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钩沉 > 政坛“黑马”的倒台轨迹

政坛“黑马”的倒台轨迹
作者:顾亦     时间:2018-03-16

  

从乡镇镇长到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孙瑜仅用了6年时间。41岁就当选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的他,曾一度被誉为广西“政坛黑马”。然而,中共十七大闭幕后仅一个月,孙瑜就被“双规”。由“黑马”到“落马”,也有人称他是“最快倒在十七大反腐枪口下的省部级贪官”。

2009915日,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纸判决生效,孙瑜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万元。回首孙瑜做官和案发的经历,有许多戏剧性的情节,几乎可以演绎成精彩的地摊小说。

 

 

脚上疮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孙瑜1957年出生于广西邑宁壮族家庭,197417岁高中毕业,到广西北流县民安公社插队,脏活累活抢着干,表现突出,1976年被选调北流县委组织部。因为主动要求到基层工作,19876月出任该县塘岸镇党委书记、镇长,创建“万亩果带”项目很有成效,得到领导赏识,1991年被任命为贵港市委副书记。1996年任百色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被选送中央党校学习。19981月,孙瑜出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成为全国最年轻的省级现职领导干部,时年41岁。仅仅6年时间就从乡镇长跃升为自治区副主席,可谓少有的政坛奇迹。

广西有老干部说过,孙瑜早期为人朴实、做事踏实。2001年春,他深入河池地区农村,在农民家里吃米粉,扛锄头下田间干活,了解农村减负情况。农民拿着很多发票找到田间,向他要个说法。孙瑜了解很细,很恼火,回去就严厉批评相关人员,敦促有关部门退还多收农民的费用。

有人回忆,孙瑜刚当副主席那两年,很低调,自从2005年以后就变得张扬起来,甚至违背组织原则,亲自打电话向部下过问不该管的事情。

自治区政府一位处长说,孙瑜以前比较随和,后来脾气变得很大,由他分管的厅局长年龄都比他大,有时候他把这些厅局长的眼泪都骂出来了。这位知情的处长还说,孙瑜后来变得表里不一,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保护野生动物专项行动期间,孙瑜在动员中再三强调,要严厉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的违法犯罪,但他下去检查工作时,最爱点的菜,却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穿山甲。

2006年年底,因受贿3000万元,南宁市政管理局局长张建辉被中纪委双规,其案涉及南宁市江堤路工程项目。这不能不让广西高层有所触动,一是因为这个项目正是由孙瑜操控的,二是中纪委怎么会无缘无故双规一个自治区的处级干部呢?

其时,中纪委已经再三接到对孙瑜问题的举报,既有经济问题,也有作风问题。恰巧此时,孙瑜自己触动了中纪委加速秘密调查的按键。

 

一失足摔出千古大恨

20076月,分管农业的孙瑜,赴京参加国务院召开的全国农林工作会议,会期7天。为了便于潇洒,孙瑜请一个肯花钱的老板陪同进京。开会期间,孙瑜天天跟深圳的情人短信传情,越传越心急,终于忍耐到第三天,跟随行老板说他想去会朋友,老板立刻买好往返机票,陪他飞往深圳,住进豪华酒店。据说是因为好酒喝得太多,孙瑜在酒店包房卫生间里不慎滑倒,摔得头破血流,不省人事,共度良宵的女朋友和随行老板,紧急呼叫救护车将孙瑜火速送往医院抢救。医院检查认定,孙瑜伤势严重,相貌变形,轻度脑震荡,必须住院观察。

本来计划得很好,跟情人共度良宵之后,第二天就飞回北京继续开会,现在病情严重,孙瑜满头缠着绷带,要卧床三天。他知道国务院会务组一定要找他到会,可是怎么说?说自己现在深圳住院不能参会?追究下去愈发说不清楚!三思而后,只好采取下下策:关掉手机,切断与外界联系。

岂不知事情越发闹大了。国务院会务人员多次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联系,但自治区政府办公厅的工作人员更是觉得奇怪,再三说“我们也到处找不到孙副主席”。参加国务院会议的副省级干部,不经请假就消失三天,很让北京和广西两地有关人员震惊。

