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钩沉 > “政治明星”的陨落

“政治明星”的陨落
作者:殷一果     时间:2017-11-23

  时间回溯到2001827日,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楼的一个小型法庭里,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人悲情陈述:“今天,我是犯罪嫌疑人。而此前,我事业顺利,家庭幸福。在农村我是杰出的青年,在大学我是优秀的学生,在国外我是留学生崇拜的偶像,考局级干部时我在沈阳市名列第一,38岁成为正局级干部的我更是凤毛麟角……时代的宠儿今天却站在了被告席上,将成为人民的罪人。我真是百感交集,痛心疾首……”他就是原沈阳市政府副秘书长迟若岩。年轻有为的他曾一度在慕、马两派的权势对立和博弈中寻找生存空间,并深深地裹挟在浊流之中……

 

年轻有为

迟若岩1958年出生在北京,青年时期在黑龙江农村当知青,艰苦的条件铸就他吃苦耐劳的精神。1978年,迟若岩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沈阳建工学院,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辽宁省第二建筑工程公司工作。此后他又到哈尔滨建工学院专修给排水专业,直至研究生毕业。专修归来后,迟若岩在工作中表现出色,不久便担任了沈阳市自来水总公司设计院的副院长。

20世纪80年代末,迟若岩远赴德国深造,回国后担任了沈阳市建委项目办主任。1994年底,沈阳市公开招考副局级领导干部,时年36岁的迟若岩以城建系统总成绩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录用为沈阳市建委专职委员,成为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1996年,辽宁省城建工作会议在大连召开,当时的沈阳市建委主任因出差在外,便指派迟若岩参加。就在这次会议上,他与马向东相识了。马向东当时是沈阳市主管城建工作的副市长,他非常欣赏迟若岩的工作能力和水平。

恰在此时,沈阳市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一职需要换人。拥有600万人口的沈阳市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城市,因而自来水公司的地位很高,总经理是正局级干部。公司下属员工8000多人,固定资产30多亿元,在经理负责制下,人财物大权全在总经理掌握之中。马向东作为市主管领导,便向市委大力推荐迟若岩为市自来水公司总经理一职的人选。当时,马向东在沈阳的权势炙手可热,他的推荐几乎就等于任命书。很快,38岁的迟若岩便于19968月走马上任沈阳市自来水公司总经理。为了感谢马向东的知遇之恩,他向马向东表态:“马市长,您放心,尽管自来水公司的经营管理问题比较多,但我迟若岩就是累得头拱地也要把自来水公司搞好,一定给你做出个样子来!”

迟若岩知道,自己很年轻,只要工作干出成绩,会有很多向上发展的机遇。迟若岩到任不久便大力推行改革,工作上也更加勤奋。他调整了100多名公司干部,每年经管着公司几亿元的工程项目资金,却没有从中收受过任何好处。

然而,改革触动了一些职工的利益,有人说三道四,甚至到处告状。迟若岩领悟到,有些事情不是光凭个人努力就能办好的,必须得到上级领导的支持。为此,迟若岩对顶头上司马向东开始了不遗余力的“感情投资”。

1997117日,迟若岩飞赴北京去找正在中央党校学习的马向东,希望免除自来水公司所建三栋楼房的土地出让金。他拿出3万元人民币对马向东说:“马市长,你出门在外,请人吃个饭、搞点交谊活动什么的事情挺多,我给你拿点零用钱。”说着一手送上钱,一手呈上了请示报告。马向东心领神会,三天后就在报告上签字同意。自来水总公司因此而免交了119万元土地出让金。

199838日,迟若岩再次到北京向马向东送上了8万元“零花钱”,马向东就批准了迟若岩递交的另一份请示报告,一笔勾销了自来水公司所建五栋职工住宅楼的土地出让金和“四费一税”共计893万元。

