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钩沉 > 中国第一女贪官

中国第一女贪官
作者:顾亦     时间:2017-11-23

  原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1993年至2003年,利用担任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部长、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职务便利,先后为63人在职务晋升、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700多万元。2005121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韩桂芝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小案牵出大案

200045日半夜时分,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四名巡警,在东海龙宫洗浴中心查处嫖娼,被该中心总经理刘金龙率众殴打并抢夺枪支。因此,刘金龙及其兄、黑龙江志诚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刘滨龙被审查。在对他们的调查中,发现中国农业银行黑龙江省分行主管信贷副行长丁志国曾收受牡丹江制药厂负责人苗胜国贿赂。苗胜国到案又交代,曾请时任牡丹江市副市长的马德协调以获得农行贷款,事后送给马德5000美元;而后为求助马德再次帮忙解决问题,再次送马德10万元人民币。

当年,马德行贿案轰动全国,牵扯出国土资源部原部长田凤山、黑龙江省原政协主席韩桂芝等众多高官。绥化市及其所辖十个县市半数处级以上干部260多人卷入该案,绥化市县及各部门的一把手50多人涉案。

20047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从全国各地抽调精兵强将成立专案组,直接立案侦办此案。20053月,最高检反贪总局办结韩桂芝受贿案之后,将该案移送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审查起诉。

 

长袖四舞收络兄弟帮

韩桂芝出生于哈尔滨市郊韩家洼子,父母都是善良的菜农,乡亲们说她父母一辈子积德行善,才使韩桂芝当上大官,可没想到,最后她自己把自己给毁了。

早期人们都看好韩桂芝:有男子汉气概,大嗓门儿,办事利索,待人随和,穿着朴素,尊称她是“女干部”。韩桂芝当上领导干部之后,经常训斥下属,只穿高档名牌服装,待人接物狂傲无忌。出任省政协主席之后,甚至在哈尔滨市最有名的花园宾馆包场游泳、按摩。有一次因为工作人员没有及时请离游泳客人,韩桂芝大闹宾馆康乐中心,那时候人们背后挖苦她是“老韩太太”。

被审查后韩桂芝反省过:“我在黑龙江省来说,权力是至高无上的,我要定啥事情,没有定不下来的。如果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或者有什么人能对我实行点约束的话,我也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收那么多的钱财,也就不会犯那么大的罪。”

1997年韩桂芝升任省委副书记。为了扩张势力,她使出各种手段拉拢各地市的一二把手,用她的话说就是把他们都变成“我的兄弟”。

绥化市委书记马德已经在绥化干了6年,省委常委会几次讨论提名马德出任副省长。韩桂芝一再指出,马德政治上不可靠,有受贿行贿之嫌。非但如此,韩桂芝还违反常规,在与各地市考核干部的工作人员谈话时,公开指责绥化市马德的工作水平,属于低下一类,对于他的考核一要认真,二要谨慎。这话显然是说给马德听的,马德当然惶惶不可终日,不知如何起死复生。

1998年夏天,马德意外得知韩桂芝检查汛情时摔断手骨,随即打探到她在哪里住院,立马携带妻子飞到上海医院,当面奉送人民币80万。但是,韩书记硬是不肯笑纳,马德领会了领导意图,扯扯妻子衣角,弯腰说道:韩书记,我们两口子可没把您当外人啊!我们不怕您笑话,您就把她当做干女儿吧!马德妻子连连呼喊“韩妈”,干妈收下干女儿80万当然合情合理。从此韩书记再也不说马德的坏话,从此马德经常真金白银孝敬韩书记,成为韩桂芝的小兄弟。

鸡西是矿产大市,出产黄金,市长丁乃今政绩显著,但是他的工作却受到亲临视察的韩桂芝再三指责。后来在省委召开的各地市一二把手会议上,韩桂芝又公开点名批评鸡西市的工作。丁乃今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业绩怎么变成了韩书记眼里的问题?直到有朋友点拨他:我看你,还没有把财神爷送上去吧?

