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观察 > 网络二手交易:寻宝还是排雷

网络二手交易:寻宝还是排雷
时间:2019-05-31

      


/本刊记者 杨皓

 

 

在互联网购物早已不是啥新鲜玩意儿的今天,网络二手物品交易成为了新的风潮。2014年,淘宝二手改名为“闲鱼”,以全新的面貌重新进入阿里构想已久的C2C(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电子商务)二手交易市场。是年年末,闲鱼APP推出“鱼塘”功能,并在之后的一年赢得满堂喝彩。2017年,羽翼渐丰的闲鱼遭遇了来自腾讯系的挑战,腾讯入股原本隶属于58集团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转转”,伴随着诸如央视春晚插播广告等一波高调的宣传之后,转转并未如愿撼动闲鱼的统治地位。在转转的攻势退去且渐渐被遗忘的2019年,闲鱼正逐步在C2C领域奠定属于自己的领先地位。

 

兴趣分类 变废为宝

二手物品交易由于其商品的随机性与多样性,很难与商店购物一样做到效率极高的商品提供与购买。在二手物品交易软件被社会广泛接受之前,人们往往会选择在熟人圈、专业论坛、兴趣贴吧等社区内兜售二手物品,缘于半熟人关系的存在,更容易展开互动和交易。

闲鱼得以取得今天的成功,其中一大原因便是把互联网社区的概念嫁接入软件之内。2016 年,闲鱼推出了以兴趣为核心的社区分享经济体——兴趣鱼塘。兴趣鱼塘以用户兴趣为核心,将社区化与分享经济相结合,在兴趣鱼塘里,用户可以分享共同的爱好、交换相关的物品,在满足情感交流的同时,也将闲置资源合理的二次分配。这极大增加了用户发布的二手商品被同样感兴趣的用户浏览的可能,从而让市场大为活跃。也正是从兴趣鱼塘功能正式发布之后,闲鱼APP正式步入了高速占领市场的道路,直至取得今日之地位。

日趋完善的功能,让闲鱼APP的用户体验不断提升,从而也真正意义上让万千市民手中的闲置物品变废为宝,资源得以重复利用。张怡是一位提前退休的女士,过去的一年她在闲鱼上卖出了三十多件闲置物品,“因为这两年歇了下来,就有时间在家里拾掇拾掇,一整理发现,原来家里有那么多没用的东西,衣服、数码产品、玩具,甚至根本没机会用的餐具。”张怡表示,“后来儿子教我用闲鱼,说这些闲置的东西都可以在上面卖掉,一开始我还半信不信,一用才知道,还真能卖出去。”

借助于用户自主创建兴趣鱼塘;用户自主加入兴趣鱼塘;自主给发布的宝贝添加描述、分类标签的手段,闲鱼在充分放权给用户的重体验模式之下,给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二手置换体验。

然而,必须指出,在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背后,用户间交易产生纠纷的状况却屡次出现。张怡告诉记者,“我遇到过一个人收到我卖出的闲置手机后就各种挑刺,其实事先我都拍视频给他看过,有什么问题我也说清楚了,但是收到货后他就开始追究,甚至说要退货。闲鱼这软件有个问题,就是退货申请特别容易通过,如果退货我损失的邮费不说,来来回回折腾的时间真的令我烦躁。当然,其实他也不是真的要退货,后来我给他优惠了100块钱,事情也就过去了。”

其实张怡遇到的情况实属常见,网络上对于咸鱼买家的吐槽也比比皆是,当然,这也不是闲鱼交易纠纷中最严重的。相关新闻曾曝光过,某男子在浏览闲鱼选取自己心仪的物品后,与卖家相约当面交易。未曾想到的是,交易场所相对隐蔽,且卖家并非冲着公平交易而来。该男子刚到交易场所就被几个高大的男子围住,想要脱身早已是身不由己,只能任由卖家开价买下商品。

 

鱼龙混杂 灰色滋生

如果说用户间的交易纠纷尚属小事,那么互联网二手交易平台内鱼龙混杂,各种灰色产业滋生的情况则必须警惕。

今年三月初,有网友反映在闲鱼平台上,居然有商家在售卖“妇科真人检查”相关视频。用户在闲鱼APP上搜索“妇科”二字,就会跳出诸如“妇科真人检查女性”“真人妇科检查视频(150GB)”等商品。这些商品价格普遍在十元以下,其中一件相关商品被拍下200余次。查看商品详情,可以发现,除妇科检查视频之外,有些卖家还公然宣称有色情、血腥等危害网民身心健康的视频贩卖。事件曝光后,闲鱼官方回应称,因违反公序良俗,此类商品在闲鱼禁止出售,会针对反映情况对卖家账户进行限制,并下架商品。