此外,自来水公司在争取住宅小区供水加压项目时也在马向东的大力支持下,不仅安置了1000多名下岗职工,还得到了小区供水加压泵站价值数亿元的固定资产。

迟若岩看到马向东对自己越来越热情,欣喜万分,他进一步加快速了“投资步伐”。

1998年春,马向东一行出国招商引资,迟若岩也陪同随行。临出国前,他携带了大量美元,准备随时为领导“服务”。

马向东到了马来西亚,便深入到云顶赌场里去“引资”了。迟若岩眼看着马向东面前成堆的筹码就要输光,便赶紧拿出1.5万美元给他买筹码。然而马向东仍输得血本无归。迟若岩领教了马向东的嗜好,此后一听说马向东要出国,便早早地送上美元。1998年下半年,迟若岩又两次送上共计4万美元供马向东在赌场消遣。他还在给马向东的妻子章亚非代买出国机票时,在机票中也“顺便”夹进5000美元略表“心意”。

其实,马向东收钱非常小心,但他认为迟若岩是他一手举荐上来的,自然是圈内人,所以对他充分信任。当时沈阳官场盛行的“原则”是:收钱就是对送钱者的信任。所以马向东收钱时一般不说话,顶多问一句:“这钱没事吧?”这时,迟若岩便拍胸保证:“绝对没事儿!您放心用吧!”

给领导送了这么多钱,迟若岩难道想不到行贿会犯法吗?直到站在法庭上的这一天,他才说出了自己的思想动因:“那么大的领导干部多少钱都敢要、都敢花,我这个送钱的还怕什么呢?”

 

索要“活动经费” 

迟若岩给领导行贿,绝不会傻到掏自己的腰包。在担任自来水公司总经理的两年半时间里,迟若岩送出去的钱折合人民币计有100多万元。这些钱大部分是他向下属索要的。

1998年春节后,迟若岩打电话给下属房屋开发公司经理朱延军,说是要去北京找马向东审批项目,要他准备一二十万元“活动经费”。朱延军非常为难,因为公司里的财务管理非常严格,这种用于打点领导的钱根本就摆不到桌面上。一周之后,迟若岩又打电话去催办,让他赶快把钱连同工程立项报告、图纸材料等一起送到他的办公室。无奈之下,朱延军只好向自己做生意的儿子要了10万元人民币给迟若岩送去。

过了两个月,迟若岩又来电话对朱延军说:“市领导要出国招商引资,我们供水大厦指挥中心的建设资金缺口不少,得请领导帮忙,你给我准备点费用吧。要美元,三五万元吧。”这么大一笔钱,朱延军不能再跟儿子要了,便给原先想在这个项目上投资的香港一家公司的经理许家明打电话说:“市里领导出国招商引资包括供水大厦这个项目,我们迟总也在为这个项目资金奔波。领导出国要请客吃饭,这部分费用市里不好解决,你看能不能帮助解决3万美元,现在市里对招商引资是有奖励政策的,这个钱不会打水漂。”许家明同意后,朱延军就把钱送给了迟若岩。然而供水大厦的项目最终并没有搞成。

三个月后,迟若岩又以市领导出国招商引资为由向朱延军要钱,还是说要为供水大厦的项目作努力,让他准备2万美元。朱延军万般无奈,只好再次求助许家明。许家明很不情愿地反问道:“上次给了你们3万美元,项目也没搞成呀?”朱延军低声下气地求情道:“这次领导出国就是为了继续搞这个项目的,您就再破费一次吧。”最后许家明拿出2万美元让朱延军交了差。

沈阳“慕马大案”案发后,专案组办案人员就此事向朱延军核实,他不禁老泪纵横:迟若岩要的这些钱,欠儿子的还好说,欠朋友的债如何还得清啊?

