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观察 > 民营快递江湖

民营快递江湖
时间:2018-09-28

  

/本刊记者  张程

 

 

快递物流被称为经济运行的“毛细血管”,对于商业活动的开展有着重要的支撑作用。过去十年是中国民营快递行业发展的高峰期,也是黄金期。如今快递行业的增长速度已经显著放慢,民营快递行业进入了一个整合、升级的新时期。不同的快递企业走出了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在这一场整合和变异中,哪一条路径将成就快递行业的翘楚,值得关注。

2017年中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400.6亿件,业务总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在这个庞大的市场上,EMS(邮政特快专递服务)、京东物流、顺丰、中通、韵达、圆通、申通、百世汇通等8家快递公司占据了整个快递市场八成以上的市场份额。根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统计数据,2018年上半年CR8(八个企业集中率)达到81.5,行业集中度未来还有望进一步提升。

虽然行业集中度很高,但是快递的江湖并不平静,一场不同路径之间的竞赛正在展开。中通、韵达、圆通、申通、百世汇通等“通达系”快递,向阿里巴巴主导的菜鸟网络聚拢,企图构建一个庞大的快递物流帝国。民营快递的“带头大哥”顺丰快递,则在占据了商务件市场之后,转而向冷链物流等特色物流领域延申,抢夺行业最美味的蛋糕。原本附属于京东商城的京东物流渐渐独立出来,并衍生出更大的野心,不断地在拓展新的业务领域。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甚至扬言:“未来快递就两家,京东和顺丰!”快递江湖的路径之争已然展开。

 

“通达系”与顺丰分道扬镳

2018530日,原本和顺丰快递一起合作做“最后一公里”配送的“通达系”快递,集体入股了菜鸟网络主导的、同是做“最后一公里”的浙江云栈。半个月后的615日,“通达系”快递集体宣布,转让持有的全部丰巢科技股份,而丰巢科技正是顺丰所主导的致力于解决“最后一公里”配送问题的落地公司。

入股浙江云栈,退出丰巢科技,标志着原本游离在阿里巴巴和顺丰之间的“通达系”彻底站在了阿里巴巴一边,成为阿里巴巴主导的菜鸟网络的核心快递服务提供商。

面对此次“通达系”的集体“叛变”,顺丰方面称由于“通达系”参股浙江云栈而主动要求他们退出丰巢科技。

菜鸟网络和顺丰快递之间的矛盾在行业内早已不是秘密,二者之间明争暗斗已经多年。20176月初,顺丰与阿里巴巴就“自提柜数据信息回传”问题爆发正面冲突。起因是阿里巴巴要求顺丰将其主导的丰巢科技的快递数据信息回传至阿里巴巴的云网络,但是遭到顺丰的拒绝,并关闭了数据接口。随后阿里巴巴方面也停止了与顺丰的合作。这场事件中,双方各执一词,互相指责。“数据回传”事件的爆发,正式将阿里巴巴与顺丰之间的矛盾公开化。此后阿里巴巴也一直在努力摆脱顺丰对于其电商业务的掣肘。时隔一年之后,这场争端最终以“通达系”彻底站队阿里巴巴而收场。

如今设置在全国各种小区、写字楼的近10万组丰巢系快递柜,“通达系”已经不再使用。从线下的体验来看,早在5月初,“通达系”的快递包裹已经很少使用丰巢的快递柜,而是走菜鸟驿站。

2018年上半年,顺丰完成18.57亿票快递业务,仅占全国市场份额的8.4%;而中通、圆通、韵达、申通等四家完成的快递业务量高达115亿票,占整个市场份额的52%。失去“通达系”快递件的业务,丰巢科技的业务将受到极大损失,这对原本就处在烧钱阶段的末端快递柜业务无疑是雪上加霜。由于业务量骤然减少,丰巢科技不少末端快递柜已经断电停用。尤其是以电商件占主的住宅小区,由于顺丰电商件业务量少而出现快递柜的大面积闲置。

彻底集结到阿里巴巴麾下的“通达系”快递,一方面意味着从此将很难摆脱对于前者的依赖;另一方面,随着阿里电商平台上的交易额高速增长,“通达系”快递的业务量也不断迈上新的台阶。业务量的稳步增长,以及站在同一个大联盟之下的背景,让原本争斗不断的“通达系”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阶段,同时服务质量也在不断提升。

根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关于20186月邮政业消费者申诉情况通告》显示,韵达快递、百世快递、申通快递的有效申诉率已经低于顺丰快递。查看国家邮政局往期的报告可以发现,“通达系”快递的服务质量在近两年快速提升,有效申诉率持续下降,至今年二季度,已经陆续超过行业标杆顺丰。

 

发力特色物流的顺丰

一直是民营快递“带头大哥”角色的顺丰显然并不甘心受人钳制,更不可能像“通达系”一样依附于阿里巴巴这个电商巨头。但是电商快递庞大的市场规模又在诱惑着顺丰。

其实早在多年前,顺丰就曾试图凭借自己的快递物流优势,建立自己的电商平台,然而过去多年的电商尝试都不尽如意。2014年顺丰曾推出O2O线下店“嘿客”,想要将它打造成一个基于社区的网上购物中心。然而在一年多的疯狂布局之后,却渐渐没有了声音,十几亿的投资打了水漂。在“嘿客”之前上线的电商平台“顺丰优选”,也泯没在了众多的生鲜电商品牌中,没能做大做强。随后顺丰又借着跨境电商的风潮推出了“顺丰海淘”,但是规模始终未能做大。

