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钩沉 > “小妹妹”黎明晖的情爱风波

“小妹妹”黎明晖的情爱风波
作者:郦千明     时间:2017-11-23

  20世纪二三十年代,黎明晖是上海滩家喻户晓的歌舞、电影双栖明星。受父亲黎锦晖的影响,黎明晖小小年纪便走上演艺之路。她演唱的《毛毛雨》被公认为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而这首歌的作者正是她的父亲黎锦晖。在歌坛走红后,黎开始涉足电影圈。在神州影片公司拍摄的《不堪回首》《花好月圆》两片中分别饰演少女角色,以天真活泼的形象,受到观众的欢迎,并因此获得“小妹妹”的爱称。以后,应大中华影片公司的邀请,又先后出演《战功》《小厂主》《花好月圆》等影片,名气越来越大。1926年,新世界游乐场举办电影皇后评选,她和张织云、徐素贞、王汉伦等被选为得票最多的12位女明星。次年,又和胡蝶、阮玲玉、陈玉梅同被评为“影坛四大金刚”,可谓红极一时。不过,演艺事业风光无限的背后,她的情感之路却异常曲折。是年轻缺乏经验,还是经不起金钱的诱惑,抑或择友不慎,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拒绝嫁入王室

民国时期,上海的青年女子喜欢梳发髻和刘海,穿一身旗袍或者长裙。黎明晖却与众不同,独爱穿男装、剪短发,还爱好游泳、骑马和驾车,家里人都称她为“少爷”。有一次,田汉邀请文艺界朋友参加活动,黎锦晖带着爱女上台即兴表演,大家鼓掌欢迎。一曲歌罢,观众意犹未尽。有人站起来说:“请小男孩再来一个。”黎明晖一听,涨红着脸说:“我是女孩子呀!”众人吃了一惊,随即哄堂大笑。黎明晖并不怯场,又大大方方地表演起来。只见她边唱边舞,俏皮可爱,观众齐声叫好。演毕,大家纷纷拥到舞台前面,有人还把她抱起来,向她表示祝贺。

随着演出的增多和知名度的提高,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年,黎锦晖创办的明月歌舞社赴香港演出,白天连演四场,演员们都累得吃不下饭。最后一场演出,黎明晖是让人背着去剧场的。晚上回到驻地旅馆,她正在吃饭,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唱歌,虽然唱得五音不全,却能听出来是她的成名曲《毛毛雨》。开始大家没有理会,但那人仍在唱,一直唱到后半夜,嗓子都有点嘶哑了。遇上这样的追星族,她不知所措。好姐妹王人美比她年纪大一些,性格又泼辣,就跳下床,推开门大声说:“鬼哭狼嚎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那人听了骂声,便停止唱歌,但仍站在原地不肯走,并恳求和黎明晖说几句话。王人美见那人身边还站着几个人,心里有点害怕,就退回房间。

后来,姐妹们才知道那个人已经跟了她们一整天。更让她们吃惊的是,此人名叫郑飞,是马来西亚太平府的王子。郑飞平常无所事事,只喜欢音乐。他偶然听了黎明晖的歌,便着了魔似的爱上了她,发誓非她不娶。听说明月社要到香港巡演,他认为机会来了,便早早赶去预订好酒店房间,等候与心爱的人相见。

黎明晖得知事情原委,心里也很感动。自父母离异后,她一直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成天为剧社的事操劳,又要创编歌曲,平时无暇顾及女儿。尽管外出表演有众姐妹的陪伴,但回到家里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这时,忽然有一个年轻潇洒的小伙子向自己示爱,怎能不动心呢!此后,她和郑飞的关系渐渐密切起来,闲暇时经常一起逛街、购物、看电影。每次她随团演出,郑飞总是扮演“护花使者”的角色,陪伴在侧。黎锦晖闻讯,专门为女儿写了一首《初恋》歌。歌词朴实无华,旋律委婉动听,经黎明晖演唱后,观众无不为之动容。

