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报道 > 摄影缩略图踩雷著作权

摄影缩略图踩雷著作权
作者:欧阳锋     时间:2018-03-02

  网游公司打了“擦边球”

住湖南省长沙市的李向晖,是一位知名摄影师,现年刚逾不惑的他,多年来,与他人结伴,走遍大江南北,采风名胜古迹,拍摄了大量的摄影作品,在国内外媒体发表并屡屡获得大奖。2015 6, 李向晖与另外两名合作伙伴将其作品汇集,经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成电子书,在包装盒正面左上角标有“主编:李向晖”,中间位置用较大字体标有“中国全景素材图片库”,下方用较小字体标有:“6万张高品质图片,兼容MACPC,高清拍摄,授权可用”。封底还特别注明“本套图库图片拍摄者为李向晖、田永军、王学典三位摄影师,著作权为李向晖独家永久拥有”。

20167月,李向晖的助手告知,一款热门的网游产品,使用了《图库》中在江苏无锡三国城中拍摄的第14幅作品。该图片内容为在树林中间横向排列的一队兵马雕像,人物装束均是三国时期的风格,中间还有一面“魏”字军旗。

经过上网查询,原来,2012年,广州市某网络科技公司开始研发以三国为题材的大型动作页游。李向晖注意到,该公司为推介这款网游产品,吸引众多玩家的眼球,特地于20124月,在公司网站上发布了一篇文章,名为“研发采风札记:三国武将成名绝技”,其中的文字介绍是:“知三国,才能懂三国。作为一款以三国为题材的大型动作页游,研发团队深知,没有让玩家们亲身感受到三国历史文化的传承,那么游戏制作得再好,也只是游戏,没办法成为一种文化,也无法令‘三国’真正觉醒。为此研发团队远走全国各地,实地取景考察,耗时三年才将三国的文化内涵与游戏完美结合。接下来,就让我们通过部分研发札记,共同来了解一下三国名将的成名绝技吧!”

按照这段文字理解,该网游产品的所有配图,全部是这家公司研发团队制作的。可是,他赫然发现其中第3幅插图,明显是用了他的第14幅作品,且并没有署上原著作权人田永军的名字。只不过,插图采取的是套用缩略图的方式。

“这是一种擦边球的打法。”作为曾经打过著作权官司的李向晖深知,网络套用缩略图的方式使用他人作品,是否在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不仅我国著作权法中没有统一判断的标准,即使在国际上也存在争议。但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他仔细斟酌,决定与对方叫一叫“板”。

 

初战失利,“合理使用”未侵权

2016725日,李向晖来到湖南省宁远县公证处,向该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经公证处现场截屏,留存了网游公司使用第14号摄影作品的数据。同时,公证处根据李向晖提供的《著作权转让合同》,证明以江苏无锡三国城为背景拍摄的风光系列作品,田永军、王学典同意由李向晖买断著作权,除署名权外的其他全部权利转让给乙方,转让时间从作品的拍摄日期始。李向晖为此补偿了对方相应报酬。

做好公证手续后,李向晖向网游公司发出电子邮件,并上传了宁远县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称《中国全景素材图片库》电子书,仅仅作为个人学习研究的工具,未经授权不得用于其他用途,要求网游公司迅速申请授权,缴纳相关费用。

该邮件发出一个多月后,仍不见对方动静。李向晖凭经验判断,正像其他经营者那样,这家网游公司同样没有知识产权的概念,唯有走司法途径,才能解决问题。于是,201610月,李向晖以其摄影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被侵害为由,将网游公司告到了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

李向晖诉称:《中国全景素材图片库》主要是用于旅行社和出版社出版图书的配图,如果用于其他商业用途应获得许可。网游公司未经同意擅自使用图库中三国城的第14幅作品,侵犯其著作权,故要求网游公司在《中国摄影报》和网游公司的网站首页上向李向晖公开赔礼道歉,持续时间不低于一个月;承担侵权赔偿金3000元。

一审开庭时,网游公司确认图片是他人发布,由于发布时间太久,无法得知具体的发布者。并辩称,该图片使用在一篇推送网络游戏的文章中,主要针对游戏产品进行介绍,与李向晖的相关摄影作品使用目的完全不同,且图片明显缩略化,仅占整篇文章1/8的比例,在合理使用的范围内。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可以不经许可,不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

法院审理认为:判断被控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对李向晖享有的著作权的侵犯,关键在于其是否属于对李向晖作品的合理使用。

