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观察 > 美图不美

美图不美
时间:2018-10-10

  

/本刊记者  张程

 

许多科技公司在面对资本市场时总是希望能够获得高估值,这种对高估值的渴望几乎没有上限。

 

 

许多科技公司在面对资本市场时总是希望能够获得高估值,这种对高估值的渴望几乎没有上限。而且在多数情况下,这些科技公司希望获得高估值的依据并不是公司的经营现状,而是基于其勾画出的一幅关于未来的美好商业蓝图。但是这些美好的商业蓝图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实现,一切都是未知数,而建立在这之上的高估值也变得如同空中楼阁。由此市场上也衍生出了一个新的名词“市梦率”,来形容那些市盈率如梦幻一般离奇高的现象。

2016年底,市盈率一度逼近600倍的乐视网,迎来了梦幻破灭的时刻,由于资金链危机愈演愈烈,乐视网股价急速下滑。当乐视网正处在资金链断裂的危机漩涡中之时,另一家明星科技公司美图,正在进行继腾讯之后港股的第二大“互联网”公司IPO,美图短期的目标市值是1000亿港币,而长期的目标市值则是3000亿港币。但是截至上市时,美图还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与许多科技公司在估值上的逻辑相似,美图的高估值并非基于其现实的经营业绩,而是基于对未来的畅想。

今年821日,美图公司发了2018年的中期财报,上市一年半之后,这份财报并未坐实美图此前的畅想,相反,它显露出了美图的疲态:多项核心业务出现严重下滑。财报公布后美图公司股价大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8%,当日收盘价已跌到不及IPO时发行价的一半。美图公司畅想的破灭也再度提醒人们,科技公司所勾画出的美好蓝图很可能仅仅只是蓝图,其能否实现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然而在今天的资本市场上,仍然有许多公司不顾基本的经营业绩,前赴后继地盲目追求高估值。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美图畅想破灭

根据美图公司披露的2018年中期财报,此前作为支撑美图市值的两大主要经营项目——智能硬件和直播业务,经营业绩在上半年都出现了严重下滑。其中智能硬件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3.4%;直播业务月活跃用户人数下滑56.4%,且营业收入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2016年美图公司上市之初,曾定下了“打造美丽生态链,让每个人都使用美图产品”的愿景。而在当时,实现上述美好愿景的主要抓手就是依靠智能硬件部分的“美图手机”和直播业务的“美拍”,来扩展美图的应用场景,构建一个“美丽生态链”。从经营业绩的角度来看,这两项目业务也支撑起了美图公司的营业额。从过去几年的财务数据来看,这两个项目所带来的营业收入占到了美图公司总营业收入的九成,尤其是智能硬件业务,占了整个营收的七成以上。而美图公司真正的业务基础——美图秀秀所带来的互联网广告收入只有一成。

美图公司上市之初人们就曾质疑其硬件业务的发展前景。美图公司自2013年推出美图手机以来,虽然销量一路上涨,但是总体规模仍然较小,至2017年高峰时期,美图手机的年出货量也才152万部,与国产手机头部厂商动辄几千万、上亿的销量相比,规模非常之小。以如此小的体量要想在已经是巨头林立的手机“红海”中脱颖而出,难度非常之大。美图手机业务在研发和营销方面完全不占优势,大型手机厂商一年的研发费用和营销费用甚至比美图公司的总营收还要高。另外,在市场地位上也与竞争对手不对等,在对上下游供应链的议价能力上小厂商与大厂商相比,完全没有优势可言。

在这样一种竞争格局下,美图手机业务很难完成其构建“美图生态链”的任务,看起来更像一个为了做大营业收入的“面子工程”。根据美图公司的经营现状,如果除去美图手机这部分的营业收入,美图公司在互联网服务上的营业收入相对于其市值而言非常少。2016年美图公司互联网服务部分收入仅人民币1亿元,而在此背景之下,美图公司的市值却一度冲击到1000亿港币,二者之间的反差显而易见。

美图公司的另一个重要业务——美拍——同样出现了严重的问题。2018年上半年,美拍的月活跃人数同比下滑56.4%,虽然这种下滑与整个直播行业的不景气有关,但是美拍活跃用户数的下降幅度远超同行。另一方面,美拍的营业收入与其用户数相对于其他直播平台而言也显得不成比例。2018年上半年,直播平台映客的营业收入为22.8亿元人民币,映客的月活跃用户数为2400万左右;然而美拍虽然有着高达4200万的月活跃用户数,但是其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却仅有2.8亿元人民币,只是映客的一个零头。

