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观察 > 问倒野鬼

问倒野鬼
作者:永军     时间:2017-11-23

  有则《问倒野鬼》的故事说,清代献县城外的坟丘,有一处相传是汉朝的。一农夫耕地不小心犁坏了一座,回家后就发烧说胡话。据说是鬼上了身,怪其触犯了汉代古人,要他献祭赔礼。有位叫陈瑞康的秀才偶然到此,便问鬼是何朝何地人?鬼答是汉朝献县人,故葬于此。陈秀才笑着说:此地在汉朝是河间国的封地,叫乐城。金朝改为献州,明朝时才改为献县。汉朝哪来的献县人呢?这个假冒的汉朝野鬼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好逃走。农夫立时病好了。

传说是荒谬的。但这个传说却让笔者联想了许多。看一看官场、商场、名利场,想一想做人、做官、做事,乃至著书立说、成名成家,都可以发现“鬼”的踪影,感受到有“鬼”作祟。故这篇《问倒野鬼》,无论是针对做人,还是指向为官,均有一定启迪意义。

先说做人。秦始皇时的李斯,只读他的那篇《谏逐客书》,看他批驳逐客令的利害剖析,很容易被文中“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的观点所打动。然而,考量他嫉贤妒能、诬陷韩非坐狱致死的缺德,再读他的观点,便又觉其面目可憎。汪精卫早年为推翻清王朝,刺杀摄政王,何其勇武,万死不辞。在狱中写下的绝命词“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块,不负少年头”更是气壮山河。谁能想到,他后来居然变节投敌,成了天字第一号大汉奸。倘若不了解他的全部为人,单读其绝命词,单讲其“想当初”,你或许会以为他是“大英雄”哩!

再说做官。西晋诗人潘岳,是一个趋炎附势、献媚权贵、钻营利禄的无耻小人,却以一篇《闲居赋》描绘自己淡于名利,忘怀功名,情志高洁。元好问因之讽他“高情千古闲居赋,争信安仁拜路尘”。(安仁,即潘岳)明代阮大铖是魏忠贤的奸党,可是他写的《咏怀堂诗集》却自比正人君子。还有奸相严嵩,卖官鬻爵,恶贯满盈,却在其《钤山堂集》里,自我标榜“晚节冰霜恒自保”。

反观今日之官场,类似的“野鬼”更是不一而足。从近几年查处曝光的贪官案件和违纪问题来看,有的腐败分子就表面而言,骑自行车、穿朴素衣、吃剩饭,俨然一个本分的“好官”,焉知暗地里却乐此不疲被人“围猎”,大搞权钱交易。像那个平日里总骑自行车上班的司长魏鹏远,家中竟搜出现金高达2亿之巨;有的台上大讲清正廉洁,面对媒体采访,大言不惭自诩“我的最大缺点是太廉洁”,台下却大搞以权谋私,批发官帽,像“大老虎”苏荣竟把家里变成了权钱“交易所”;有的嘴上讲“对党绝对忠诚”“无话不可对党言”,事实上却“骗党没商量”,看似一副老实巴交模样的卢恩光,竟然是个年龄、学历、入党材料、工作经历和家庭情况全部造假的“五假干部”。当这些“野鬼”被反腐大棒击落尘埃、显出原形后,原先对其印象不错乃至投过赞成票的人们,往往暗叫一声“惭愧”,犹如吃了一只绿头苍蝇。

鲁迅先生曾说:“现在有一班好讲鬼的人,最恨科学。”这话是90年前说的,如今仍然有着很强的现实针砭性。鬼话不管怎么包装,最终都改不了骗人的目的。就像有阳光便会有阴影一样,只要我们这个充满着生机的世界存在,就会有鬼的依附。因此,善良的人们要想不被“鬼”骗,凡事就该来点本能的怀疑,至少不能光凭其言,而要“既知其言,又观其行”,有点自己的清醒辨别,这样才会避免着鬼道、上鬼当。当然,最好能够像陈秀才那样具有“问倒野鬼”的本领和责任,不避事、不怕得罪“鬼”,在举国反腐败的大势下,敢于担当,积极参与识鬼打鬼,让“鬼”显出原形,求得“锄一害而众苗成,刑一恶而万民悦”的功德,护佑中华大地一个“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态。否则,如农夫一般头脑昏昏,拿着棒槌当了针(真),错把“野鬼”当人看,以至上鬼当、听鬼话、跟鬼跑、为鬼“推磨”,那到头来,就不能只怨野鬼“太狡猾”了。

图:付业兴   编辑:黄灵  yeshzhwu@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