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前沿 > 阳光下的罪恶

阳光下的罪恶
时间:2018-05-16

  

 

文/李忠东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发布的报告指出,截至2017年年底,利比亚有70万~100万人仍在等待穿越地中海,数十个滞留营内至少有两万人被当地武装囚禁并流入奴隶市场。

 

 

的黎波里贩卖奴隶

这是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一个偏僻的村落,孩子们嬉戏玩耍,大人们忙于生计。与此同时,一场“拍卖会”正在进行。“拍卖师”对着围观的人群喊道:“有人需要找盖房子挖地基的人吗?这儿有两名掘地工,他们可是很能干活的强壮大个子!” 买家不断地举起手争相报价,从800第纳尔(大约合3840人民币元)上升到 1200第纳尔。最后“拍卖师”落槌宣布道:“1200第纳尔成交!这两个黑人是你的了。”   

他们是来自阿尔及利亚的难民,为了能够偷渡到欧洲向蛇头支付了数千美元。然而“欧洲梦”不但没有实现,反而陷入奴隶市场任凭宰割的悲惨境地,沦为“商品”后仅值1200第纳尔。拍卖结束后,这两个黑人和其他对未来命运茫然无知的人一起被交给各自的主人。

上面这组令人震惊的画面出自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去年11月公布的一段视频,记者秘密地拍摄了“奴隶拍卖”的场面。他们披露说,的黎波里至少有9个“奴隶市场”,分布在郊外村庄内,每天至少举行一次。每次的拍卖仅持续5~10分钟,就可将当天份额全部完成,少则五六人,多则二三十人。

27岁的埃塞俄比亚人哈伦·艾哈迈德告诉记者,他受了很多罪,奴隶贩子没能以4000第纳尔的价格将其卖掉。家人最终变卖牛、土地和家里一切值钱的东西凑出1500第纳尔,将其赎身。“他们强迫我们喝混了石油的热水,逼我们快点付钱。我们每天只能吃一顿,只给一丁点儿食物,而且每晚都挨毒打。”

20岁的喀麦隆姑娘赖莎2015年先后步行经过尼日利亚和尼日尔,途中落入贩奴者手中。她遭到6名男子轮奸,两部手机、92.5万西非法郎现金和食物被掠夺。进入利比亚后被监禁殴打。在知道她家境尚好后,贩奴者逼她打电话索要赎金。最后哥哥变卖摩托车等凑足50万西非法郎将其赎回。

喀麦隆偷渡客艾迪2014年加入了一个由15名熟人组成的偷渡队伍,后被国际组织营救回国。他说偷渡途中有两人死在沙漠里,其余的人到利比亚后被当成奴隶关押做苦工,稍不如意就会被铁棍殴打。其中两名同伴被折磨致死,三名同伴被卖给了另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他自己也被转卖。

 

身陷囹圄苦不堪言

利比亚位于地中海沿岸,与埃及、阿尔及利亚等国相邻。北部海岸距离意大利兰佩杜萨岛不到200海里,只需数小时的航程。丰富的石油储量让利比亚成为周边国家贫民眼中的淘金圣地,更严重的是很多偷渡者纷纷以利比亚为中转站,通过南部几乎开放的沙漠边境前往地中海沿岸,等待机会跨越地中海偷渡到欧洲。

利比亚难民的主体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非法移民,主要来自马里、尼日尔、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等国。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涌入利比亚边境,大多数是逃离冲突的难民和经济难民。其中不少人已经卖掉了所有家产,为自己的出海逃难提供资金,希望在欧洲能找到更好的机会。

据欧盟和联合国难民署公布的统计数字,偷渡欧洲的难民人数2015年101万人,2016年36万人,截至2017年12月中旬降至16.6万人,数量减少了84%。往来地中海两岸的蛇头集团转为贩卖难民来牟取暴利,2017年年底奴隶制度开始死灰复燃。

欧盟和美国2011年支持反对派势力推翻卡扎菲政权后,协助过渡中的利比亚成立了“反非法移民署”,并大力扶植利比亚海岸警卫队。在欧美的设想中,这支装备精良的武装力量能守住地中海的第一线,取缔岸上和非洲近海上的偷渡船。然而并未如西方世界所愿,中央政府(甚至一度有两个)地位微弱,一直无力将地方、部落、宗教等势力捏合,致使军阀割据地方,武装冲突和恐怖袭击不断。

利比亚安全局势持续恶化,政府没有对海岸边界实施有效管理。许多艰难跋涉而来的难民因身份不全,被地方豪强和军阀武装觊觎和劫持,他们中的青壮年男性被绑架,送去当苦工,女性则惨遭蹂躏,不论男女都被反复转卖。他们中能说出家庭住址电话、家里又被认为有些钱的则被视为奇货,被绑票勒赎。

