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报道 >  优化就业即是优化未来

优化就业即是优化未来
时间:2019-02-11

 

 

伴随着社会状态的演变、人才结构的调整,就业领域也不断给社会提出新的问题,只有牢牢把握时代脉搏,对人才、岗位、保障制度等多方面综合考察,才能优化城市就业结构,从而保障城市健康快速发展。一个社会的就业问题解决得好坏与否,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其影响极为广泛和深远。就业问题是一个事关社会公正的问题,是一个十分现实的社会问题,是一个事关社会安全运行和健康发展的问题。

本期《两会智库》栏目选登的两篇提案均与优化就业有关,让我们看看委员们会发出怎样的声音。

 

 

把国际人才引向申城

提案方    于雪梅   同济大学外事办公室主任  市政协委员

 

 

    背景情况         当前,上海市正在加快推进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五个中心”建设,努力把上海建设成为卓越的全球城市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目标任务,都离不开更加开放的人才引进政策和更加便捷的管理服务政策,需要吸引和集聚更多优秀的外国高层次人才和急需紧缺人才。

近年来,针对在华学习的国际学生的就业政策也日益宽松,目前国家已有限度地开放了国际学生在华就业政策。201716日,人社部发布《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外交部、教育部关于允许优秀外籍高校毕业生在华就业有关事项的通知》,允许部分无工作经历的优秀外籍高校毕业生在华就业。2017620日,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上海市外国专家局也发布了《关于外籍高校毕业生来沪工作办理工作许可有关事项的通知》,旨在支持外国留学生在我国高等院校应届毕业后直接在上海创新创业,吸引在华外籍优秀高校毕业生的智力资源,为外籍高校毕业生在上海工作提供便利。

 

    问题及分析            根据上述文件规定,用人单位聘用符合条件的外籍高校毕业生,应向当地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或外国专家归口管理部门提出申请,并提供“拟聘用者所取得的学历学位证明材料”。随着我国教育对外开放的发展,我国高校与国外伙伴院校共同实施的校际交流双学位项目日益增多。据了解,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所实施的双学位项目都有几十项甚至百余项。通过这些校际交流双学位项目来我国高校就读的国际学生,由于学制的原因,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只能拿到我国高校颁发的学位证书,而拿不到学历证书。因此,这部分国际学生在上海直接就业就会有障碍。日前曾有此类国际学生在申请就业证时,因为只能拿出学位证书拿不出学历证书而遭到政府相关部门的拒绝。校际交流双学位项目的国外伙伴院校基本上都是世界著名高校,所涉及的专业大都对上海经济社会发展非常重要,参加这些双学位项目的国际学生整体上看非常优秀,其中也不乏紧缺人才,把他们排除在直接就业的大门之外,确实非常可惜。

 

                         建议政府相关部门进一步放开政策,在为国际学生办理就业手续时,不再要求他们必须出具在中国高校所取得的学历证书和学位证书,只有学位证书也可以办理。毕竟,真正能体现毕业生的水平的,恰恰是学位证书。据了解,目前北京市在处理此类申请时,就不强求申请者同时拥有学位证书和学历证书双证,也接收只有学位证书的国际学生。建议上海市的有关部门能放开思路,允许只有学位证书的国际学生在上海直接就业,以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和紧缺人才。

 

 

关注新型就业群体合法权益

提案方    上海市总工会

 

    背景情况          近年来,伴随共享经济、零工经济的迅猛发展,物流快递员、家政服务员、网约送餐员、货运驾驶员等新型就业群体大量涌现,并成为推动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从市总工会调查掌握的情况来看,新型就业群体具有三个特点:一是规模较大。据不完全统计,本市物流快递员、家政服务员、网约送餐员、货运驾驶员以及商场信息员、房产中介员等就业人员超过150万人。二是流动性强。对平台型企业的组织依附性弱,是新型就业群体的一个典型特征。据“饿了么”平台检测,网约送餐员平均月流失率在30%左右,做满半年的不超过10%。三是用工灵活。以“饿了么”网约送餐员为例,其用工方式有三类:直接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自有骑手,与代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第三方骑手,兼职的众包骑手。

当前,新型就业群体仍呈现快速发展的趋势。我们认为,新型就业群体与上海产业结构调整息息相关,与城市运行安全紧密相连,与市民高品质生活密不可分,对其合法权益的维护必须予以足够的重视。

 

    问题及分析        现阶段,影响新型就业群体合法权益保障的问题,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1.劳动法律关系较为模糊。由于用工方式特殊,套用传统劳动关系的认定标准,难以确认新型就业人员的职工身份和相应的用人主体,进而无法认定双方存在真正的劳动法律关系。

 2.劳动经济权益难以保障。劳动关系不清晰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新型就业群体普遍存在不签劳动合同、没有社会保险的情况。有业内人士称,90%的快递员没有劳动合同,快递加盟店的快递员社会保险覆盖面不到20%

3.劳动法律救济渠道不畅。由于大部分新型就业人员不是劳动用工关系,一旦发生权益纠纷,难以通过劳动监察、劳动仲裁等途径得到帮助,只能通过司法途径进行权利救济,费时费力费钱。同时,他们也难以享受欠薪保障、工伤保险先行垫付、较低的劳动纠纷诉讼费(10/件)等法律援助方面的待遇。

 

                      主要由于上述原因,近年来上海市涉及新型就业群体的各类矛盾纠纷时有发生,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稳定、进而加剧城市运行风险的一大隐患。现阶段上海市新型就业群体仍处于发展之中,必须立足当前,着眼长远,研究制定维护新型就业群体合法权益的对策措施。为此,我们提出两方面的建议:

一方面,及时开展专题调查研究。拟结合上海市统一开展的“大调研”工作,成立新型就业群体专题调研组,由政府职能部门牵头,吸收相关单位和部门以及工会、关联行业和企业参加,共同开展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在排摸梳理新型就业群体的分布结构、人员规模、发展趋势等现状特点的基础上,针对该群体在劳动关系、收入保障、法律保护等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从健全完善现行法律法规、研究制定相应的政策措施等方面,提出针对性强、可操作的对策办法,既促进灵活就业规范有序发展,又确保新型就业群体权益维护于法有据、有章可循。

另一方面,着重解决相对突出的问题。在新的相关法律法规没有制定出台的情况下,要从当前的实际出发,聚焦较为突出的问题,探索有效化解的可行性办法。一是在新型就业群体中大力推行书面劳动合同,按照现行法律法规政策,参照小时工、季节工、综合工时制等灵活用工形式,明确各方的责任、权利和义务;二是将涉及新型就业群体的权益纠纷纳入劳动争议调处的范围,劳动监察、劳动仲裁等职能部门或机构要及时受理、处理劳动争议,切实将矛盾化解在基层和萌芽状态;三是推出面向灵活就业人群,以工伤、意外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保险项目,做到低缴费、保基本、可携带,能与本市基本社会保险制度相衔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