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观察 > 宠物经济崛起

宠物经济崛起
时间:2018-07-02

  

文/本刊记者  张程

 

近年来,养宠物在城市里已经蔚然成风,每天早上都能在小区里看到遛狗的老年人,平时也总能在社交圈里看到年轻人在“晒”宠物。随着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生育率的下降、人口寿命的延长以及社会老龄化加剧,养宠物自然而然的成为了人们满足某种精神需求的一种方式。

根据《2017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统计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养宠物家庭的比例为17.1%,约5912万户,宠物猫狗的数量达到8746万只。2017年中国宠物产业规模达到1340亿元,较2010年翻了近10倍,且未来三年预计仍将以年均30.9% 的复合增长速度快速上升。

如果参照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宠物经济规模,中国的宠物经济才刚刚起步,属于朝阳行业。美国家庭养宠比例达到六成以上,产业规模达到700亿美元;日本家庭养宠比例约占四成,产业规模达到120亿美元。中国家庭养宠比例相对而言还比较低,而且给宠物使用专业食品、医疗、服务的比例还很低,因此未来中国的宠物经济市场规模的增长潜力极大。

一方面中国的宠物经济正在崛起,宠物消费需求上升,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的宠物经济产业链严重依赖国外品牌。在今年四月的贸易战阴影之下,其弊端就已经暴露。受到贸易战的影响,许多品牌的美国产宠物粮在中国停售,让不少宠物主人感受到了“断粮”之痛,同时对于国产宠物粮在市场上的“缺席”深表无奈。

 

“吸猫吸狗”潮流兴起

根据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是宠物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节点。2017年中国人均GDP达到8800美元,部分一、二线城市人均GDP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达到了这一水平。经济水平的提升使得人们养宠物的比例也相应提升。

除了经济因素,影响宠物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还包括人口的生育率情况,社会的单身经济发展情况,以及社会老龄人口比例。研究表明,低生育率,高老龄化比例和高单身、晚婚晚育比率等因素对宠物经济的繁荣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目前我国人口老龄化比例正在加剧,当前我国60岁以上人口已经达到2.3亿,占总人口的比例为16.6%,预计到2050年我国将有4.87亿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达到35%。根据邻国日本的发展经验,银发一族是重要的宠物喂养人群。在日本,银发一族约占到整个养宠人群的四成。中国日益庞大的银发族在一定程度上也将促进宠物经济的繁荣。尤其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执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所带来的少子化趋势,这意味着未来可能出现大量的“空巢老人”。因为缺少子女的陪伴,他们很可能会通过养宠物寻求陪伴,转移情感,排遣孤独。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都市竞争压力的加大,使得新生代年轻人中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不育的比例越来越高,这也将促进养宠风潮的兴起。当前中国东部发达省市的人口出生率普遍低于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部分经济较发达地区的人口生育率已经跌破百分之一。晚婚晚育和低生育率的倾向使得人们有精力和意愿来喂养宠物,在一定程度上将促进宠物经济的发展。

实际上近年来国内年轻人中间已经悄然兴起了一股养宠物的风潮,甚至出现了一些新兴名词,如“吸猫”“吸狗”,即像吸毒一样对猫狗产生严重的依赖性。主要表现为和猫狗进行亲密的接触和互动,例如将头埋在宠物身上,闻它身上的味道,类似于对待婴儿那样。网友自称“感觉像是在吸毒”。这一说法在年轻人中引起了共鸣,因此“吸猫”“吸狗”等用语开始流行。

随着养宠风潮的兴起,近年来对于猫狗等宠物的认可和保护意识也在加强。在年轻人中,将猫狗视为和人类同等的生命体几乎成为一种“政治正确”,不虐待、伤害猫狗成为了一种道德共识。这显然极大的改变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猫狗仅作为一种家畜衍生品的地位和形象,猫狗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高。甚至有人开玩笑,现在消费市场瞄准的对象依次为女人、儿童、老人、狗、男人,言外之意,家庭中宠物的地位比男人还高,这里的“高”主要指的是在消费意愿上。

在社交网络中,宠物的地位丝毫不逊于人。一些宠物主人为自己的宠物开设专门的社交账户,并且持续维护。例如一只叫饼干的猫,“它”每天会用手机拍一支几十秒的小视频,在微博上发一条“微博故事”。现在,在微博上这个用户名为“饼干大人”的猫拥有400多万的粉丝,每次内容更新后都会吸引来无数人的围观和留言。像饼干这样的网红宠物在社交网络上还有很多,这些网红宠物所带来的号召力丝毫不逊于网络大V。

 

宠物经济产业链

宠物经济的产业链很长,但是就目前国内的发展情况而言,主要集中在活体交易、宠物食用品、宠物医疗、宠物服务等几个环节。活体交易方面目前主要是宠物繁殖基地和私人繁殖为主,行业集中度低。且国内宠物约五成来自领养,目前市场规模并不大,只占我国整个宠物经济市场份额的5%不到。

