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观察 > 钱谦益的“道德秀”

钱谦益的“道德秀”
作者:陈鲁民     时间:2017-12-11

洪承畴、吴三桂相继降清后,明末大臣、东林党领袖钱谦益,多次在公开场合怒斥其“卖国投敌”行径,慷慨激昂,义正词严。并声称,只要清兵打进南京,自己就殉国而死,更是博来阵阵喝彩,名声大振,俨然一视死如归的爱国志士,道德高地上一伟岸丈夫。

后边一幕就颇具戏剧性了。清兵说话间已逼近南京,钱谦益殉国的豪言既然天下皆知,便率家人故旧载酒常熟尚湖,声言欲效法屈原,投水自尽。可是从日上三竿一直磨蹭到夕阳西下,钱谦益凝视着西山风景,探手摸了摸湖水,说:“水太凉了,怎么办呢?”终究没有投湖。清兵一到南京,他便乖乖地举起双手,当了顺民。

可见,站在道德高地上作秀,是容易的,要自己言行一致,做个道德完人,则难之又难。钱谦益痛骂洪承畴、吴三桂时,是个道德君子,可他降清之后,也成了道德小人,与洪、吴并列《明史·贰臣传》,连乾隆帝都瞧不起他,挖苦他是“平生谈节义,两姓事君王,进退都无据,文章那有光。真堪覆酒瓮,屡见咏香囊,末路逃禅去,原是孟八郎”。

“平生谈节义”,是站在道德高地上说三道四,斥东骂西;“两姓事君王”,则是说的一套做的一套,口是心非,这样的伪君子,历代都有,其龌龊行为与钱谦益相比不分上下。

朱熹是一代大儒,学问没的说,令人钦佩不已。他最著名的一句话“存天理,灭人欲”可谓道德高地上的最强音,他及后世门徒就用这句话作为道德大棍,不知造成多少人间悲剧,毁了多少世俗幸福。而朱先生自己呢,却没有言出行随,恰好相反。庆元二年十二月,监察御史沈继祖弹劾朱熹,除了说朱不忠于朝廷、贪污腐败外,另加了一个是“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一个是“家妇不夫而孕”,朱先生一下子就从道德高地跌落下来。

今日之贪官,则个个都是善于道德作秀的高手,嘴上一套,行动上一套,要求别人做道德完人,自己却是道德败类,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田园镇原党委书记刘杰,常把廉政建设挂在嘴边,批评这个不廉洁,指责那个不干净,还对全体干部开展作风效能建设集体谈心谈话,要求全体干部防微杜渐,确保全镇干部不越黄线、不踩红线、不碰高压线,结果是他自己不干不净地中箭落马。贵州省遵义原市委书记廖少华在遵义履职不过一年多,廉政语录却有大把,道德高调唱得吓人。他大张旗鼓地举行党风廉政“警示教育月”活动,谆谆告诫领导干部要谨守为官道德,坚守“三道防线”“廉政五关”,还和与会人员到监狱接受警示教育,俨然反腐倡廉“排头兵”。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喜欢大谈做人为官道德,到处做廉政报告,还曾为《扬州勤廉史话》作序,要求干部“正确对待权、利、能、廉”,不为亲戚朋友谋私利,不干涉工程招投标、土地招拍挂等方面的事项。可是他们自己却演绎着台上道貌岸然,台下贪赃枉法的黑白人生,最终难逃法网,其道德作秀和廉政表演,都成了众人笑柄。

道德高地的门槛很低,无论是季建业那样的贪官还是钱牧斋那样的伪君子,谁都能轻易站上去,夸夸其谈,长袖善舞,但能不能站住脚,站长久,经得起历史检验,受得起公众挑剔,却是极不容易的。这里最重要的是要言行一致,你自己能达到的道德高度再自我标榜,再去要求别人,否则,就可能会你正在台上大谈道德建设,廉政要求,纪委的人就在门口等着你——这事还真有。

突然想到王阳明,他也喜欢道德说教,但人家是心口如一,说到做到,一生严于律己,清正廉洁。清代散文家魏禧说:“阳明先生以道德之事功,为三百年一人。”清代文学家王士祯评价说:“王文成公为明第一流人物,立德、立功、立言,皆居绝顶。”对自己的道德水准,阳明先生也向来自信,临终留下遗言:“此心光明,亦复何言!”这就是千古楷模,令人高山仰止。

图:王恒   编辑:薛华  icexue032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