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报道 > 人才争夺与人口流向

人才争夺与人口流向
时间:2018-06-20

  

文/本刊记者 张程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这段电影中的经典对白,似乎在2018年上半年演绎的格外真切,其表现就是不少省市对于“人才”表现出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高的关注度和重视。

继去年下半年不少二线城市纷纷推出人才招揽计划之后,各地“抢人”的热度一直延续到了2018年,并陆续有更多省市发布人才招揽计划,刺激着人们的眼球。5月13日,海南省发布《百万人才进海南行动计划(2018—2025年)》,计划到2025年实现“百万人才进海南”目标。紧接着的5月16日,天津市对外公布了“海河英才”计划,将落户门槛放低到“40周岁以下本科学历”,被网友冠以“直辖市最低落户门槛”的称号。天津市此举也着实调动了广大意向者的积极性。据新华网报道,在天津市发布“海河英才”计划后的不到24小时里,就有30万人办理了落户申请。“只有更宽松,没有最宽松”,对于许多人已经形成了这样的一种感觉。后续是否还会有更多省市加入到这场人才争夺战中,尚未可知。

各省市对于“人才”表现出的前所未有的热情,竟有抢掉“毕业季”戏份之势,让以往每年的热点话题——“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似乎变得没有存在感。用网友的话来说,“按这个抢人的节奏,感觉大学毕业生都有点不够分了”。那么为何在当前这个时间点,不少省市纷纷开启“抢人”模式呢?

 

新经济凸显“人才”地位

人才资源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第一资源的特征和作用在当今中国迈向“知识型”“创新型”经济的过程中更加明显。随着科技与经济发展的交互作用愈发深化,尤其是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革命即将来临,人才在经济中所扮演的作用也愈发重要。所以无论是对于国家而言,还是对于各个省市而言,谁能培养和吸引更多优秀人才,谁就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优势。2018年两会期间,习近平主席参加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团审议时也指出,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城镇化进程相应也在迅速向前发展。城镇放宽落户门槛是中央提出的新型城镇化政策的要求。十九大报告已经明确提出了要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对于放宽落户条件已经提出了清晰的要求。因此,各地推进户籍管理制度的改革,也是在学习贯彻落实十九大报告精神的重要举措。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现实是中国人力资源的日益紧缺,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也是本轮人才争夺的重要原因。

人口红利的消失不仅表现在中国仅有1.24%的人口生育率,也表现在正在老去的青壮年劳动力。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全国农民工总数为2.86亿人,随着教育普及率的提高,以及职业教育和大学扩招,青少年接受到了更好的教育,这使得他们不愿意再从事农民工的工作,因此农民工数量的增长速度已经出现连续多年下滑的趋势。截至2017年,我国高考录取率已经达到接近80%的水平,部分省市的录取率更是超过了90%。另外每年还有六七百万人接受中等职业教育。因此整个新生人口受教育的比例已经较高,对于从事农民工工作的热情大大降低。

同时随着农民工群体整体平均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农民工更愿意留在本地区,就近务工。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从2011年开始,全国外出农民工数量的增长速度就已经开始低于农民工整体数量的增长速度,这意味着农民工的跨区域流动减少,那些依靠劳务输入的省份,可能将会因此出现劳动力短缺,人力成本上升的现象。实际上,从2010年开始,沿海制造业发达地区便经常出现“用工荒”的现象,同时人力资源的成本也越来越贵。以往在中国的各种资源中,人力资源经常扮演着“廉价”的角色,然而现在许多行业的主要成本便是人力成本支出。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失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如今许多企业都在探索利用工业机器人、智能物联网来替代人工,以降低人力成本支出。