网游公司所吸引的用户主要是游戏玩家,或者对游戏感兴趣的潜在玩家,这类用户所关注的对象主要针对游戏本身,而不是针对涉案摄影作品所记录的“无锡三国城”中的景物。摄影作品所呈现的景物系“无锡三国城”中的一个场景,在该作品中,有身着三国时期风格装束的兵马雕像和一面“魏”字军旗,体现的正是公众普遍熟悉的三国时期“魏”“蜀”“吴”三足鼎立的历史。且图片已通过缩略化的方式,不再是单纯的再现李向晖摄影作品的艺术美感和功能,而是通过公众熟知的人物形象,使人联想到三国时期的历史,进而与上述文章中以三国人物及故事为主题的游戏相联系。因此,被控侵权图片使用在上述文章中具有新的指向意义和功能,其原有摄影作品的艺术美感和功能发生了转换,不会不合理地损害李向晖的合法权益。因此,网游公司实施的行为虽然未经许可,但属于对李向晖作品的合理使用,并未构成对李向晖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据此,南沙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李向晖的全部诉讼请求。

 

赢在终局,未经许可应担责

李向晖不服一审判决,向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上诉。他提出,网游公司的使用行为是否影响图片的价值与是否侵权并不是一回事,侵权与否应该按照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原审错误地套用缩略图的方式,排除了网游公司的侵权行为。须知,我国著作权法关于缩略图的规定针对的并不是案涉网站这类网站,而是针对网络服务提供商网站。

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确认了原审查明的事实,指出,本案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李向晖是案涉作品的著作权人,网游公司未经授权,将案涉作品使用在其经营的游戏网页上,此为双方不争事实。

针对网游公司在原审中抗辩称被诉侵权图片构成合理使用。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该抗辩意见不成立。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著作权法享有的其他权利。按前述规定,适当引用他人作品的目的是为了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本案中,被诉侵权图片显示的是“无锡三国城”中的一个场景,而游戏网上发布名为“研发采风札记:三国武将成名绝技”的文章,主要内容是介绍游戏中有关三国时期武将成名绝技。比较之下,除了以三国时代这一宽泛题材为共同背景之外,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内容上的关联,即文章中没有任何内容指向该被诉侵权图片的内容,而被诉侵权图片的内容亦与游戏没有关联。因此,不能认定网游公司使用被诉侵权图片是合理地介绍、评论其游戏产品。

此外,被诉侵权图片较案涉作品比例缩小,清晰度不高,但是,从取证公证书页面可以知悉,被诉侵权图片是直接使用在网页文本中,完整地再现第14幅摄影作品的全部内容,用户从被诉侵权图片可以直接知晓作品所要表达的思想。同时,该图片完整地使用在网页的文章文本上,除了三国时代这一宽泛题材为共同点之外,与网页上的文章之间不存在关联,无法认定图片在使用过程中有产生新的指向意义。网游公司使用该图片构成了对作品的实质性使用。

网游公司在其经营性网站中使用被诉侵权图片,属于商业性使用。李向晖确认其作品用于个人学习研究,但亦可以在经过许可的情况下进行商业使用。网游公司使用被诉侵权图片的行为影响到案涉作品的商业化利益。

因此,网游公司未经权利人许可,将案涉作品使用在其经营的游戏产品上,侵害了李向晖对其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综合考虑涉案网游公司侵权行为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2017721日,广州市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网游公司向李向晖赔偿经济损失2500元。

因赔礼道歉主要系针对侵害人身权利的承担侵权责任方式,李向晖主张的是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属财产性权利,李向晖并非涉案作品的著作人身权权利人,其要求网游公司赔礼道歉缺乏法律依据,法院没有支持。

编辑:成韵 chengyunpipi@126.com

 

点评

知识产权作为一项重要智力成果,在加速科技创新与加快经济发展转型中发挥着关键性作用。目前我国侵犯知识产权案件多发频发,涉及的商品从国际奢侈品LVMK到毛巾、纸巾等日用品,从计算机软件等高科技领域到食品、药品等民生领域,制假售假涉及面越来越广,有的已形成跨省生产、销售、购买的“一条龙”犯罪链条,案件查处难度不断加大。重症需下猛药治。当下,行政执法与司法保护需密切配合,刑事、民事、行政三管齐下,才能合力营造法治化、市场化的营商环境,为经济创新发展注入活力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