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制前沿 > 乌克兰反腐新举措

乌克兰反腐新举措
作者:李忠东     时间:2018-01-03


    2015年起,乌克兰展开全面的反腐行动。一年多来,有两点最引人注目。一是启用年轻人,他们以驱动乌克兰警界走向清廉和高效为终极目标;二是新科技的介入,使腐败分子无机可乘。

 

腐败行为触目惊心

1991年从前苏联独立后,乌克兰严重的腐败问题一直是困扰社会的系统性政治难题,不仅破坏脆弱的社会公平,而且还严重影响政府的合法性。从1995年起“透明国际”组织每年制定和公布清廉指数以来,乌克兰一直被列为全球最腐败的20个国家之一。在该组织公布的2014年贪污感知指数排名榜中,它在175个国家中位居第142位(排名越低越腐败),与乌干达以及科摩罗并列,在100分的总分中得分仅为26分。

“透明国际”组织发布的一份针对乌克兰国家廉政体系的评估报告称,该国的腐败问题是一个存在于公共管理各个层面的系统性问题,体现在资本和权力之间不健康的关系、复杂而缺乏透明度的税收制度、不合理的工资制度和管理不善的国有企业等,其中被公众认为高度腐败的机构包括政治党派、立法机关、警察机构、公共官员以及司法部门。

乌克兰的腐败问题源远流长,官员、国会议员和商人建立起一套复杂并且有利可图的系统以侵吞国家预算。这样的偷盗行为大大挫伤了乌克兰经济。在其独立之时,乌克兰经济和波兰并列,但现在只是波兰经济的三分之一。乌克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停滞不前,而一些寡头却成为了亿万富翁。

乌克兰的腐败现象主要表现在政治腐败和经济寻租两个方面,对于处在转型中的体制危害尤为明显。制度的缺位和缺陷是导致腐败泛滥的制度性因素,也是公认的导致腐败盛行的土壤和根源。独立后的乌克兰在政党监管上存在制度缺位,使得金融工业集团凭借其资本优势控制媒体,逐渐掌握政党活动和政府决策的控制权。而普通选民参与政治的质量受到了较大影响,选举政治沦落为金钱政治,由此而来的严重政治腐败现象成为乌克兰政治的主要不稳定因素之一。

民众对腐败的愤怒曾经引发过两次革命,第一次是发生于2004年底2005年初的橙色革命。2004年11月,维克托·亚努科维奇在选举中获胜,但由于大选过程中出现了严重贪污以及选举舞弊的行为,导致乌克兰全国发生了一系列抗议,迫使乌克兰议会宣布选举结果无效,并于12月进行重新选举。在重选中,维克托·尤先科打败亚努科维奇获胜,成为乌克兰总统。但在尤先科当政的5年里,未能打破存在于乌克兰的职权网络。民众幻想破灭后,亚努科维奇又于2010年重新上台。但他上台后,乌克兰的腐败问题不仅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愈演愈烈。2013年11月,乌克兰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政府示威浪潮。这一浪潮最终导致亚努科维奇倒台,并逃离乌克兰。2014年2月21日晚,数百名反对派支持者侵入亚努科维奇位于基辅郊外的宅邸,该宅邸购房价格达320万美元(大约合2134万人民币元),占地620平方米,其装饰的豪华程度令人震惊。另外,反对派和民众还在府邸内发现了大量高额收据。

尽管推翻了亚努科维奇,政权的更迭并没有撼动根深蒂固的腐败制度。“透明国际”组织全球研究报道称,如今的腐败甚至比亚努科维奇当政之时更糟糕。亚努科维奇被推翻之时,乌克兰央行还有着价值18亿美元(大约合120亿人民币元)的黄金。去年11月,乌克兰央行本应拥有接近10亿美元(大约合66.7亿人民币元)的黄金,但却宣称黄金储备只剩下1.2亿美元(大约合8亿人民币元),并且没有办法为黄金储备的“消失”做出解释。更糟糕的是,乌克兰央行在敖德萨地下室所储备的黄金条被发现只是被涂成黄金颜色的铅条,这意味着乌克兰央行所拥有的黄金储备事实上比1.2亿美元还少。

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的助理尤里·比约科夫表示,2014年仅仅从乌克兰军队中被盗走的金额就达4.5亿美元(大约合30亿人民币元),这刚好等同于美国2015年捐献给乌克兰军队的金额,占2014年乌克兰军队预算的20%~25%。比约科夫承认,在国防部存在“完全的腐败”。来自总检察长办公室的官员在路透社的采访中曾表示,从2010年到2014年间,官员每年所偷盗的财富占国家总产出的五分之一,而这样的行为渗透到了乌克兰社会的方方面面。有 67% 的乌克兰人认为该国的腐败问题已经“病入膏肓”,除了警察以外,检察官、法官、政客和税务官员都是“可贿赂的对象”。

乌克兰的司法系统是腐败的重灾区,很多针对法官的反腐调查最后都因为官官相护而不了了之。“大约有 80% ~90% 的乌克兰法官都涉嫌腐败。”来自反腐机构的卡汉~卡马拉指出,“以往这些涉案人只要给钱到位就可以奇迹般地快速结案,不了了之。”

不久前,乌克兰敖德萨一位名叫布兰的地区法官因为涉嫌高额受贿被立案调查后,竟然在上级派出的调查组登门拜访时开枪击中了一名调查人员,随后又把可能作为证物的自家豪宅一把火烧掉了事。让布兰法官惊慌失措的原因在于,他发现针对自己的调查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是做做表面功夫,而是真的有可能让他锒铛入狱。

 