宠物食品、用品在目前宠物经济中所占的比重最大,约占整个宠物经济市场规模的七成以上,其中宠物食品所占份额尤重。宠物食品贯穿宠物的一生,也是养宠人群最重要的开支。通常一只成年小型犬每个月要吃5kg狗粮,中型犬每个月要吃12kg左右,大型犬通常在20kg左右。按照目前国内狗粮的价格,养狗家庭在狗粮上的支出,每年在2000~5000元左右。通常一只成年猫每个月要吃2.5kg左右的猫粮,一只成年猫每年在主粮上的支出在1000元左右。

根据《2017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统计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约有5000万只宠物狗和3750万只宠物猫。虽然拥有数量庞大的宠物基数,但是由于国内宠物喂养使用专业宠物粮的比例很低,因此国内宠物食品的年销售额也比较低。根据国家统计局和中国海关信息网公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我国宠物食品行业国内销售收入只有236亿元。随着专业粮使用率的提高,未来我国宠物食品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元以上,显然未来我国宠物粮的市场增长空间极大。

除了宠物食用品之外,宠物医疗和宠物服务也是养宠人群重要的支出。宠物医疗方面,除了意外病症治疗之外,宠物猫狗每年都要注射疫苗,通常包含狂犬病疫苗和其他针对性的疾病预防疫苗。通常一针在60~80元左右。除了注射疫苗,适龄宠物猫狗还要进行绝育手术,视品种和体型不同,价格通常在1000—2000元左右。仅这些宠物的常规医疗项目,每年的市场规模就可以达到数十亿元。

宠物服务方面细分领域众多,包括宠物美容、宠物寄养、宠物配种,日本甚至还发展出了类似于养老院的宠物寄养机构,专门针对那些年老体弱,而主人没有足够精力照顾的宠物猫狗推出寄养服务。宠物主甚至可以和寄养机构签订终身服务协议,让年老宠物可以在“养老院”颐养天年。

随着中国人养宠习惯向着科学化的方向发展,专业食用品、医疗、服务的渗透率逐步提高,依托中国庞大的市场基数,未来宠物市场经济的规模将会非常庞大,市场前景广阔。

 

宠物经济的中国机会

与我国庞大的宠物经济市场前景不相匹配的是我国宠物经济产业链的薄弱。目前我国宠物市场上无论是活体交易、宠物食用品、宠物医疗,还是宠物服务上,进口产品都占据了制高点。

目前市面上的纯种猫狗品种几乎全部来自国外。中国长期以来田园式的猫狗饲养方式,显然不能适应现代都市对于“宠物”的需求,而远早于中国开始培养适合成为“宠物”的动物品种的西方国家,通过成熟的繁殖和认证系统,一代代的宠物筛选之后,培育出的纯种猫狗在生活习性上更适合作为都市“宠物”饲养。例如纯种猫狗外形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性格上更为温顺和亲人。同时又因为国外有成熟的繁殖和喂养方式可以借鉴,因此都市中养纯种猫狗的人群不仅多,而且往往愿意采用国外的饲养方式,对宠物使用专业的食用品,给予专业的医疗和服务保障。这些饲养“纯种”宠物的人群往往又是消费宠物用品的主力人群。

在宠物食用品方面,玛氏、雀巢等国际宠物食用品生厂商占据了中国宠物猫狗食用品市场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相比较而言,国产宠物猫狗食用品则缺少市场份额和品牌知名度,往往沦为国际品牌的代理加工厂。目前我国宠物猫狗的全产业链食用品几乎都被外国品牌占据。宠物医疗方面,由于国外起步早,在药品、器械方面基本上也更优于国产产品。宠物服务上,虽然服务从业者以中国人为主,但是使用的用品仍是外国品牌为优。

随着中国宠物经济的高速增长,依靠国外品牌终究非长久之计。就在今年四月份,在全国人民都在因为中美贸易战痛呼“缺芯”之伤时,对于“吸猫”“吸狗”青年来说,更为真切的是猫狗“断粮”之伤。由于受到中美贸易战影响,许多美国产的宠物粮品牌纷纷宣布从5月1日起正式在华停售。这直接导致了不少使用美国品牌宠物粮的用户出现“断粮”危机。通常宠物猫狗会长期使用同一款宠物粮,以避免因换粮可能造成的宠物不适,甚至宠物生病。另外由于进口宠物粮往往需要代购,因此美国产宠物粮停售,让不少宠物主不得不重新寻找新的购买渠道和品牌。对于宠物主人来说劳神、劳力。因此对于国产宠物粮的呼声也就日渐高涨。

目前我国自主品牌的宠物粮并不多,在A股上市的宠物粮生产企业只有中宠股份和佩蒂股份两家,且这两家主营业务都是宠物零食而非主粮,而且他们的产品有八到九成是销往海外市场。不过随着中国宠物经济的崛起,不少企业也在布局国产宠物粮,如以销售饲料起家的新希望集团就在2017年底以50亿元收购了澳洲宠物粮生产商,布局中国的宠物粮市场。另外以代工起家的中宠股份近年来也在积极推出自主品牌的宠物主粮。不过以目前形势,国产宠物粮代替进口宠物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培养消费者对国产品牌的认同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