教材,可以兼具欣赏性和艺术性。《江南制造局》等为代表的新时代海派油画的成功,正是一个新的标志,它凝聚了新一代画家对主题创作、对历史题材绘画的理解标准和要求。以姜建忠等中青年画家为代表的新一代学院派油画家,将油画的语言形式推到一个历史的高度之上,他们对于语言的理解和研究很像维特根斯坦对于语言现象的解释,即认为语言即是对语言的使用。这种意识同时似乎也包含了画家们对人生的态度,人生也是如此,人生的意义存在于生存活动之中,人的最高本质即是在自己的生存活动中为自己立法,为自己创造意义。用一种思考的目光和唯美的方式,来审视当下的、手边的一切。

由此,我们欣喜地看到学院派依然存在,它的生命力可以持续长久地存在。这幅作品传承了海派样式的学院派经典艺术标准,并且在当下开启一个转折点,在传承的同时亦展开了重新的思考和定位,对经典进行了重新的理解和诠释,并试图建立一种新的标准。姜建忠这幅画所创立的标准对于将来美术学院的油画教育将产生一定的影响,对于目前体制下的油画艺术的发展,甚至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都会产生一定影响和作用。这个标准正是一代人努力的结果,也因此成为一代人共同的准则,将促使美院教学形成自己特有的教育风格和思路,正确对待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对西方文化的吸收,促进中西绘画艺术在同一个平台之上的沟通、交流与对话。

现在的中国艺术需要在当下的时代背景和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话语权,表达出自己的理念,这对于中国艺术,特别是油画艺术未来的发展意味深远,将指引中国艺术更融于生活、服务于生活,真正实现艺术使生活更美好,从而给上海乃至全国的美术教育带来新的生机与活力,启发更多的创新和思考。

与其他各大美术院校相比,上大美院位于国际大都市上海,都市文化气氛浓郁,这种文化的力量来源于“文化自觉”,即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并对其发展历程和未来有充分的认识。都市美院是应都市而生,并与都市同呼吸、共命运、相辅相成,美院人应将自己的触角从学院延伸出去,用画笔记录上海发生的人事,将海派的一切用艺术表现手法保留下来,并对其进行梳理和解读,暗示一种新的生存方式以及对当代文明的态度。以当代的眼光来对进行中的历史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这便是上大美院甚至全国的艺术学院、艺术界在现在和将来所要努力的奋斗目标。

当然除了实践的开展,理论的深入也是不可或缺的。我们需要实践与理论齐头并进,继承传统文化、弘扬海上精神、发展新时代的审美趋势、搭建多元文化交流平台,以壮美的艺术画卷呈现民族的历史、革命的历史以及美术的历史,保存我们对渐行渐远的时代的某种记忆、思考和敬意。我们需要有历史的、国际的视野去研究历史、讨论当下、放眼未来,促进当代中国油画和国际之间的对话和沟通,树立中国当代艺术自身的至关重要的评价体系和价值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