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钩沉 > 律学家杜预:三国时代的终结者

律学家杜预:三国时代的终结者
时间:2018-10-23

  

/宋伟哲

 

 

千百年来,三国始终是中国人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儿时听三国故事,往往好奇魏蜀吴最终谁赢了?长辈们总会告知,谁也没赢,司马懿赢了,让人一头雾水。长大一些读懂了《三国演义》,读到诸葛亮病逝五丈原就不想再看下去了。只是大概知道一个三分归晋,不知其所以然。再后来逐渐了解了这段历史,才发现原来在真实的历史中,三国的后半段历史同样精彩。前人未能完成的统一大业能在这时大功告成,就注定了这里不缺乏匹敌曹、刘、诸葛的英雄豪杰,充满了同样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晋灭东吴是三国时代的落幕之战,这场战争与一个名叫杜预的人密切相关。他是此战的主要谋划者和主要统帅,更是一位在中国法制史上贡献巨大的律学家。

 

荐杜预老将献新谋

杜预(222285),字元凯,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人。他的祖父杜畿曾担任曹魏的尚书仆射,父亲杜恕曾担任幽州刺史。尽管出身官宦世家,但杜预绝非纨绔子弟。他博学多才,深谙治乱兴衰之道。杜预是杰出的军事家,早在魏灭蜀之战中,杜预就有着非常突出的表现。当时,镇西将军钟会率领魏军主力伐蜀,杜预担任镇西长史的职务一路为之出谋划策,是灭蜀之战中魏军的重要将领。灭蜀之后,钟会谋反失败被杀,其部下大多在这次动乱中遇害,唯独杜预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幸免于难,事后还受到了增加封邑的嘉奖。

灭蜀之后不久,北方政权由曹魏过渡到司马氏的晋朝。在小说《三国演义》中,魏灭蜀汉与晋灭东吴在行文上密切衔接,给人一种时间上的连续感。然而在真实的历史中,直到蜀汉灭亡十七年后,西晋才吞并了孙吴统一天下。在这十七年里,司马氏取代了曹魏建立了晋朝,晋武帝司马炎将主要精力放在巩固内政上。杜预则先是长期主政边疆,后又担任度支尚书,表现均十分突出。这一时期,西晋方面负责对抗东吴的统帅是大将羊祜。

羊祜是魏晋之际的名将,他长期驻扎在晋吴边界,对吴国了如指掌。当时,吴主孙皓荒淫残暴,吴国文治腐败,武备不修。而晋军在羊祜的长期统帅下兵精粮足。羊祜在晋吴前线苦心经营多年,为灭吴战争制定了周密计划。他多次上疏晋武帝司马炎,请求率兵伐吴以完成统一大业。可惜的是,这些请战书遭到了朝野权臣贾充等人的强烈反对,无一次成功,而杜预是朝中为数不多的伐吴坚定支持者。不久,羊祜病重。临终之前,他向晋武帝司马炎举荐杜预,让他代替自己的职务完成伐吴统一大业。

晋武帝司马炎接受了羊祜的举荐,他任命杜预为镇南大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负责灭吴事宜。杜预到任之后,便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军事才能。他在羊祜多年准备的基础上继续积极整军备战,挑选了精锐之兵,在西陵大败东吴大将张政。张政对这次败仗又羞又怕,没有把实情告知吴主孙皓。杜预得知这个消息后,采用反间计将此事告知吴主孙皓。孙皓果然不再信任张政,撤换了张政的职务。

大战将至,东吴临阵换帅,形势对于晋朝十分有利。杜预遂上表晋武帝司马炎,奏请伐吴。他在奏章中详细分析了此时出兵伐吴的利弊得失,恳切地说:“若或有成,则开太平之基;不成,不过费损日月之间,何惜而不一试之!”杜预此举引起当朝权贵的不满,他们效仿当年阻止羊祜的办法来阻止杜预。杜预不畏权贵,再次上表,晋武帝终于被杜预的诚意打动,最终下达了进攻孙吴的命令。

西晋方面根据羊祜、杜预早已拟定好的作战方案,集合了二十余万水路大军,兵分六路,在东起江淮西至巴蜀的数千公里战线上,同时向东吴发起进攻。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横渡长江并取胜的战役,为后世多次渡江统一战争提供了重要范式。杜预在这次战役中,担任中路军统帅。在进军过程中,有人以暑期将至容易引发疾病为由,建议暂时撤兵,待冬季再进军。杜预说:“现今兵威已振,譬如破竹,数节之后,皆迎刃而解。”这便是成语“势如破竹”的来历。最终,杜预率兵出襄阳、江陵,直取湖广、岭南地区,吴军大多望风而降。此时,其他各路军队也进展顺利,不出数月便攻克吴都建业,吴主孙皓投降。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去世后的五十年历史作者只用了十六回的篇幅便匆忙结束,晋灭东吴之战也只用了最后一回来描写。杜预的大名在这一回的回目上便赫然在列:荐杜预老将献新谋,降孙皓三分归一统,足见杜预的重要作用。在三分归晋的进程中,杜预是少有的同时参与了灭蜀、灭吴两场战争且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将领,说他是三国时代的终结者毫不为过。更为巧合的是,当时有一位蜀汉降臣极有才华却受到权贵排挤无法出仕。正是杜预慧眼识才亲自上书向皇帝举荐此人,使他留在了朝廷。此人便是陈寿,后来他写出了不朽巨著《三国志》,为中华民族留下了一笔巨大财富。