朱延军只是迟若岩的索贿对象之一。迟若岩要打点马向东和慕绥新这样的领导,需要很多钱,他四处“筹款”。19983月的一个周末,迟若岩来到自来水公司下属的银泉宫酒店找到经理张得利,故作关心地问他酒店的生意如何,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

张得利说:“饭店的欠款太多,不太好办,迟总能不能帮着给结一结账。”两人闲聊了一会儿,迟若岩便说:“我有点事你给办一下,帮我准备3万美元,三天后我要急用。”三天后迟若岩再次来到酒店时,张得利便将“应征”款3万美元如数上交。但这笔钱是他向做生意的弟弟借来的。后来酒店难以为继,张得利失业在家,迟若岩才还给他1万美元了事。

19993月,迟若岩把公司的一位副总经理叫到办公室说:“最近有点事要用钱,你再给准备些。3万美元,再弄点人民币。”几个月前,他已经向这位副总要过2万美元去打点领导了。

副总经理很为难:“不太好弄啊。”迟若岩着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找你!”

“非弄不可吗?”“非弄不可。你抓紧准备吧,到时我找你。”

随后,迟若岩又接连催要了两次。副总经理一看实在躲不过去了,只好凑够了3万美元、2万人民币。当他送钱到迟若岩的办公室时,迟若岩问:“这个钱安全不安全?”

“这两次都是我个人的钱,我这边肯定不会出事。我相信你迟总不会把这笔钱留下,可是要是收钱的人那边出事了,你犯得着吗?”副总经理把钱给他时提醒了几句。

迟若岩说:“身在官场,我也是没办法呀。”副总经理问:“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出了事,我就只好认了。”迟若岩心事重重地回答。  

迟若岩四处筹款为自己铺平仕途,而那些被索钱的下属干部及其亲属、朋友,只好为他承受着经济上的损失和精神上的痛苦。

迟若岩经过坚持不懈地向马向东“感情投资”,两人的交情日见深厚。1998年以后,马向东已是沈阳市常务副市长,迟若岩有他作后台,干工作越来越顺手。每逢马向东在公开场合表扬自来水公司工作出色时,迟若岩的虚荣心便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迟若岩不禁有些飘飘然了。公司有关部门收缴用户水费时便不再按政策程序办事,发现有不及时交钱的就强行断水。迟若岩心里有底,若是有人告到市政府,到马向东那儿就全化解了。正是这种骄横心态酿造了改变迟若岩官场命运的一场“灾难性”事件。

 

追悔莫及 

199861日,沈阳市自来水公司节水办公室和下属节水监察大队的三名工作人员,两次到即将竣工的沈阳万豪酒店施工现场,强行断停施工方的自备水源,并下达行政处罚通知书,责令对方上缴所欠的水资源费、自来水增容费等共计180余万元。第二天,他们不见万豪酒店回应,便强行封井,使3000多名施工人员的生活用水及施工用水断停。

自来水公司执法人员没有想到,他们这一“果断行动”,违反了沈阳市政府1996年下发的《关于改善投资环境若干问题的通知》。执法人员曾就处罚万豪酒店一事事先征求迟若岩的意见,迟若岩因不知道万豪酒店具有港商投资的背景,便指示执法人员采取“果断行动”。这就违反了该《通知》要求的执法程序。

此事立即在沈阳市引起轩然大波。63日,市长慕绥新在震怒之下,指示一名副市长召开全市20多个局级单位的“一把手”协调会,严厉批评了节水办和节水监察大队的不当执法行为。65日,慕绥新又在万豪酒店施工现场主持召开了全市执法队伍中层以上干部参加的现场办公会,责令节水办向万豪酒店赔礼道歉并“停止工作,进行整改”,同时派出调查组进驻节水办深入调查此事。接着,全市新闻媒体相继以“规范执法行为,优化投资环境”为题展开了长达一个多月的热烈讨论。

如此一来,社会舆论和政界高层都对沈阳市自来水公司和迟若岩本人形成了强大压力。迟若岩先在现场会上代表下属向大会作了深刻检查,并向对方道歉。此后他又连续召开公司整顿会议,不断地向上级领导汇报、检讨,并对有关人员给予了行政纪律处分。

“万豪事件”对在事业上蒸蒸日上的迟若岩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大的打击。而最让迟若岩感到不安和痛苦的是,他因此事惹怒了慕绥新,让市长大人在公开场合发了这么大的火,致使他很长时间愁眉不展,忧心忡忡。