在两大主营业务出现严重下滑的同时,美图公司最核心、最基础的产品——美图秀秀,同样出现了用户数下滑的现象。2018年上半年美图秀秀的月活跃用户总数同比下滑1.2%。作为美图公司三大发展战略,平台化、国际化、商业化的根基,这一业务的衰退伤及的是美图的命脉。2018年美图的年中报不仅没有能够成为证实美图商业蓝图可行性的有力证据,反而成为终结美图此前畅想的序曲。美图的2018年中期财报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美图此前的畅想皆已落空。

 

美图的新蓝图

2018年的中报公布之前,88日,美图在北京举办了“美和社交”战略发布会,宣布美图进行组织架构调整,以美图秀秀、美拍两个龙头产品为先锋,全力向精品社交平台转变。这一方面意味着美图开启了一段新的商业征程,另一方面也在某种意义上宣告了对于此前发展战略的一种否定。

在这次发布会上,美图公司CEO吴欣鸿传达了非常明确的意图,即产品向社交化迈进。首先,美图秀秀和美拍都转成社交平台,以图片信息流和短视频信息流为核心,做社交信息共享。并宣布在未来18个月将进行优质内容的打造计划。包括头部的明星和经纪公司,以及面向个人用户的内容补贴,希望借此形成基于生活兴趣核心点的社交闭环。

美图公司全力向社交迈进是其保有用户量的重要手段,也是对当前美图用户量出现下滑的一个积极回应。但是在腾讯、微博等垄断社交领域多年的情况下,美图全力以赴向社交进军,最终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还是一个未知数。如阿里巴巴这样拥有强大的电商用户系统和支付宝用户系统,多年来在社交领域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美图这样一个依靠一款修图工具软件向社交化的尝试又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在美图向社交转变的道路上,商业模式自然也将发生重大转变。相对应于社交,美图的主要商业模式将转变为广告。其模式将与当前的微博十分相似。微博当前的市值为170亿美元,2018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22亿元人民币,其中广告收入19亿元。

不过市场对于美图向社交的转变似乎并不看好,在这场发布会之后,美图股价再下台阶,连续多日大幅下滑,从此前的6元多跌到不足4元,市值跌去三分之一,仅剩170亿港币,较2017年初市值最高点时跌去近八成。距离其3000亿港币市值的目标越来越远。

 

估值迷思

过去几年中国在“大众创新、万众创新”的政策号召之下,迎来了一波互联网创业的高潮。在这股创业高潮中,资本也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其中,科技公司的造富神话也刺激着人们的神经,仿佛一夜之间梦想都能实现。

凭着一纸商业计划书就能融资几千万元,在过去数年的创业潮中并不是神话,成立才一年估值就以亿计的公司也不在少数。然而在这样的狂欢背后,留下的很可能是一地鸡毛。

824日,浙江乐清一名滴滴司机残忍奸杀一名20岁女乘客,而在这之前的55日,滴滴刚刚因为郑州一名空姐被滴滴司机杀害而进行了大规模整顿,但是显然,整顿并未取得实质性成效。作为曾经引以为豪的共享经济代表之一,滴滴出行也因为屡次发生这类恶性事件而陷入了空前的舆论声讨之中。这家成立才6年的公司,如今有着高达5000亿元的估值,这种造富效应简直令人晕眩。但是在高额的估值背后隐藏的却是许许多多悬而未决的问题,有些已经演变成了社会问题。这些问题此前并非没有人指出过,只不过被欢呼声所掩盖了。

细看这一轮互联网创业潮,在造富神话的助推下,一个个风口呼啸而过,从共享出行、互联网金融、O2O服务,到网络直播、共享单车、新零售、区块链,每一次风口过境都是成千上万的创业者蜂拥而入,但是最后真正能成功的十不存一。

共享出行的后遗症在滴滴身上显露无疑。互联网金融更是掀起了一轮“跑路潮”、“倒闭潮”,无数投资人的血汗钱被席卷一空。网络直播、共享单车、区块链也是“事故”高发领域。网络直播中低俗、色情内容充斥,同时还引诱打赏和消费;共享单车无序投放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单车企业倒闭更是导致大量用户押金难退,合法权益受到损害。831日,自行车生产厂商上海凤凰起诉ofo小黄车拖欠货款,掀开了最大共享单车企业的遮羞布。区块链项目则在一夜暴富的神话中野蛮生长,许多项目以区块链之名行诈骗之实,令无数投资人血本无归。

另一方面,即使是业已功成的科技公司,在当前潮水渐退的资本市场环境中,估值也大幅缩水。2018年以来,奔赴香港和境外上市的科技公司大多跌破了发行价,市值大幅缩水。

随着越来越多美丽的蓝图止于畅想,以往科技公司所勾画出的美好图景也越来越没有市场,美图不美,已经是许多人的共识,回归商业本质恐怕才是当前创业公司们应该做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