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前沿 > 意大利经济动荡的原因何在

意大利经济动荡的原因何在
时间:2018-08-30

  

 

 

 

/高荣伟

 

 

在希腊债务危机惊扰全球市场近10年后,意大利新一轮经济动荡再次引发人们对欧洲金融体系及欧盟命运的担忧。

 

 

在旷日持久的希腊债务危机惊扰全球市场近10年后,意大利新一轮经济动荡再次引发人们对欧洲金融体系及欧盟命运的担忧。5月份最后一周,意大利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下降至2.5%左右,这是自20146月以来首次突破3%;两年期政府债券从5年高位2.7%直降到0.76%。旋即,意大利金融市场出现了史上罕见的抛售潮。

 

经济低迷 债台高筑

欧洲债务危机以来,意大利经济尽管实现复苏,但经济持续低迷,增长乏力,大批企业倒闭,其经济总量比10年前还小约6%。意大利是OECD成员国中少数几个经济产出水平尚未回到金融危机前水平的国家之一。与此同时,意大利也是七国集团中唯一一个经济总量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前水平的国家。

2018年一季度,意大利GDP同比增长1.4%,低于前值的1.6%;意大利GDP环比增长0.3%,低于前值的0.31%。经济低迷导致高失业率。和希腊一样,意大利工业化本来就不足,近年来失业率高达11%,在欧元区位居前列。在15~24岁的年轻人中,意大利失业率更是高达35%~40%。意大利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超过100万意大利家庭没有工作。

意大利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于债务高企。意大利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2017年国家负债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意大利国家负债总额相当于年度国内经济总值的131.8%,较2016年增长了0.3%,规模仅次于希腊,在欧元区排名第二。

意大利债务深重,与其高福利政策密切相关。“导致意大利危局爆发,最深刻的内因是意大利搞脱离实际的高福利,寅吃卯粮,借债度日,导致债台高筑、杠杆高耸。”目前的政府支出中,养老支出是大头,占GDP比例达到16%,是所有发达经济体中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这也导致其政府公共债务达到GDP 1.3倍,这一数据居欧盟之首。这样的高杠杆,一旦国际市场风吹草动,就有可能折断,而且形成一种多米诺骨牌倒塌的连环效应。

意大利的高失业率本来是撑不起高福利社会的,但是,意大利老百姓过惯了躺在财政上懒洋洋晒太阳的好日子,福利标准上去容易下来难。实际上,债务危机已经成为当前意大利的政治不稳定的主要因素,因为多届政府都未能解决该国的债务问题。国际评级机构穆迪针对意大利的评级已经给予了正面的警告,将意大利主权债务评级定为Baa2”,较所谓的“垃圾级”评级仅仅高出两个等级。这样的不利消息不仅引爆了意大利自身金融市场,同时波及整个欧盟。

此外,意大利银行负债总额再创历史新高,达到了63亿欧元。其中意大利老牌传统银行威尼托银行和维琴察银行负债已增至47亿欧元,锡耶纳银行负债达到了16亿欧元。银行不良贷款总额超过3000亿欧元,占欧元区银行业坏账规模30%左右。银行业系统性风险突出并威胁金融体系稳定,意大利信用生态整体承压。“意大利不良贷款率高达17%,几乎是美国的10倍。即便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美国的不良贷款率也只有5%。”《华尔街日报》日前发表评论文章指出。

美联储加息  火上浇油

“导致意大利危局爆发,最大的外因,是美联储的缩表与加息。”专业人士指出。此次意大利经济动荡之后,美元作为避险货币走强。

意大利的震荡,已经波及整个欧洲,导致欧元不断下跌,美元兑欧元最高升至0.8683,创2017720日以来新高。在欧元和新兴市场货币“不争气”之际,美元指数趁机大涨,近日最高一度突破95的关口。

综观历史,每一轮美元周期的波动,每一次美元指数走强到90以上,都是一次对全球市场的洗劫,期间,都有一大波国家惨遭崩盘。2018年以来,已有一大批国家出现不祥之兆,俄罗斯股汇双杀、香港“保卫战”再度上演、阿根廷全线暴跌、巴西雷亚尔遭疯狂抛售……如今,当大潮退去,人们赫然发现,这次是意大利在裸泳。