为了挽回影响,迟若岩在万豪酒店的竣工大会上邀请了马向东到场讲话,借机为自来水公司重树形象,同时他又硬着头皮去见慕绥新。

6月里一个炎热的夏日,迟若岩走进慕绥新的办公室,当面就此事作了解释,并深刻检讨。不久,他又去慕绥新家送上了2万美元,恳请市长原谅。但慕绥新板着脸孔什么也没说,他只得尴尬地退了出来。

经过这次重挫,迟若岩深感自己已无法再在自来水公司干下去了,决意要换个岗位。

其实,早在“万豪事件”之前,迟若岩就向马向东表示过想换个职位再谋“进步”的想法。马向东欣然允诺,并向慕绥新推荐迟若岩到沈阳市某区当区长,当时曾得到慕绥新的认可。然而在“万豪事件”发生之后,沈阳市委并没有通过马向东的这一建议。迟若岩知道此事的症结全在慕绥新那里。为此他先后给慕绥新送了共计6万美元,希望扭转劣势。

在马向东的大力支持下,19996月,迟若岩被任命为沈阳市政府副秘书长。

1999年初,国家安全部门在澳门执行任务时发现,在萄京酒店、东方酒店、新世纪娱乐城等处的赌场内,频繁出现三个操北方口音的人,衣冠楚楚,出手阔绰。于是,执行任务的人员用摄像机秘密监控了这几个人的活动。有关部门反复审看录像带后确认,其中一人是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另外两人分别是沈阳市财政局局长李经芳和沈阳市建委主任宁先杰。19996月,一份关于马向东等人豪赌的报告送到北京。199972日下午,中纪委专案组人员赶到沈阳,对马向东、李经芳、宁先杰实行“双规”。然而,在马向东的妻子章亚非等人的严重干扰下,案件陷入了僵局。一年多过去了,调查工作没有任何进展。

为了排除干扰,中纪委下定决心,对章亚非立案审查,对马向东异地关押。200011月,马向东、李经芳、宁先杰、章亚非等人在辽宁与江苏公安人员的严密布控下,被秘密押解到江苏省看守所。大案实行跨省异地管辖,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还是第一次。在江苏省办案人员强大的攻势下,马向东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同时供认,迟若岩多次陪自己去境外赌场赌博,在赌场送给自己大量的筹码。此外,迟为谋求个人职务升迁及工作安排,送给自己财物折合人民币60万元。

专案组在对迟若岩调查过程中,迟若岩百般抵赖、胡话连篇,甚至哭叫吵闹,丑态百出。迟若岩身高1.9米,一表人才,相貌堂堂,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很有才气,也有官相。办案人员开始找迟若岩了解情况时,他死活不开口,江苏办案人员告诉他:“我们可以等到明天早晨,否则便采取法律措施。”但迟若岩就是拒不开口,并寻机将头往有棱有角的地方撞,企图以死逃避法律制裁。经请示专案组领导,办案人员再次给他机会到晚上,让他将经济问题讲清楚。辽宁省、沈阳市纪委主要领导亲自出面找迟谈话,做其思想工作,但迟若岩顽抗到底,为此,办案人员断然采取法律措施并将他押解到江苏,第二天他就乖乖地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2001827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迟若岩进行公开审判。检察机关指控迟若岩利用职务便利,索贿121万元,侵吞公款47万元。迟若岩表示认罪。在最后陈述阶段,迟若岩说:“今天,我是犯罪嫌疑人。而此前,我事业顺利,家庭幸福。在农村我是杰出的青年,在大学我是优秀的学生,在国外我是留学生崇拜的偶像,考局级干部时我在沈阳市名列第一,38岁成为正局级干部的我更是凤毛麟角……时代的宠儿今天却站在了被告席上,将成为人民的罪人。我真是百感交集,痛心疾首……”

最终,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行贿罪,判处迟若岩无期徒刑。昔日的“政治明星”骤然陨落,留给迟若岩的只有痛楚和悔恨。

栏目主持人:郑宾  39375816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