从被韩桂芝一再收拾开始,丁乃今先后进贡韩桂芝11万元人民币,从此再也不遭受她的批评。20011月,由于韩桂芝鼎力相助,丁乃今提升为鸡西市委书记。

当年黑龙江省地方税务局长张心愿,业务能力很强,虽然一向靠近韩桂芝,却是经常遭遇她当面训斥,根本无法提升。后来也是经过高人点拨,先后孝敬韩桂芝共计人民币12万元、美元5000元,然后官运一路绿灯,直到跟着她受审被判处死缓。

有位省委的御用秀才,仕途混得不明不白,后来终于明白,命运把控在韩桂芝手里,就赶快送给她几万元,可是多日没有消息,只好电话探询一下,闲聊中说起自己曾经做过省里老领导的秘书。韩桂芝顿时紧张起来,他干过省领导的秘书,虽然老领导退居二线了,可是一旦知道他秘书向我行贿那么多钱……再三思考后,她一连三天天天打电话催促秀才把钱拿回去,必须拿回去!第四天,秀才出现在她的办公室,拿出厚厚的信封:韩书记,您啥都不要说了,这三万元是我孝敬您的一点小意思,请您务必收下。韩桂芝立马明白:既然他又孝敬我三万,就说明他没有向老领导汇报行贿我,那他现在就是我一伙儿的了。

黑龙江省提拔副厅级以上干部,首先由韩桂芝操刀初选,然后名单提交省委常委会讨论通过。韩桂芝的初选人选从来没有被否定过,也就是说她选定谁就是谁,她就由这个谁身上做拉帮结伙的大文章。她通过两个儿子、妹妹、亲信向她的初选对象放风,既要收服他们的心,还要收来他们的钱;要是对象不买账呢,那就让他靠边站。

正处级刘某,已经组织部门考核拟升任副厅级,韩桂芝亲信及时给出价码。刘某没有能力打点,后来岳父召集亲属朋友们,每人借出十万元,十天时间集资后还差5万元。刘某请示韩桂芝亲信能否减免5万,结果他的晋职被拖放一年,直到他足额足数孝敬过韩桂芝,才在一年后被提为副厅级。

某市委书记张某,见钱说话,没钱不办事,干部、市民都叫他“张大巴掌”。这个响亮的名号叫得韩桂芝都知道了,就来“大巴掌”的市里视察工作。视察中韩桂芝忽然板起面孔对张某说:你把手伸开,让我看看!张某赶快伸手给她看,她放声大笑:哎呀妈呀!我一看你的巴掌就不小啊!你这可是最标准的、最搂钱的大巴掌啊!张某一惊,随即镇定下来说:韩书记您说得太对了!我这一双手,就是要给全市人民搂钱的手。自己的鞋子哪里挤脚,自己能不知道吗?张某尽快打点孝敬韩桂芝十几万元,而后张某就被提升至省委的重要岗位上。

 

机关把控算尽财礼钱

1996年春节,第一次有人给时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韩桂芝送钱,她直言谢绝。来人很不高兴,说:韩部长,你把我当外人了,你我多年交往,你不收下我的心意,不是拿刀子扎我心吗?其实,拉人下水的小人总是擅于掩藏无耻之心,被拉下水的人明知不是真心也要当成真心,好赚个心安理得。

大儿媳跳出来打圆场:妈妈你就收下吧!要不,你让贵客的面子往哪搁呀?大儿媳从客人手里接过装钱封信,居然是两万元人民币,当时真算是巨款。韩桂芝又不踏实了,一宿没睡好,早起说是要退回去。大儿子开导她:你要退回去,以后谁还敢跟你靠近?那你在官场的基础不但不牢靠,相反,你会越来越孤立。

韩桂芝说:你可要知道,现在贪污受贿五千元以上,法律部门可就要立案呐!