国务院会务组找不到孙瑜出席参会,手机又失联,立刻汇报给上级领导。孙瑜失联随即引起高层关注,担心这位年轻的壮族领导干部会不会是遭到报复,或者被歹人绑架?遂即指令安全部门动用一切力量寻找孙瑜下落,很快查到孙瑜所在位置,并破译其全部短信。

孙瑜神秘失踪三天,然后奇迹般回到广西南宁。好笑的是,孙副主席的脸庞已经变形,额头上还贴着缝针后未拆线的纱布。

有关领导询问孙瑜为什么不参加会议还关掉手机,他解释说:我在北京摔倒了,受伤了,手机也摔坏了。已经查明孙瑜在深圳住院,他却向领导谎言自己在北京摔伤,他究竟想掩盖什么严重问题?

中央有关领导听了汇报说:莫非他是第二个胡长清?孙瑜的事情要一查到底!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1999817日率江西代表团参加昆明世博会,突然失踪。高层领导指令有关部门出动警力,在广州中国大酒店找到胡长清,其时他携带情妇,并用“陈风齐”的假身份证入住酒店。

有关部门深入调查,终于查出孙瑜在深圳的情人,还有那个肯花钱的随行老板。本来中纪委早已接到过对孙瑜的举报,此次神秘失踪又牵出背后真相,越发加速了中纪委对他的秘密调查。

一时间广西政界纷纷传言,孙瑜去北京开会时,借机偷跑到深圳私会桂林籍的情妇,不料被她丈夫跟踪,找人把他打成脑震荡住院。孙瑜回到南宁又找来铁哥们儿老板,要他们雇用打手教训情妇的丈夫,惹恼了这个丈夫再三向中纪委揭发孙瑜的恶行。

 

串供退款找人摆平中纪委

中纪委查办处级干部,难道真是用大炮打蚊子吗?广西政界有点头脑的官员都明白,中纪委的本意根本不在于查处南宁市政管理局局长张建辉,倒是要查他背后的靠山。孙瑜自然明白中纪委要向谁开刀。为了应对中纪委的可能调查,他要老婆分别向柳江县恒兴木业有限公司、贵港市甘化集团的关系人各退还他们行贿的50万元人民币。

原来2003年年底,柳江县恒兴木业公司老总张凤庭找孙瑜,请求租用广西农垦国有新兴农场的土地。孙瑜要求自治区农垦局局长承办,使得张凤庭顺利租到农场。2004年年底张凤庭请求孙瑜帮忙,让广西农垦糖业集团的制糖厂供应蔗渣,孙瑜电话指令糖厂负责人将锅炉燃料改用燃煤。糖厂精制糖技改项目原定燃料用蔗渣,因为孙瑜的一个电话改用燃煤,制糖厂为此增加成本400万元,节省出来的蔗渣只能供应给张凤庭。其后,孙瑜托人告诉张凤庭,想让读法律研究生的女儿到他公司当法律顾问,张凤庭心领神会,随即奉献孙瑜50万元的“法律顾问费”。

20054月,贵港甘化集团需要大量木材,公司董事长林德向孙瑜送上申请采伐木材指标的报告。孙瑜批示“尽量给予照顾解决”,自治区林业局给甘化集团追加1.5万立方米的采伐指标。为了继续得到孙瑜日后关照,林德遂以聘请孙瑜女儿为法律顾问的名义,给孙瑜女儿账户汇出50万元。

孙瑜还利用分管民政厅之便,把女儿安排在民政厅下属的福彩中心挂名上班,白拿每月8000元高薪。

现在孙瑜不但退还了两个50万元的“法律顾问费”,还让女儿写了无偿向两家公司提供法律服务的申请,打了假借据和假收条。

200411月至2006年上半年,广西北海高升农业科技开发公司董事长雷光旭,一再请求孙瑜帮助,先后从自治区政府获得水产畜牧项目补助经费80万元、甘蔗良种繁育基地建设经费60万元。孙瑜还亲自出面跟自治区发改委打招呼,要求将高升公司的项目列为广西现代农业示范基地,上报国家发改委,高升公司因此骗得国家400万元扶持资金。