可惜好景不长。郑飞的母亲、马来西亚太平府王后坚决反对儿子和黎明晖恋爱,公开宣称:“我们是王室,怎么可能和戏子来往?”经不住儿子的苦苦哀求,王后才勉强同意两人继续交往,但命令女方必须“弃戏子而从良”。黎明晖闻言,勃然大怒:“我只是一个歌者,一个演员,这是我的职业。我不是妓女,要从什么良!”她清醒地意识到,即使嫁入王室也不会有什么幸福可言,便毅然拒绝了这门亲事。

岂料,这次拒绝给黎明晖一家带来了不幸。不久,父亲黎锦晖莫明其妙地被捕入狱。据说,黎明晖和郑飞表面上已经断交,但私下仍有联系。马来西亚太平府王室买通国民党当局,想给黎明晖一点颜色瞧瞧,好让她知难而退。也有人说黎明晖因故得罪了某高官,对方借机报复。黎明晖获悉父亲被抓,急得大哭。冷静下来后,她和王人美等带着衣服、食品前去探监。看守开始不让她们进去,黎明晖自报家门,请求给予方便。恰好看守是她的一个歌迷,但不相信她的身份。她便当场唱了一曲《小羊救母》,感情真挚,看守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她终于和父亲见了面。

后来,在田汉等人的支持下,黎明晖去见了国民党军部的黄秘书,请求对方提供帮助,释放父亲。黄秘书当面提出三个条件:一是明月社要听从军部的命令;二是组织一场劳军演出;三是黎明晖当场表演一曲歌舞。黎明晖无奈,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于是,她含泪演唱了一曲《赞美勇士》,王人美等伴舞。黄秘书非常高兴,当即一个电话打到监狱,黎锦晖很快就释放回家。事后,“明晖救父”成为一段佳话,在朋友间传扬开来。

 

目睹凶案发生

黎明晖成为电影明星后,身边的粉丝越来越多,每次参加演出或出席各类活动,后台就堆满了富商名流赠送的花篮和礼物,还有影迷们寄来的成千上万封情书。正所谓“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在众多追求者中,她选择了年轻帅气的香港青年郑国有。

郑国有出生于富商之家,为人豪爽,出手大方,又擅长追逐漂亮姑娘,人称“猎艳高手”。与黎明晖认识后,他千方百计投其所好,以博美人一笑。有段时间,明月社资金困难,他立即捐出一大笔钱,帮助剧团渡过难关。尽管如此,黎锦晖对女儿的这名新男友并不满意。可是,黎明晖已经22岁,有自己选择婚姻的权利,做父亲的也只能默认了。

转眼到了1932年春节,郑国有奉父母之命,提前回香港过节。过了几天,黎明晖也如约赶到香港,住进郑国有为她预订的高档酒店。两人去郑家拜见郑国有的父母,请求允许他们成婚。可是,郑国有的父母对儿子私订终身大为不满,当场拒绝了他们的请求。郑国有一气之下,拉着女友的手离开家里,干脆搬到酒店居住。

两人在酒店住了一个多月,虽说吃喝不愁,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加上相处日久,郑国有身上的恶习渐渐暴露出来,让黎明晖异常失望。郑国有只知吃喝玩乐,挥金如土,对前途并无打算。黎明晖从小比较独立,遇事敢作敢为,因此对男友的行为愈来愈不满。两人时常为小事发生口角,有时连续几天互不理睬。终于在一次大吵之后,黎明晖摔门而出。她独自走在香港街头,想想自己冲破重重阻力,不远千里来到这座陌生的南国都市与男友相会,不料落得如此结局,不禁悲从中来,泪水脱眶而出。走着走着,天色渐晚,遥望对岸九龙地区,万家灯火,照得附近海面波光粼粼,非常美丽。这时她才想起自己当晚连住处也未找到,不知如何是好。回酒店和男友妥协,她实在办不到。在香港她举目无亲,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心酸。万般无奈,她想起了熟人冯德谦。冯是郑国有的朋友,其父是香港著名的域景洋行的买办。