还是儿子聪明,说用客人名字把两万元存进银行,有人追查钱是他的,没人追查钱是咱们的,万无一失!韩桂芝果然心安理得,提防一年之后,钱平安成了自家的,她就开始伸手四处抓钱了。

韩桂芝出国考察前一定要四处放风,让下属闻到腥味儿。某市领导听闻韩桂芝要赴西欧考察,马上提款,亲自驾车赶到哈尔滨,匆匆跑进韩桂芝办公室,奉上厚厚的信封:韩书记,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韩桂芝瞪眼问道:你信封里装的啥呀?问得领导晕头转向:两万块钱啊。韩桂芝脸色难看起来:你赶快给我拿回去!对方一时跟不上韩的思路,急忙问:为啥呀韩书记?韩桂芝越发恼火起来:赶快拿回去!我不要我不要!

对方慌忙回到市里,找有关智囊商量半天,最后以最快速度收集该市上等土特产品,第二天上午匆匆赶到韩桂芝办公室,把红绿包裹摆满一桌子,结果又换来一顿训斥,想要问问究竟为啥没让老板满意,可是老板金口不开。走投无路的领导想走不敢走,真要走了就是踏上仕途断头路;不走吧,又不知道该怎么孝敬老祖宗。领导只好把韩桂芝不要的土特产送给韩桂芝的秘书。秘书没等听完他的难处,就拦住他问道:老板去西欧考察,西欧不是外国吗?老板干吗要带你的人民币?干吗要带你的土特产?你咋不动动脑子呢?

领导似有所悟,回到市里尽快打点好礼金,第二天一大早赶到哈尔滨,送上信封赔礼说:对不起韩书记,是我领会首长意图不到位,这回,不知您能满意不?韩桂芝抽出信封里两万美元,放声大笑:你总算变聪明了!你想想,给我人民币,国外能花出去吗?你还给我土特产,拿到国外干啥用?

后来,下属们都知道了韩桂芝出国只要美元,各地市、各厅局有关领导自然都要孝敬韩桂芝美元。

1997年下半年,韩桂芝准备出席全国组织部长会议,临行前放风出去,连她的厅级亲属都赶来送她人民币3万元。等到了2000年以后,韩桂芝再出行这位亲属就没有表示了,气得韩桂芝当面训斥他:就你这个熊样子,能有多大出息!井里的蛤蟆,干不了啥大事!

韩桂芝每年过生日,都会提早安排得妥妥当当,一是要亲自选好饭店,二是要亲自决定食谱,更重要的是要亲自确认前来祝贺的宾客名单,然后提前十几天传递消息给厅级、副厅级、重点处级干部们,让他们各自做好充分准备。

 

一手擅权打造家族帮

韩桂芝名声很大,两个儿子陈泓播和陈泓涛也名声在外,哈尔滨人背后叫他们“大播小涛”。

韩桂芝亲手安排陈泓播到光大银行黑龙江分行工作,后来升任副行长,经常出入娱乐场所,无度挥霍。

哈尔滨开发商姚某被陈泓播盯上,三天两头要陪他吃喝嫖赌,还要经常孝敬他现金,动辄索要三五十万,后来就疯狂到索要八九十万。姚某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背着老婆拿出私房钱孝敬花花公子。一旦现钱没有按要求按时到位,他的承包工程就要泡汤。看到儿子拿回来的真金白银越来越多,韩桂芝认为儿子已经能够成就大事,就把为她卖官放口风、收脏钱的重任委托给他。

韩桂芝卖官生意兴隆,已经关不上家门,又把三妹韩玉芝叫来做她卖官进账的大管家。卖官价码初始10万元,后来涨价到50万,到2003年已经涨到80万元。1998年韩桂芝在上海住院时,马德行贿80万,韩桂芝就把这笔巨款交由韩玉芝打理,韩玉芝用马德的名字把钱存到银行。

韩桂芝的丈夫陈昔平发现,老婆随着职务高升,越来越打扮,越来越回家晚,说话嗓门儿越来越野。一天,陈昔平下班回家后,亲眼看到妻子第一次收下属礼金。他义正词严地对那个人说:“请自重,我们家不稀罕这些!”韩桂芝却使了使眼色,其下属见势,连忙将钱放在桌子上,迅速离去。