现在,雷光旭听说中纪委要审查孙瑜,主动表示愿意拿出活动经费,找人摆平中纪委的调查,以报答孙瑜给过的巨大帮助。雷光旭先是找到一名老革命家的后代,经他介绍认识了北京的两个“能人”。孙瑜跟雷光旭连夜奔赴北京,找到“能人”陈松柏、黄锦斌,他们说自己认识中央政治局的领导,有几个省部级领导干部的案子,都是经由他们到中纪委一手摆平的。孙瑜怎么能不动心?忙问起办事费用如何,能人伸出三个手指头。

“三十万?”雷光旭没想到便宜到家了。

“三百万的活动经费是少不了的。”能人随即更正他们的幼稚。

孙瑜叹口气,雷光旭好汉般站起来说:“三百万就三百万,只要事情能办好,钱不算什么。”

孙瑜和雷光旭商议,雷光旭出资170万元,孙瑜自贴100万元,先后将该款汇给陈松柏和黄锦斌指定的账户。

孙瑜案发后警方查明,无业游民陈松柏和黄锦斌得到270万元,全部输给了澳门赌场。

20071110日,孙瑜作为广西代表团团长,率团到广州参加第八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此后没几天,即被中纪委专案组宣布双规审查。

 

围而不打先砍“三条腿”

早先中纪委接到的揭发材料里,除去揭发孙瑜贪污腐败,还举报贺强、朱新永、薛建国三人有经济问题。虽然他们都是自治区的处级干部,但专案组再三讨论后,还是决定先着手调查他们三个人。

桂林市综合设计院院长贺强,孙瑜手下三大金刚的首席金刚;另外两大金刚,一是广西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朱新永,一是桂林市建设与规划委员会副主任薛建国。知情人士说,这三人都是孙瑜货真价实的马仔,如果有谁想找孙副主席办事,最快捷最方便的办法,就是先结交贿赂三大金刚,然后百发百中。

办案一开始,贺强的市人大代表资格就被终止,而后第三天,薛建国就因涉嫌受贿被南宁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对涉案人震动很大。事实证明,中纪委专案组办案伊始先从三大金刚下手非常正确,非常奏效。一旦控制了贺强,几乎就打掉了孙瑜的左膀右臂;薛建国为了立功,很快揭发提供了孙瑜的犯罪线索;朱新永也招供曾向孙瑜送过19万元的玉观音。

根据专案组的部署,广西检察机关很快查明三大金刚的犯罪事实。

1995年至2007年,贺强利用担任桂林地区综合设计院院长、设计院下属的桂林地区建筑工程公司经理等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人民币30多万元,并挪用公款10万元。20022007年,薛建国利用担任桂林市建设与规划委员会副主任兼桂林市重点工程落实政策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等职务,多次收受房地产开发商财物,共计人民币45.5万元、美元1.42万元。朱新永在担任广西水电厅基建局局长期间,在调动工作、分包水利枢纽工程和防洪堤工程过程中,收受多人贿赂数十万元。

 

螳螂捕蝉黄雀张嘴在后

孙瑜晋升副省级之后,分得一套数百平米的别墅,位于国家4A级景区南宁市青秀山附近,没钱装修,也没人帮助装修。

2003年年底,孙瑜到桂林市检查工作,经薛建国介绍,认识了桂林市综合设计院院长贺强。贺强听说孙瑜在青秀山的别墅没人帮助装修,立刻表示“自己全包了”!这马上去除了孙瑜的一块心病,从此后,贺强经常陪同孙瑜赴外地考察别墅装修,陪孙瑜吃喝玩乐,使得孙瑜很看重他。   

贺强自己手里有一个桂林瑞成生态发展公司。听说桂林市农业局计划建立农业发展研究中心,他想把研究中心建到自己的生态园里来,这有利于自己搞一些别的名堂。20049月,贺强找到孙瑜,给他看了用瑞成生态园名义向上级有关部门申请扶持资金的报告。

孙瑜阅后说你的规模太小了,你要想多批钱,就得把生态园的占地规模往大里说,项目要增多,还要加大投资额度。

贺强说,自己当然也想增大规模,可是没有钱投资啊。

孙瑜说,你只要在上报材料上加大规模和投入资金、增加内容,就行了,其他的事会有办法。孙瑜还说,等钱批下来以后,别墅装修的费用也解决了,剩下的钱还可以搞接待用嘛。

而后,孙瑜明确告诉桂林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粟某,你们桂林市要大力支持贺强搞的农业示范园,他们和桂林市农业局合报的农业发展研究中心材料,你们市政府要帮助向上转报。

