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前沿 >  俄罗斯延迟退休改革艰难前行

俄罗斯延迟退休改革艰难前行
时间:2019-02-15


/丁佩华

 

 

延迟退休改革需要经济实力支撑,没有雄厚的物质基础和有效的经济发展手段,即使这项改革在近期产生一定的积极效应,也很难具有长期的稳定的积极前景。

 

 

俄罗斯立国以来几乎每两三年就会出台养老金系统的改革举措,从国家建立养老基金到对职工的强制保险,从雇主对职工养老基金的支付到个人养老金积累,从加征能源公司税收到国家财政贴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使得养老金发放能够满足不断增加的领取者的需求。不过现在俄罗斯的养老改革到了新的十字路口,在俄政权看来,非实施延迟退休不能过关。2019年很有可能会就此展开全民公决。

 

延迟退休引发抗议

2018614日,俄政府提出“关于修改俄联邦指定发放养老金问题法令”的改革方案,两天后方案交国家杜马审议。729日杜马通过一读,926日杜马通过最后审议,计划2019年起实施。

法案要求男性退休年龄由60岁改为65岁,女性由55岁延长至63岁,并设置了每年延迟一岁的过渡期。法案一出台即引起社会的强烈不满,俄劳动联合会在互联网上发起取消改革的请愿后,617日签署人数就超过100万,两天后达到200万。虽因世界杯足球赛有的地区禁止集会,街头抗议还是先后扩大、蔓延至俄各地。杜马对法案进行的一读表决,除了统一俄罗斯党有一票反对外,其他党团(俄共、公正俄罗斯和自民党)的代表以及两名无党派代表全部投了反对票。社会舆论基金的调查表明,宣布改革后的最初两周,社会对普京的支持率由62%下降到48%,对统一俄罗斯党的支持从年初的53.2%下降到7月下旬的37.5%

反对派的主要理由是改革违宪,因为俄宪法赋予了俄公民女性55岁、男性60岁退休的权利;改革破坏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因为延迟退休对现在的退休者不公平。他们认为改革会造成劳动质量下降、经济萧条、工伤增加、财政放弃补贴、贫困增加、政权失信,俄传统家庭生活方式遭破坏,残疾补贴冒领增加,等等。

为此,俄共等政党和组织发起了全民公决的号召,而俄中央选举委员会亦于2018810日批准了这一要求,也就是说,如果具备宪法规定的全民公决条件,公决将会在20191-2月间进行。

改革法案使地方选举也产生变数。99日,俄有四个州州长选举面临第二轮投票,有三个州在州长选举中统一俄罗斯党输给了俄共,支持的选民减740万,对立的选民数增15%

 

养老保障难以为继

俄政权的延迟退休改革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2005年普京曾承诺:只要他在台上就不会有延迟改革。但时过境迁,普京2018720日改口说,想想前景,没有延迟退休改革,养老系统最终会“爆炸”。829日,他进一步指出,俄罗斯政府一直在考虑的多种选择改革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充其量只是修补漏洞。它们对整个国家的经济产生毁灭性的后果。”俄每天需支付养老金200亿卢布,实施个人收入累进税补充获得1200亿卢布,只够支付6天的养老金,对油气公司的补充税收使其能保证支付两个月的养老金。如果国家扩大对养老基金的补贴将迫使国家举债或滥印卢布。

梅德韦杰夫总理在堪察加半岛视察时说出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养老金(延退)改革是必须要吃的苦果。”财长西卢阿诺夫亦说:如果不改革,老板为工人支付的养老金保险额支付完全不够,“现在是33%,到2030年会变为20%”,2-3年后就不能正常发放养老金。

显然,资金不足一直是俄罗斯养老系统的核心问题。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和2014年西方对俄大规模制裁使俄经济常年处于低水平运转状态,先前因油价飙升积累的储备基金和财富基金因入不敷出而被掏空,国内有劳动能力者数量的逐年减少和近年养老金领取者数量的大量增加使俄政权不得不考虑延迟退休改革,甚至有人认为20世纪90年代末的人口崩溃可与19431944年的战争年份相比拟。现在数量很少的“90年代孩子”进入了劳动年龄,他们不堪负担养老金支付。

2016年通过的法令率先规定了国家公务员从2017年开始逐步延迟退休年龄。这也算是为全俄范围的延迟退休改革做了试点。

俄人均寿命增长也决定应该促使进行延迟退休改革。《俄劳动年龄居民死亡的社会卫生研究》指出,2009年俄罗斯15岁以上(有劳动能力的)活不到60岁的男性占37.2%,女性占13.9%,男性生存指标与非洲最不发达国家相同。俄统计署现在的预测则认为,到2024年俄男性的人均寿命将上升到72.3岁,女性82.1岁。届时虽然男性的人均寿命仍然不算高,但这已经意味着养老金支出会有很大的增加,意味着在职人员供养退休者的负担愈益沉重。

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俄有30%的退休者会继续工作三至五年,这样,国内就有了3000万不交所得税的劳动者。所以,与其放任求职,不如通过延迟退休管起来,增加社会对养老金缴费的数量。这不但有利于养老系统,还会改善财政支持。此外,这样的改革也会使国内经济得到补充增长源。

 

普京指定改良方案

面对国内的抗议声,普京在国家杜马通过法案一读的第二天就表示:他和大多数俄罗斯人一样不喜欢任何一个延迟退休方案。此后普京的行为表明,在坚持改革前提下他已经准备对改革采取一些缓解措施。他于2018829日的电视讲话对保证改革继续推进起了关键作用。讲话中表达的改革软方案包括:1.女性延迟到60岁退休而不是63岁。2.每年度每个退休者每月增加1000卢布养老金。3.对解雇临退休工作人员的雇主追究刑事责任。对女性延迟退休年限修改为和男性一样的五年年限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在职妇女的激愤情绪。将延迟退休后每年节余的8000亿卢布中的7000亿卢布用于提高退休者每个月养老金1000卢布,使得退休人员的年度养老金实现约4%左右的正增长,并在五年之后使人均养老金达2万卢布。用刑事立案惩罚辞退老年在职人员的手段也会一定程度上使临退休人员的工作权利得到保障。除此之外,普京也赞同保留原来退休年龄制度下固有的提前退休照顾,包括对多子女家庭的母亲保留提前退休的权利(每有一个子女就可提前一年退休),包括为特殊范畴(地下作业,高温车间,铁路运输,地下运输,卡车司机等)从业的工作人员,因社会原因和健康原因而被指定养老金的公民(残疾儿童的父母,患有一等残疾的视障者,因军事受伤而残疾的人,飞行试验员班组工作人员),极寒地区居民,女性满37年(法案规定40年),男性满42年(法案规定45年)工龄者提前2年退休(但不小于女55岁,男60岁),等等(当然,优惠的措施将按新的标准实施)。

此外,普京还指示政府批准一项特别培训方案以提升临退休公民工作的熟练程度。“对于临退休失业者的失业金由4900卢布增加到11280卢布。2019年农村养老金增加25%。规定雇主每年提供2天的老人通行免费体检和工资。政府还将采取鼓励企业的措施,使雇主对接受和保留退休前公民的工作有积极性,等等。2018926日,国家杜马就改革法案进行最后审议,其中普京提出的9项获得全体385票一致通过。

 

延退改革仍在路上

虽然普京在坚持延迟退休改革问题上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并且从趋势看,这项改革一经起步不会停止,但实施的效果尚有不确定性。尽管俄罗斯的这项改革也是世界上众多国家已经实施的,但这在俄罗斯未必能收到预期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