当黎明晖辗转找到冯家,提出请求帮助时,冯德谦爽快地答应了。不仅亲自带她到九龙弥敦大酒店订好房间,还派人买来日用品和食物。对她提出不要将行踪告诉郑国有的要求,冯也满口答应。其实,冯对她倾慕已久,只是郑国有捷足先登,他只好作罢。如今见她与男友闹翻,主动来访,自然欣喜若狂。颇有心机的冯德谦在为黎明晖订房间时,特地在隔壁多订了一间,以便乘机接近她。不过,黎明晖只是赌气离开郑国有,当时还没有和郑断交的打算。对于冯德谦的大献殷勤,也以为是出于朋友间的友谊,心存感激。

其间,在冯德谦的盛情邀请下,黎明晖经常随对方外出游玩,一起吃饭、游泳、赛马,暂时忘记了与恋人闹别扭的烦恼。不料,此事很快传到郑国有的耳朵里,他十分恼火,认为冯德谦忘恩负义,不报这“夺妻”之仇,誓不为人。他花重金雇用江苏南通人王能相,教授其枪法,又给王数张冯德谦的照片,命其伺机杀冯,以解心头之恨。可冯德谦和黎明晖依然同进同出,四处游玩,丝毫没有觉察到危险正一步步朝自己逼近。

324日傍晚,冯德谦和黎明晖吃过晚饭,又乘小车离开酒店,前往海边兜风。早已蹲守在酒店门前的王能相,命车夫尾随冯、黎的小车而出。十多分钟后,冯、黎的小车驶入跑马场山光道附近,在路边停下来。两人手拉着手下车,慢慢走向路南靠海的滩涂。此处灌木丛生,前面是一片半月形的沙滩,风景如画,游人不多。冯、黎在一处草地上坐下来,欣赏着远处的海景,谈笑风生。

这时,王能相以灌木丛作掩护,低着头,躬着身,蹑手蹑脚地往他们靠近。走到离冯、黎处约七八米开外,王在一株小树边蹲下身子,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枪,瞄准冯的后背,扣动了扳机。只听得“砰砰”两声巨响,冯应声倒下。黎明晖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早已吓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她慌忙去拉冯德谦,却见冯一动不动,鲜血从胸口流出,很快染红了一大片外衣。她这才明白遇到了刺客,于是大声呼喊“杀人啦,救命呀!”她一边喊,一边回头看。只见远处一名穿西装的男子迅速跑向路边停着的汽车,疾驰而去。听到呼救声,附近的人纷纷跑拢过来。大家七手八脚地将伤者抬到马路边,用汽车急送附近九龙医院。何世全医生仔细检查冯德谦的伤口,并马上召集全院医生联合施行手术。至当晚10时,冯终因失血太多,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黎明晖见事已至此,便立即通知冯德谦家人来医院处理后事;同时,亲赴九龙警察局报案,称冯系手枪击伤至死。警局认为她是重要证人,需配合警方调查,随即将其扣留。

 

嫌犯缉拿归案

冯德谦枪杀案经当地报纸报道后,成为轰动一时的社会新闻。

警方经过初步侦查,认为这是一桩因三角恋情引起的仇杀案,黎明晖的情人郑国有有重大作案嫌疑。于是,郑国有被拘传到警局,接受审讯。不久,警方将此案移交给香港裁判司处理。

裁判司温宗负责此案。经多次提审,郑国有承认知道女友黎明晖和自己闹矛盾后,与冯德谦在一起,但坚称没有杀人。黎明晖也出庭作证,指认郑国有和自己相好多年,郑和冯是朋友关系。又说那天只见到刺客的背影,是一名穿西装的青年,似乎并不认识。郑国有的代理律师布律向法庭提出,被告虽有涉案嫌疑,但事实未有确凿的证据,请准予具保出外候审。法官认为案情重大,当场拒绝了这一请求,并宣布择日再审,命郑氏暂押于羁留所。

期间,郑国有的父亲四处托关系说情。曾派人飞往英国,通过一名熟悉的议员向香港司法部门打招呼,承诺愿花30万元保释其子,免尝铁窗滋味。香港司法机关严词拒绝,郑氏无功而返。