 

律以正罪名,令以存事制

杜预不但是一位出色的军事家,还是杰出的律学家。杜预生活在魏晋之际,当时的中国正处于乱世,法律制度也异常混乱。曹魏法制承接东汉,汉律在开国时还颇为简明,但是经过两汉四百余年的演变,到此时早已非常混乱,律令条目冗杂,自相矛盾之处比比皆是。史载“事类虽同,轻重乖异。而通条连句,上下相蒙”。当时的著名学者叔孙宣、郭令卿、马融、郑玄等人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开始对法律作注解。没想到这些注解越来越多,有数百万字之巨,反而使法律更加混乱,皇帝只好下诏以郑氏注解为准。

曹魏建立后,曾对法律做过大规模修订,制定颁布了《新律》,但是仍不理想。到了司马昭执政之时,命令权臣贾充领衔制定新的法律。贾充手下有一支十四人的立法团队,杜预当时担任河南尹,是这一立法团队的重要成员。这次立法耗时很长,直到晋武帝司马炎泰始四年(268)才颁布,即《晋律》,又称《泰始律》。

《晋律》的立法水平很高,杜预为之贡献良多。《晋律》篇幅十分精简,对汉魏以来混乱繁杂的法典进行了一次彻底清理,刑罚也大大降低。“蠲其苛秽,存其清约,事从中典,归于益时”是这次立法的重要原则。尽管这次立法力求精简,有些规定如军事、田农、酤酒等领域的立法虽已不适合出现在“律”中,但是也不能轻易废除,否则容易动摇国本。于是立法者将这些规定暂时放到了“令”当中,待天下太平之时再行废除。

“律”和“令”作为法律名词在中国法制史上存在已久,中国古代法制也有着“律令时代”的美誉。然而何为“律”,何为“令”,此前的秦、汉、魏朝对此也没有明确解释,这也是导致法律制度混乱的重要原因。杜预在《晋律序》中只用了“律以正罪名,令以存事制”十个字便解决了千百年来的法律难题。根据杜预的定义,“律”类似于今天的刑法,主要用于打击犯罪;“令”类似于今天的各类规章制度,主要是用来规范行为。换句话讲,“令”告诉人们应该怎样做,而“律”告诉人们如果怎样做会受到何种惩罚。这是中国法律史上第一次对“律”和“令”进行准确定义,言简意赅又意蕴深远,充分体现了杜预的法律智慧。

《晋律》颁行后,由于法律文本十分简略,不便使用和理解,杜预遂为《晋律》作注解。杜预在《进律注表》中说:“法律是用于断案的准绳,并不是穷尽事理之书。因此法律要条例直观,禁令简明。这样法律容易理解,百姓不易犯法,刑罚也几乎可以搁置不用了。法律的根本在于简明直接,因此一定要审定名分,不能拘泥于细微的是非。古代的刑法都是铸在鼎上,刻在金石上,就是为了堵住异端邪说。现在我对《晋律》的注解都是遵循法理,区分名分。这样便于执法者公正执法,避免徇私舞弊。”

皇帝对这部《晋律注》十分重视,将其颁行天下,使之与《晋律》具有同样法律效力。后世著名的《唐律疏议》,所谓的“疏议”即是对唐律的注解,与唐律具有同等法律效力,也是唐律的精华所在。这种立法很大程度上即是参考了晋朝杜预《晋律注》的模式。

杜预在精研法律的同时,也在儒学方面造诣极深。功成名就之后,他不留恋政坛权势,而是将主要精力放在儒学研究上。在众多经典中,杜预酷爱《左传》,自称有“《左传》癖”。在这一时期,他撰就了《春秋左氏经传集解》一书,也就是对《左传》进行了详细注释。《左传》是儒家最重要的经典之一,杜预的注本则是中国历史上对《春秋左传》最权威的注本之一,至今仍是治经、治史者案头必不可少之书,具有极高的文史价值。此外,他还在历法、农业、救灾、建筑工程等方面有着卓越贡献,可谓集大成者,时人赠之以“杜武库”的美称,即称赞他的学识像武器库一样无所不有。

杜预曾这样评价自己:“立德恐怕遥不可及,但是立功、立言应该是可以的。”作为三分归晋的第一功臣,又留下了许多经典作品,杜预的文治武功足以配得上古人“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美誉。三国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风云变幻和英雄辈出的年代,今天的人们回味这段历史时,不应忘记是一位杰出的律学家结束了这一百年的乱世局面。在三国群英中,杜预绝对是英雄中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