送礼人离开后,陈昔平劝导老婆:“你这是犯法呀,赶快将钱退回去,否则……”“否则什么?”韩桂芝突然扯大嗓门,怒吼道。见妻子发火,陈昔平就不敢再声张了,只好将苦水往肚子里咽。他语气沉重地说:“罢了,罢了,你自重吧……”从此他在家里被彻底孤立起来。

19835月,韩桂芝大儿媳韩浩的哥哥韩建勋,涉嫌杀害妻子儿子被收监,韩浩求助韩桂芝向司法机关施加压力,使得哥哥免受法律制裁。陈昔平得知后,问韩浩:你哥哥的案子怎么样了?韩浩回说:啥事儿也没有,很快就要取保候审啦。陈昔平不由落下伤心泪:我知道,肯定是你婆婆出面了,她已经无药可救了,你还年轻,千万别跟她瞎掺和呀!韩浩火冒三丈:你说啥?你是哪一伙的?你不帮忙就算了,还说我们的坏话!大儿子陈泓播和韩桂芝知道此事后,又教训他一通。

卢晓平是韩桂芝的干女儿,从1997年春节开始年年送钱给干妈,先后共计人民币近3万元、美元22000元。到了2000年,卢晓萍的丈夫、省交警总队车管处处长韩健,带着老婆拜访干妈,要求将自己提升为牡丹江市公安局局长。本来这种提升实有难度,但是干妈还是答应下来,20006月韩健被空降到牡丹江公安局任职。韩健也算没有辜负干妈的重望,任职不过4年时间,就把无数下属归拢为韩桂芝的兄弟,结果韩桂芝垮台时,牡丹江市公安局居然垮倒38名民警。

2003年,韩健要提升为副厅级公安局长时,省委组织部审批没通过。卢晓萍赶快找干妈,干妈电话质问组织部领导:韩健是挺优秀的干部,就因为是我侄子,就要压他第二批?别说他不是我侄子,就是,干得好也得用,不好也不能用!

组织部只好把他交流到大庆,解决了副厅级别。

韩桂芝案发时,司法机关从韩健手里追查到2700万元存款。最终,卢晓萍被判处8年徒刑,没收个人财产55万元;韩健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在韩桂芝被中纪委“请”走前,她的大儿子陈泓播已经于122日被中纪委来人带走,那一天正好是农历的大年三十。到头来,除去丈夫陈昔平,韩桂芝一家六口全都涉案,都受到法律制裁。

 

落马后抱怨佛祖不保佑

韩桂芝出身农村,渐渐出人头地,最初还有感恩之情,等到官职做大了,就开始相信冥冥之中有佛爷保佑她好运连连。升任省委常委后,越发虔诚地腾出大房间供佛烧香,香火不断。到后来,韩桂芝还专门请来专业人士,为她设计佛龛,供奉泥佛、瓷佛、金佛,香火日夜不断。极乐寺是哈尔滨最大的寺院,韩桂芝有时间就要去烧香拜佛,逢年过节还要抢先烧头香、捐款表忠心。公出外地一定要拜访名刹古寺,烧香磕头、捐款赞助。韩桂芝还向普陀山寺庙捐过一笔心愿款。

2003年马德案发后,办案人员初审韩桂芝,她幻想能够逃避中纪委的双规,每天守在家里烧香磕头,祈求佛祖保佑渡过难关。大儿子被捕时,她抱怨儿媳妇信佛不够虔诚。她被中纪委双规之后,越发虔诚对着墙壁念佛:佛爷佛爷,你为什么不保佑我!待到后来知道眼前只有死路时,终于发出哀嚎:佛啊,我天天为你烧香、打坐,为你花了那么多钱,你为啥不保佑我呢?

20046月,在黑龙江省政协九届七次常委会上,通过了免去韩桂芝省政协主席职务的决议。同年7月,政协十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撤销韩桂芝全国政协委员的资格。917日,黑龙江省政协九届八次常委会通过了关于撤销韩桂芝省政协委员资格的决议。11月,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黑龙江省委决定,给予韩桂芝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鉴于韩桂芝的行为涉嫌犯罪,已将其涉嫌犯罪的问题和有关线索一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05121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韩桂芝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栏目主持人:郑宾  39375816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