200411月底,桂林市政府将农业局上报的申请资金的文件,形成市政府文件上报到自治区政府,然后该文件经由孙瑜批转其直接分管的农业厅,农业厅计财处赶紧安排资金,落实孙副主席的批示,最终批下资金60万元。

200412月底,贺强编造瑞成生态园和桂林市农业发展研究中心建立“名特优水果新品种引进、研究与开发基地”,写报告给桂林市农业局,申请下拨扶持资金200万元。

孙瑜再次指示桂林市副市长粟某,帮助农业局向自治区财政厅转报有关材料,然后孙瑜在报告上批示“从主席预备费中安排资金予以支持”。主席预备费是自治区政府临机处理各种事务的机动经费,由财政厅代管,只有自治区主席、副主席有权划拨。

文件转到自治区财政厅预算处,既然自治区领导已有明确批示,预算处没有审查就往桂林市财政下达专项资金90万元。桂林市财政局根据文件将90万元划拨桂林市农业局,农业局再将90万元拨付瑞成公司,国家财产就这样轻易被孙瑜操作进了贺强的口袋。

200512月中旬,孙瑜在北京水利部开会,电话要贺强赶快找市政府打一个报告,派人送给他,他签字批示要求支持生态园100万元。   

贺强把孙瑜的指示告诉桂林市农业局长,事后桂林市政府打出的报告居然完全照扒去年的文件,申请拨款的理由都是一个:“建立名特优水果新品种引进、研究与开发基地项目”。孙瑜根本不管申请拨款理由是不是一个,照样亲自过问,催促自治区财政厅农业处处长,财政厅只好再给“建立名特优水果新品种引进、研究与开发基地项目”追加扶持资金80万元。 

20066月,孙瑜到桂林检查工作,当面告诉贺强,今年青秀山别墅的装修一定要搞了,记得要用红木。贺强却说先前的钱用得差不多了,按照这个要求,剩下的钱不够装修费用。孙瑜催促贺强再打报告。贺强就编造一个“桂北柑橘品种改良试验示范基地”项目,通过桂林市政府打报告给自治区政府申请拨款。孙瑜批示由自治区财政厅下拨70万元农业科技推广示范补助。

桂林的母亲河漓江,是广西旅游业的黄金水道,闻名国内外,国家和广西向来十分注重漓江水域的保护和综合治理。孙瑜担任桂林市防洪及漓江补水枢纽工程建设领导小组组长。20069月,孙瑜要贺强找桂林市雁山区政府出面打报告,以瑞成公司承担“漓江流域石山地区石漠化治理研究及示范项目”的名义,申请林业补助款。然后孙瑜批示该报告“从主席预备费中安排资金予以支持”。虽然自治区财政厅已经下拨100万元补助资金,但因孙瑜案发有80万元被拦截,没能进入贺强腰包。

 孙瑜先后五次非法操作,总共批示下拨400万元国家财政资金,其中80万元未遂。

最高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披露,“孙瑜一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直接侦查终结。跟近年来被查办的其他省部级高官不同,孙瑜没有坐等受贿,他更多的时候选择了主动伸手,虽说管的都是冷衙门,他却成了不折不扣的贪污犯”。侦办该案还发现,所谓“成立桂林市农业发展研究中心”“名特优水果新品种引进、研究与开发基地”“桂北柑橘品种改良试验示范基地”,一概都是假造的名目。

可笑的是,320万元人民币非法划拨到瑞成公司的账上,孙瑜根本没捞到装修别墅的钱,全都被贺强“暂时挪用”。直到庭审的时候,孙瑜才知道,贺强虽然忙前跑后侍候他高兴,虽然拿到了他搞来的那么多钱,可是他从来都没打算为自己装修别墅,贺强仅仅是给他画过一张别墅装修效果图,就骗得他拼上身家性命帮他搞钱。

栏目主持人:郑宾  39375816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