张鑫(化名)在闲鱼上则遇到了一件有苦说不出的事情。他告诉记者,“某天,我所在的鱼塘有个人发言说出钱回收驾照分,我几乎不开车,想着驾照分可以换点零花钱就和他联系了。然后你也知道,这个东西不好明面上交易,他就让我直接和他碰头当面给我转支付宝。当天,我陪他去消完分,他就说手机没电了,然后让我留了银行卡,说把钱过后打给我。当然,我没能收到钱,而且再也联系不上他了。”由于闲鱼可以根据地区创建鱼塘,原本需要熟人网络才能运行的消分这类灰色产业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突破口,通过在鱼塘内简单交流,用户之间就可以在现实中约定见面地点,完成交易。类似张鑫这样的受骗事件,由于交易本身不受法律保护,被骗方往往投诉无门。

即便是不存在欺骗的销售行为,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仍然有空子可钻。比如烟草等需要特定销售许可才可交易的商品,借助“个人闲置”这一理由,便可以堂而皇之地在网络上公然销售。较为隐晦的卖家把商品描述为“男士烟打火机”“男士用品”等;另一部分卖家则把自己销售烟草的行为描述为“别人赠送的烟草,但自己不抽烟”。但无论如何描述,只需用户与之私聊,卖家往往会告诉你自己是专业做烟草生意的,从品种到数量都可以满足买家的需求。

二手交易平台上的灰色产业当然不止于上述几种。其实从闲鱼等二手交易平台草创之初,就有人表示了自己的担忧:闲鱼作为一个C2C交易模式的互联网平台,上线商品门槛低速度快,势必会成为销赃的一大通道。

 

叙事卖假 兵不厌诈

抛开法律法规不谈,灰色产业仍然是供与需的双向调节,因是之故,也许买家与卖家都需要这样的灰色来为自己谋利,倒是有些许“民间正义”的感觉。但利用二手交易平台监管较松,售卖假货的行为,看上去就没那么讨巧了,一旦曝光也势必遭到千夫所指。

《潇湘晨报》曾报道过这么一个案例:有一个女子在分手之后为了摆脱对前男友的思念,决定把前男友送给自己的东西全部放网上卖掉。她把东西挂在微博等平台上出售,还将自己那令人心酸的感情经历一并放在了网上。女子没想到的是,帖子一经发出,不少网友纷纷在平台底下留言安慰她,没过多久她出售的二手商品就被抢光了。看到陌生网友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安慰失恋的自己本该感动才是,女子却用另一种方式来“回报”大家。她以超低价进了一批假货,带着自己新交的男朋友在网上扮演被男人伤害过的可怜女人,编造各种狗血、不幸的感情经历来博同情,再把所谓前男友礼物实则是假货的物品放在网上出售。遇到有心的买家询问商品信息,女子就以“心里太痛苦,不愿回忆过去”的借口来搪塞过去。一开始,女子和男友还会给网友发假货,后来索性连假货都不发,对方付完款就直接拉黑。半年时间内,被骗网友高达上百人,涉案金额近10万元。

在淘宝网大力打假的压力之下,许多售假商家趁机涌入了闲鱼市场。一方面,闲鱼的监管不像天猫、淘宝那样严格;另一方面,闲鱼网上多为个体买家和卖家,监管起来并不容易。通常情况下,售假商家在网上注册大量账号装成个体卖家,将商品的价格定在正常价格的70%左右,一旦成功卖出一件商品便删除交易记录,如此一来便可以将账号循环使用,没有相当的经验和技巧很难辨别。早前二手交易平台还充斥着各种收购化妆品空瓶的信息,其背后目的不言自明。京东曾在关闭C2C平台拍拍网时表示,C2C的模式由于个人卖家不被要求在工商登记备案,导致工商行政执法部门也无法进行有效监管,售假者违法成本几近为零。

 

结语

网络二手市场是新兴事物,有着十足的生命活力,有着很多传统交易市场不具备的优点,但同时由于刚刚兴起,网络二手市场缺乏法律的规制和引导,还有许多等待完善的地方。在保障还不够完善的当下,这些建议也许有些帮助:如果你是卖家,建议寄货的时候全程录视频,留个证据证明自己的东西没问题,以防买家拿东西损坏或缺东西为由要你降价,便于之后维权;如果你是买家,同样在未拆包裹前就开始录视频,当着快递小哥验收,一旦有问题就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