近些年来,随着与阿里巴巴日益分化,顺丰电商件的市场份额不断下滑。加上自建电商平台的尝试不断受挫,顺丰在电商上的动作少了很多,转而向高端物流、特色物流发力,抢占整个快递市场中利润最丰厚的部分。

近几年,顺丰在不断提升和完成自身软硬件设施的同时,将发力的重点放在了重货业务、冷运业务、国际业务和同城配送业务上。这些领域恰巧是其他快递企业薄弱的部分,尤其是冷链物流,考验着快递公司的运输能力。

2018810日,顺丰控股与美国冷链运输公司夏晖(HAVIGroup)在深圳成立合资公司“新夏晖”,共同致力于推动冷链物流的发展。美国夏晖集团是一家拥有世界领先的多温度食品分发技术的物流公司。其业务主要是为麦当劳全球几千余家餐厅提供优质的分发服务,是麦当劳食品供应链的重要成员之一。夏晖集团在北美、欧洲、亚洲设有分发中心,在大中国区拥有五家公司,分别位于北京、广州、上海、香港和台湾,并在成都、武汉、沈阳设有分公司。其多温层食品物流服务覆盖了一流的连锁咖啡店、现购自运式卖场、酒类与高级食品,及其它的快餐连锁系统。

顺丰与夏晖联手显然将使得其在食品冷链运输领域获得极大助力。在国内“新零售”风潮骤起的当下,食品冷链的市场需求和前景很大,而国内具备这种配送能力的快递企业相对稀缺,这无疑将是顺丰的机会。

除了冷运之外,在重货、城配、国际业务方面,顺丰也在积极开拓。根据顺丰集团2017年的财报显示,重货、冷运、同城配送和国际业务都保持了很高的增长速度,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也在不断提升。凭借着强大、高效的物流运输和处理能力,顺丰正在抢占同行没有能力做的高附加值市场。顺丰当前的优势依然明显。

根据顺丰披露的未经审计财务数据,2018年上半年顺丰完成业务量18.57亿票,占整个快递市场的8.4%;实现业务收入421.59亿元,占整个市场业务收入的15.4%。显然顺丰虽然完成的业务量不大,但是占有的收入份额不低。另外从票均收入的角度来看,2018年上半年顺丰的票均收入为22.7元,相比于行业平均12.4元的票均收入水平,顺丰的票均收入几乎是同行的两倍。

 

“菜鸟”的大野心

虽然没有得到优质快递企业顺丰的支持,但是阿里巴巴的物流网络也在日益完善。

2013528日,阿里巴巴集团、银泰集团联合复星集团、富春集团、顺丰集团、“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以及相关金融机构共同合作共同组建的“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简称CSN)正式成立,阿里巴巴集团为其取名为“菜鸟”。

“菜鸟”是当年的网络流行语,意思就如其字面一样,“只能用来做菜的鸟”,形容一个人能力差。然而“菜鸟”的名字虽然取得低调,但是志向和野心却不小,大有一统快递江湖的意思。菜鸟成立初期设立的目标是通过五至八年的努力打造一个开放的社会化物流大平台,在全国任意一个地区都可以做到24小时送达。

由于“通达系”快递近七成的业务量来自天猫、淘宝平台,所以阿里巴巴自然成为了这个联盟的执牛耳者和话事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快递企业大联盟变得越来越像阿里巴巴的附属体系。其目的也越来越像是服务于阿里巴巴的电商系统及其子生态系统。

利用这个平台,阿里巴巴推出了一系列的行业规范和服务守则。例如推行了电子面单,通过信息化的手段改变了以往快递企业手写快递面单的低效做法,提高了快递企业的运行效率,也在某种程度上保护了用户的隐私。

但是这些规范化的措施在提高行业运行效率的同时,也加强了阿里巴巴对快递企业的约束能力。并且进一步控制了快递企业的客户资源。因为以往客户直接与快递公司对接,现在客户下单要经过阿里巴巴的信息化系统,因此阿里巴巴也就具备了一定的流量控制和分配的权利。虽然顺丰已经淡出这个快递大联盟,但是“通达系”已经坚定地站在菜鸟一边。

菜鸟网络体系中不仅有“通达系”快递,现在也融入了越来越多的快递企业。尤其是随着京东商城凭借其优质的物流服务冲击阿里巴巴的电商霸主地位,阿里巴巴更加急迫的需要提升其在物流服务上的能力,以应对竞争对手的挑战。

近年来菜鸟网络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频繁,除了入股“通达系”快递之外,还入股了做落地配的万象物流、晟邦物流;做干线物流的卡行天下;做仓储管理的心怡科技等。2018年更是以95亿美元买下同城配送“饿了么”,以2.9亿美元入股即时物流公司“点我达”。显然阿里巴巴是想将菜鸟锻造成一个强大的物流系统,对抗其他竞争对手。

当下的民营快递江湖,顺丰继续在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领域开拓;京东物流依托于京东商城则不断在拓展服务边界,与顺丰在重货、冷运、城配等领域逐渐展开竞争;其他民营快递则多集结到菜鸟网络麾下,成为阿里巴巴全国24小时达物流网络中的一环。未来谁将最终摘下快递市场桂冠,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