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前沿 > 日本新推“出境税”

日本新推“出境税”
时间:2018-09-28

  

/若饴

 

 

随着旅游业成为日本经济提速最强劲的推动力,对旅客的课税已演变为拉动内需、刺激消费、修缮基建的重要抓手。《国际观光振兴法》的审议通过,更引发了人们对日本旅游赋税的热议。

 

 

日本新增出境税的大背景

据日本国家旅游局公布的数据记载,2017年,访日外国游客人数达到2896.09万人次,较上年增加19.3%”。另据日本国土交通省公布的数据记载,“2017年,访日外国游客消费总额达4.416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549亿元),比前一年增长17.8%,首次突破4万亿日元大关,连续5年创新高”。而2020年时逢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日本东京举行,日本正在借全国之力筹备奥运会的各项事宜,财政支出压力十分巨大,亟须产业收入填补垫资。

为此,旅游业自然成为届时日本吸引外国游客的金字招牌和最佳名片。据日本政府估算,2020年,日本将吸引外国游客人数达4000万人次,预计实现旅游消费总额达8万亿日元”。日本政府在201712月底更放出风声,拟推行针对离境的国际旅客和日本公民进行征收的“出境税”,补齐财政短板的意图非常明显。

在赴日旅游热居高、财政收入亟须填实的背景下,日本众议院、参议院分别于2018410日、411日举行全体会议,双会通过了《国际观光振兴法》(又称为《国际观光旅客税(出国税)法》,以下简称:《观光法》),标志着新增“出境税”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

 

从出境税,到住宿税,再到消费税

根据《观光法》,自20191月起,日本政府将对访日外国游客和日本公民在出境时征收每人1000日元(约合人民币59元)的出境税。该税将通过附加至出境机票、船票等费用中的形式对相关人员实行强制征收。由《观光法》的规定,我们不难发现,出境税的征收对象不局限于访日的外国游客,甚至包含了出国的日本国民。当然,亦有除外对象,主要分为三类,即“两岁以下的儿童、目的地为他国的过境旅客以及乘务人员”。

纵观全球,不少国家(如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澳大利亚、韩国、阿联酋)和地区(如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曾对入境游客征收过类似的出境税。然而,每个国家所征收的税额不同,视国情而定。比如,澳大利亚税务局曾向乘坐飞机或者客轮出境的旅客征收约60澳元的出境税。又比如,韩国实行的是中央、省、市(县)三级的课税制度。根据韩国税法的规定,乘坐飞机入境的旅客须缴纳约9900韩元的离境税。而在首尔仁川国际机场,个人旅客的出境税更是高达2.8万韩元。在地区层面,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则是推行出境税的先行者。根据香港法规的规定,每名12周岁以上的人士若乘搭飞机离开香港,须缴付120港币的“飞机乘客离境税”。这笔税款会连同机票费用一并收取。由此可见,日本推出出境税绝非独家专利!

为了从旅游产业中获取更多的实利,日本政府除了推行出境税之外,在近年来已经在税收政策方面作出了诸多调整。以“住宿税”为例,在日本的东京、大阪等城市,入境旅游的游客须缴纳一定数额的住宿税。通常而言,该税默认附加在酒店的房费之中。比如,在日本大阪的星级酒店,若游客一晚的住宿费用超过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85元),则须缴纳100日元至300日元的酒店住宿税。该税将直接纳入属地的地方财政之中。而日本的京都市、石川县金泽市、北海道等热门旅游胜地亦正在研究出台征收住宿税的地方性政策,意欲分一杯住宿税的羹。这确实将为属地政府带来又一笔可观的财政税收收入。

或许住宿税不起眼,但日本的消费税,则被广泛关注和报道过。日本政府早在198941日就对商品和劳务的增值额进行了课税,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称的“消费税”。作为典型的间接税,日本的消费税实行的是“价内税”,即只在应税消费品的生产、委托加工以及进口环节进行缴纳。而鉴于之后的批发、零售等环节的价款中已然包含了之前的消费税,故税务部门不再要求纳税人进行重复缴纳。当然,归根到底,消费税的最终落脚点仍是“消费者承担”。