伴随欧洲多事之夏,意大利政局动荡,金融市场恐慌因素叠加,进一步加剧了欧盟前景的不确定性。据国际移民组织统计,今年通过地中海登陆欧洲大陆的难民已超过10万人,其中约85%的难民登陆意大利。意大利认为,欧盟摊派给意大利大量的难民名额严重影响了意大利的社会治安、福利分配和就业机会,加剧了本地居民对难民挤占本不充足的政府资金和工作机会的不满。

欧洲经济复苏趋缓,加上美欧贸易摩擦,美国相对欧洲的经济优势或将继续保持,在未来的日子里,美元指数可能继续走高。4月以来美元指数已继续走高,其原因在于世界经济分化,而美国相对欧日经济形势良好。”《华尔街见闻》发文指出。比特币泡沫、美国次级汽车贷款违约率上升,特斯拉股债双杀,这些看似独立的风险事件,本质上都在反映全球增长放缓和流动性收紧。

 

意大利问题  远未结束

61日,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和极右翼的北方联盟党组建的联合政府宣誓就职。这一政治事件表明,从34日大选产生“悬浮议会”后的组阁僵局被打破,两党共同支持的法学教授孔特宣誓出任总理。

但这并不意味着意大利的问题已经结束。在伦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前欧洲央行研究部主任雷克林(Lucrezia Reichlin)看来,由于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增长来解决意大利自身的结构性经济弱点,另一场欧元危机正在潜滋暗长,可能“即将到来,而且这一轮会比上次更糟,更难克服”,甚至可能威胁到“欧盟目前的组成结构”。欧盟经济体中的意大利经济有可能进一步演变成为火药桶,其释放的经济冲击力将会燃及其他国家,且存在着危机向欧元区整体层面蔓延的风险。

著名资本大鳄索罗斯的观点更是引人关注:“美元飙升和新兴市场的资本外逃可能导致另一场重大的金融危机发生。”并警告称欧盟的生存威胁即将到来。自英国脱欧之后,欧洲一体化的信心遭受沉重打击,成员国中任何可能导致新的一体化倒退的政治和经济发展都会令人高度戒备。人们尤其担心民粹主义政党掌控政权,使得疑欧思潮和反一体化情绪转化为政策,进而导致一体化发生逆转。如今,意大利政局的演变似乎表明,它正成为这条防线上被攻破的缺口。

“下一场经济危机的导火索是否会由意大利经济引发?”这问题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毕竟在全球一体化贸易制度下,任何国家,尤其是主流经济体所引发的重大风险,谁都不能独善其身。从历史角度分析,凡是经济发展顺利,社会分配大体保持公正的国家,大都能长期保持社会安定。这是二战结束以来,美欧国家经历的“辉煌30年”的基本经验。就意大利来看,加入欧元区后该国经济发展长期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债务与GDP之比高达131%——这一数据远远高出《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60%的标准,也超出通常认为发达国家公共债务的警戒线90%

目前,意大利市场不确定性暂时可控,但是其未来走势相当大程度上取决于意大利政局的发展,尤其是民粹政党的主张是否受到控制,其中包括是否围绕意大利留在欧元区举行公投。意大利经济和财政部长乔瓦尼·特里亚610日说,新一届内阁无意离开欧元区,政府的财政计划将聚焦降低债务水平。特里亚在意大利《晚邮报》10日刊登的采访中承诺,意大利将留在欧元区这个单一货币联盟。他说,“政府决心防止任何导致离开(欧元区)的市场情况。我们不仅不愿离开,而且将采取行动,确保不出现挑战我们在欧元区存在的情况。”意大利经济部部长则表示:“我们的目标首先是完成2018年和2019年的债务计划,让意大利的债务承诺持续兑现。提升经济增长和就业,但我们不打算通过赤字支出来恢复增长。”

在欧洲经济体摇摇欲坠的大背景下,作为欧元区的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未来能否力挽狂澜?该国会不会从当下的经济风险进一步引发区域性乃至更大范围的经济危机?这些问题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有待进一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