一方面是“廉价”劳动力的减少,另一方面新毕业大学生的数量虽然连年上涨,但是相对于当前社会对人力资源的需求而言还是略显不足。

按照目前各大城市“抢人”的节奏,大学生很可能不够用。当前大部分省市对于“人才”的定义都是以学历为划分标准,通常要求具有本科以上学历,且年龄不高于40或45周岁。以天津市为例,就是要求“40周岁以下的本科毕业生”。如果按照这个要求,假设本科学生的平均毕业年龄是22周岁,那么达到天津市落户门槛的为2000年以来毕业的本科大学生。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自2000年以来的普通本专科毕业生总数约8000万人,本科毕业生约占一半,在4000万人左右。自2000年以来,研究生毕业人数大概在600万人左右,考虑到本科生与研究生之间有很大的重叠部分,那么实际上能满足当前各大城市落户门槛要求的总人数大概只有4000万人,而这部分人中很多都已经在城市中落户,恐怕不会轻易变动。剩下的只有那些新近毕业的大学生,他们才是各地区“人才”争夺的重点对象,而新毕业的本科大学生每年只有四百万人左右,面对蜂拥“抢人”的各个省市,怕是不够分。

另一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抽样调查数据,在过去5年,我国人口结构中年龄在55—60岁之间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的平均数为5.5%左右,按照这个比例未来5年我国平均每年将有约1500万人进入老龄人口行列,从而退出劳动力市场。50—54岁之间人口占比接近7%,45—50岁之间人口占比接近9%,这意味未来15年步入老龄人口的数量会一年比一年大。相反,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带来的低生育率,未来每年新步入社会的青年劳动力会越来越少。

 

从人口流向看“抢人”大战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和《检察风云》记者的统计测算,大致算出了2012年—2017年中国各省市人口净流量情况,如图所示。东南沿海省市普遍处于人口净流入的状态,其中广东是最大的人口聚集地,远超其他东南沿海省份,而流向广东的人口又主要流向以深圳和广州为核心的大城市圈。从这幅人口流向的地图来看,一直雄踞中国各省GDP总量排行榜之首的广东地区经济上最具有活力,也是最能吸引人口流入的地区。随着人口的汇聚和流入,广东地区的经济很大程度上又将得益于此,在未来获得更好的发展。尤其是联系到2017年从国家层面提出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的战略决策,这一战略规划很可能将进一步促进广东地区的经济发展,使其成为中国南方最重要的经济核心。

从北方地区来看,北京和天津两大直辖市是人口净流入地区,周边的各个省份人口都处在净流出的状态。其中东北三省不仅人口净流量为负,而且过去5年常住人口的增长量在全国也是处在垫底的位置,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东北经济的衰退,因为已经留不住人了。而由于北京的竞争压力大,准入限制多,天津分流北京人口,反而成为北方最大的人口净流入地区。常住人口仅1500万左右的天津在过去5年的人口净流入达到了近130万人,成为全国第二多的人口净流入地区。此次天津发布“海河英才”计划之后,直接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在各招揽人才的地区中,受到的欢迎程度可能也是最高的。

内陆地区,中部地区的安徽和西部地区的四川、重庆成为了人口主要流入地区。安徽作为中部崛起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地缘优势,与东部发达省份之间的经济互动日益频繁,近年来经济发展速度和城镇化发展水平一直保持在较高位置。尤其是随着高铁交通网络的建设和完善,作为重要交通枢纽的安徽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也日益提高。在这一轮的人才争夺中,安徽省的省会城市合肥市也积极参与,给钱给房给户口,重点吸引创新创业型人才入驻。四川和重庆作为西南地区的经济中心,对于人口的虹吸效应也相当明显。成都在本轮人才争夺中也给出了非常优惠的条件,同样是给钱给房给户口。

在本轮人才争夺中的其他几个热点城市,如山东济南、河南郑州、陕西西安、湖北武汉、湖南长沙等基本上都处在人口外流的境地中。对于这些地区而言,争夺“人才”一方面是由于产业转型的需要。随着我国经济向服务型经济转变,人才是各地区经济转型中紧缺的资源;另一方面,人口红利的消失对于这些地区的冲击远大于经济发达地区和人口净流入地区,所以对他们而言争夺人才也是在争夺人口。正如武汉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孙志军所说,武汉“留下百万大学生”的政策不仅是人才战略也是人口战略,“要为武汉市赢得第二次人口红利和第一次人才红利。”

 随着越来越多的省市加入人才、人口的争夺战之中,由于我国人力资源紧缺的现状,这可能给那些原本无意争夺的省市带来焦虑,从而被迫加入这一轮的人才、人口争夺之中,因为如果不加入战局,原本流向本地区的人才、人口很可能会流失。这种省市之间人才争夺的加剧最终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仍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