19894月消费税实施后,日本的消费税已经历了三次大调整,从最初的3%,到1997年涨至5%,然后是20144月飙升至8%。更令人后怕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7年曾表示,将于201910月建议上调消费税至10%。过高的消费税势必将增加纳税人的负担!根据日本税法的规定,消费税的征收对象不仅包含了日本国民,更涵盖了赴日旅游的外国游客。尽管日本税法规定外国游客在日本购物时产生的部分消费税是可以退税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国际游客们在促进日本旅游业增速发展的同时,亦在为日本税收业作出巨大的贡献。

当然,适当比例的消费税已然成为一种国际惯例。比如,1986年,美国就在《税收收入法典》中的26标题D部分界定了消费税的定义和外延。又比如,俄罗斯国家杜马于2000719日举行联邦会议,于当年726日赞同通过了《俄罗斯联邦税法典》,明确规定了俄罗斯联邦政府可以向赴俄游客征收消费税。而我国也于20081110日经国务院第34次常务会议修订通过,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暂行条例》,从行政法规的角度界定了消费税的定义、范围、征收方式、税率等。

 

日本旅客赋税的实质与隐忧

显而易见,日本调整旅客赋税政策的直接初衷便是增加日本国库与地方政府的观光预算。近年来,日本的服务业发展十分依赖赴日旅游业,而实体经济的萎靡更直接促使日本坚持“以旅游立国”的发展策略。此次新增征收的“出境税”就是在“赴日热”的背景下出台的。若以“2017年访日外国游客2896万人次”来计算,每人次收费1000日元,那么对赴日游客进行征收的出境税将为日本贡献约289.6亿日元的新增收入(约合人民币16.93亿元)。很明显,日本政府希望通过引入新税制度获得更多的财政收入,以应对为实现旅游业升级发展、筹备2020年东京奥运会亟须的海外宣传费用、地方旅游扶持预算、基建修缮新建等相应的财政支出。然而,税负转嫁至赴日旅客,由消费者买单是不争的事实。在新增税收实施的情况下,赴日旅游的经济成本显然是增加了。从表面上来看,简单地以出境税收政策来填补预算缺口,显得非常短视,可能会抑制国际旅客赴日游的热情!

但这仅仅是表面上的看法。日本政府深谙旅游业的持续良性发展从来并非一朝一夕,精准定位才是区域旅游的长期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所在。在赴日旅游热的背后,显然已经存在了隐患。每年近3000万的外国游客到日本旅游,的确为当地经济的复苏提供了催化剂的作用,但不文明、破坏景点的事件屡见不鲜,属地服务压力与日俱增,吸睛特色亟待拓展。因此,此时很有必要为赴日游降降温、刹刹车、提提质!在不损失旅游业为日本带来既有利益的基础上,日本出台出境税的背后深意显然是剔除低消费能力的游客,满足高消费群体的精英需求。简言之,就是遏制过热,吸引优质。

另一方面,根据日本政府对外口径,20191月开始针对离境的国际游客和日本人征收每人1000日元的出境税,将被用于三个专项领域,即(1)整顿和完善日本旅游环境;(2)提升利用地区固有文化和自然的体验型观光的满意度;(3)加强有关日本魅力的信息宣传力度。具体内容更是包括尽早引进电子结算系统;推出一定金额可以在一定区域随便乘车的旅行通票;要求铁路等公共交通从业者有义务为旅客提供WiFi服务;增加坐式厕所等。这正契合了消费者更加注重自身体验度与满足感的需求,也符合日本旅游精细化、高质化、智能化的定位。但仅就目前对外公布的《国际观光振兴法》而言,却存在着配套细则不完善、多头管理内耗严重的缺陷!

如上文所述,若以“日本在2020年吸引外国游客4000万人次”为基数,如果每人征收1000日元的出境税,简单计算可得出,届时将会为日本政府带来一年4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3.38亿元)的直接收益。然而,尽管日本政府声称征收出境税用途的大方向已经明确,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前日本的旅游预算由多个政府部门并行负责(比如日本国土交通省及下辖的日本观光厅、日本国家旅游局、日本财务省主税局)。在日本2017年度的预算中,日本观光厅的预算为210亿日元,而包括其他政府部门在内的全部旅游预算则达到700亿日元。在这种情况下,极易出现多头扯皮、重复管理、互相推诿、利益纠葛等暗流。新增的出境税受益能否真正实现专款专用,能否避免被滥用、侵占、挪用,亟待日本旅游的预算部门认真思考、画圈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