大概因为知道警方已掌握了大量线索,再不交代反而于己不利,郑国有便招供了雇凶杀人的事实。据说,王能相得手后,郑国有按事先约定,付给王一大笔钱,让他当天就乘船离开香港,躲到上海租界里去,再也不要回来。警方得供后,马上派侦探麦润辉等星夜兼程,赴沪缉捕凶手。

一周后,麦润辉等人携带公函抵达上海,即找公共租界总巡捕房接洽,请求协助调查。总巡捕房随即派出十多名警士,和麦润辉等展开地毯式排查。初夏的上海,天气闷热,麦侦探等一连查了十多天,却毫无收获。正当众人疲惫失望时,有人到公共租界稽查署检举,说有个王姓赌客,财大气粗,自称最近在香港发了财,形迹可疑。稽查署总探长陆连奎觉得事情蹊跷,立即委派属下秘密调查,查清王姓赌客租住在市区斜徐支路70号。

620日上午11时半,稽查署探长刘绍奎、吴汉章会同辖区警士赶到王家,将男女主人一并逮捕。经稽查署突击审讯,这两人正是冯德谦案凶犯王能相和王的妻子杨氏。

原来,王能相和妻子从香港逃到上海后,租住在斜徐支路70号的一幢二层小楼里。因害怕被抓,王整天待在家中,几乎足不出户。需要外出买菜、购物等,都由妻子杨氏办理。这样过了半个多月,王觉得风声已过,加上赌瘾又犯,便乘夜色降临时出去找熟人搓麻将。一次,同伴见他输了大笔钱仍满不在乎,便问他哪里来这么多钱。王一时兴起,便吹嘘在香港做了一笔大买卖,确实赚了不少钱,输这点钱对他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又透露自己结识了大老板,也算见过大场面,还学会了使枪。说完,用手作枪瞄准状,嘴里发出“叭叭”声。赌友听了半信半疑,觉得王的钱来路不正,如不检举揭发,害怕自己也要受牵连,便向稽查署报告了王能相的反常举动。

过了几天,稽查署将王能相移送到上海特区第一地方法院处理。法院经过几次公开审理,认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此案管辖权归特区第一地方法院。因此,拒绝香港裁判司关于引渡案犯的请求。同时,法院具函香港方面,要求配合提供王能相作案的相关证据。

香港和上海两地司法机关为此案又进行反复商讨,最终决定分别审判两名案犯。过了几个月,香港裁判司以郑国有主谋杀人,判处其终身监禁。上海特区第一地方法院以共同杀人罪,判处王能相死刑。王妻杨氏与本案无涉,被当庭释放。

冯德谦案判决后,黎明晖也重新获得了自由。但是,香港羁留所的这段拘押生活,给这位曾经万众瞩目的舞台明星留下了不堪回首的记忆。回到上海后,她心里依然十分伤感。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与海上足球名将陆钟恩相识。当体育家的双眼热切地停留在她身上时,她决定此生愿为对方放弃一切。陆钟恩是妇孺皆知的足球守门员,报纸称他为“门神”。上海是开放城市,体育比赛丰富多彩。除各类单项比赛外,还有远东运动会这样的国际性综合赛事。学校体育也办得有声有色,从小学到大学,各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竞赛项目和特色项目,还有各种校际比赛,如圣约翰大学和交通大学的足球,复旦大学的排球、篮球,光华大学的田径,大夏大学的羽毛球等,水平都很高。一大批体育健将脱颖而出,陆钟恩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婚后,黎明晖只演了两部影片,便急流勇退,回家做全职太太。第二年,儿子陆震东出生,她正式告别影坛,在家相夫教子。这段悠闲的时光过了10年,陆钟恩告别足坛,去香港经商,不幸患病去世。黎明晖怀着极大的悲痛,赴香港接回丈夫的骨灰。从此,她与儿子共同生活,一直活到94岁高龄才驾鹤西归。

编辑:黄灵  yeshzhwu@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