由不同派系、不同部族、不同地域的民兵拼凑而成的海岸警卫队各自为政,无暇顾及岸防,甚至和蛇头集团狼狈为奸,监守自盗。他们敲诈勒索,或者收取高额“通关费”,然后放偷渡船渡海。或者采用“钓鱼执法”,等船队出海后再“收网”,将偷渡者们抓获。所有未经许可擅自出入利比亚的人都被判处徒刑或罚金,关进滞留营的人必须先缴纳高额罚金才能遣返。如果拿不出现钱,罚金就会日积月累。滞留营里生活条件极为恶劣,不提供饮食,偷渡者须行贿甚至赊账才能生存。滞留的时间越长,欠账就越多。

偷渡者要想还清债务,只有两种办法。一是向故乡的家人求助,支付赎身巨款。二是由第三方为其赎身。第三方实际上是奴隶贩子,他们为贫穷潦倒的难民垫付赎身费,然后将其以农奴、工奴、性奴的身份卖掉。

 

终结现代奴隶制度

众所周知,非洲是世界上受奴隶制摧残最严重的大陆。500年前西班牙首次将非洲黑人贩卖至美洲,至此300多年运送1200多万奴隶,其中有200多万非洲黑人葬身于茫茫大海之中。直至1863年实施美国林肯总统发起的“解放奴隶”制度,才用了近百年时间将“奴隶制度”完全废除。在非洲本土,毛里塔尼亚是最后一个法律上承认奴隶制合法的国家。到1981年才废除这一法律,2007年8月将奴隶制视作违法行为。自那以后,国际社会似乎认定“非洲奴隶制已死”。

然而在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的今天,奴隶拍卖这一古老的罪恶行业,依旧在战乱和动荡的地区大行其道。利比亚官方的数据显示,每年约有300万非法移民进入利比亚。其中的80%会继续迁徙抵达埃及后再进入欧洲,剩下的60万人当中,约有30万人会被带到“奴隶市场”交易。

奴隶贸易并非凭空出现,许多国际组织早在三四年前就多次警告“难民危机将出现并发症”。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曝光震撼国际社会,曾沦为奴隶的难民纷纷对着镜头声泪俱下,控诉蛇头和人贩子的种种罪行。

面对复活的奴隶制度,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说,对非洲难民在利比亚被贩卖为奴隶的报道表示震惊,奴隶制度不应该存在于当今世界,迫使他人为奴属于最恶劣的侵犯人权的行为之一,可能构成反人类罪,已要求联合国有关机构追查此事。他强调,应以人道方式全面解决移民潮问题,加强国际合作以打击人口贩卖,将犯罪者绳之以法。

媒体和国际移民组织以及国际特赦组织等质疑:欧盟过去两年间向非洲提供了31亿欧元“难民补助”,以寻求各国挡住渡海而来的难民。那么这些钱究竟用到了哪里?资助的国家和民间对象有没有问题?欧盟花钱拉扯起来的队伍会不会就是背后勾结蛇头和人贩子的奴隶卖家?

利比亚当局在收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提交的证据后,承诺展开调查。目前困在利比亚滞留营的两万人中,已有千余人在联合国难民署协助下被暂时送往尼日尔等第三国,等待后续的遣返和安置。这样真的能解决根本性问题么?那些已沦为奴隶之身的人该怎么办?国际社会能做的究竟有多少?目前还没有任何机构和人员能给出答案。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指出的,偷渡的根源是贫穷,之所以有如此多的撒哈拉以南非洲人不顾风险,执意加入偷渡大军,说到底还是因为对温饱的渴望和对贫穷的恐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了难民收容中心的部分受害者,罗兰·贝拉是一位26岁的西非女难民,两次被解救遣返,但每次都半途潜回,随即重新沦为奴隶。“我宁可再一次被抓去当奴隶,宁可死在利比亚,也绝不回到故乡,因为家里的生活连奴隶都不如。”

另外一位名叫维多利亚的小伙子来自尼日利亚,正等待被遣返。由于对家乡的贫穷落后和官员的腐败行为极其不满和厌烦,他21岁从自己的家乡逃离。整整一年零四个月时间的逃难之旅花光了毕生的积蓄,只好被移民走私者以日工的身份出售,交易所得的钱将用于偿还欠下的债务。在利比亚,维多利亚和难民关押在一起,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不仅遭受虐待鞭打,有时还不给饭吃,只好空着肚子去干活。维多利亚前前后后被贩卖过多次。更可恶的是他家人来赎他的时候,走私者还将赎金翻番,共计约18000第纳尔。他不无悲观地说:“回家对于我来说,完全是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