彻底改造警察队伍

在乌克兰展开的全面反腐行动中,声势浩大的首推雄心勃勃的“新警察计划”,旨在彻底改变政府中贪腐现象最为严重的警察队伍,建立全新的警察巡逻制度。去年7月,乌克兰政府精心挑选的2000名基辅警察上岗。这些新面孔有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年轻的俊男美女。在当局看来,根除腐败需要年轻人和新科技的介入。

根据计划,这些新警察将逐步取代被批评经常“扰民索贿”的“条子”(老式乌克兰警察)。相比于后者,前者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抓捕犯人,他们的工作还包括有公关性质的社工等内容。现在,基辅和利沃夫等5个城市已由新警察接管巡逻和维护交通秩序工作。他们还开设了脸谱和推特等社交账号,并在视频网站上定期更新“警察工作视频”。

在基辅郊外的鲍里斯波尔治安巡逻队里,31 岁的美女警官玛雅·博瑞斯拉维斯卡在身着黑色警察制服的年轻小伙子队伍里显得格外亮眼。她是 2015 年夏季乌克兰警察制度改革以来出任的首位女性警察局局长,之前在大学主修生态学,后来又成为该国顶级的击剑运动员。通过参加这项体育运动,玛雅练就了高度纪律性、超强忍耐力和快速反应能力,这些在担负率领178 基层警察负责当地治安的重任中又派上了用场。

正式入选新警员之前,玛雅和其他4000名申请人参加了一系列的严格考核,包括健康和智力问卷,也包括知识储备和整合能力等,而且还通过了道德观的测试。在她所领导的鲍里斯波尔警局里,警员的平均年龄仅25 岁,其中女性占15%。作为基辅国际机场的所在地,鲍里斯波尔治安反恐任务十分繁重。玛雅警局里的很多新警员都是退役不久的军人,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

“我的主要动机是,想通过亲身参与用新一代的理想主义使国家发生一些变化。”她表示,“我们警局的警察必须得到严格的专业训练,但同样重要的是要从心底里敬畏法律。在自己不主动索贿的同时,让民众意识到贿赂将慢慢地被驱逐出乌克兰的社会文化。”   

玛雅已经习惯了从早上8点到午夜这样长时间的工作,有一次加班曾经连续 48 小时没有休息过。她曾想把破旧的老警局办公室翻修一遍,但上级却总是以没有资金为由驳回。乌克兰全境的警察局都存在资金短缺的问题,在基辅的一些警察分局里,警车已经年久失修,连换轮胎的钱都没有。

主持乌克兰警察制度改革的伊卡特拉娜·泽古拉兹来自格鲁吉亚,之前一直是格鲁吉亚前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手下的得力干将。她2015 年2月起被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招募到其团队,去年被任命为乌克兰内政部第一副部长,负责改革警察部队,成为十几个负责乌克兰政府改革的外籍高级官员之一。

在泽古拉兹大胆的改革路线里,招录警员时虽然仍然要看重相关经验和教育背景,但以往被无意或有意忽视的个人品行考核却被提到了新的高度。给基层警员涨薪是她改革计划中重要的一环,新警员每月能挣大约 350~530 欧元(大约合2621~3969人民币元),相当于乌克兰全国平均薪水的两倍、原有“条子”所挣的5倍。泽古拉兹相信,体面的薪水能够建立新警察的自信,重塑公众对警察的信任和尊重,使得警员这个职业变得有吸引力。

乌克兰内政部长奥尔森·阿瓦科夫强调,警察制度改革后人员革新比例高达 90%,全部更换了警员制服。并且在警服领子上配备了迷你摄像头,以便于采集证据,力图给公众呈现出透明度。“像玛雅这样的新警员是乌克兰警界的未来,这些新鲜血液发誓要和以前那些身染腐败丑闻、名声不佳的‘条子’彻底决裂。自从新警察走上基辅街头以来,迄今为止还没有受到过腐败指控。”他指出,“我们需要给新警察时间,相信他们会越做越好。”

“新警察计划”持反对态度的也大有人在,他们认为乌克兰的腐败问题不仅仅存在于警界,泽古拉兹的改革无非是在巨大的腐败漏洞上贴了一块小小的“创可贴”,悲观地预言这项改革终将失败。他们讥笑道:“一切都是表面功夫,来自美国的资金和制服以及韩国和日本的警车无法根除乌克兰的腐败根基。腐败哪里都有,打击腐败不是靠值。

然而一项由基辅社科院进行的调查显示,公众对警察的信赖度自改革后大幅提升,已经接近排在第一位的军人。乌克兰人开始倾心于新警察尤其是女警,她们在整个乌克兰警察队伍中占到近四分之一。当新警察第一次出现在乌克兰南部城市敖德萨时,有市民在推特上写道:“敖德萨终于有了美女警察。街上不仅安全,而且也变得漂亮。”不少人感到新警察”,基辅市市民伊琳娜说 “现在感觉安全了许多,因为每天都有巡逻车在路上巡逻。”

新警察得到民众认可的重要原因不仅是外在形象,还在于他们彬彬有礼的恭敬态度。与‘条子’的方式截然不同,新警察愿意积极主动地与市民沟通。现在,乌克兰警察24小时接受电话投诉,并在学校开展培训项目。改革近一年以来,据统计警察收到的紧急求助电话增加了4倍。

“我们威慑行为不轨的人,同时及时处理突发情况,干的很多工作是以前没有人去做或不愿意去做的。无论大小,只要危害民众的安全我们就会去做,因为警察就是保障民众安全的。”新警察尤利娅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我们代表着警察的形象,美丽不是坏事,总不能希望警察都是有啤酒肚的男人吧。”

 

高科技反腐显神威

2015年2月2日,乌克兰财政部长娜塔莉·杰里斯科宣布在有问题的企业设立独立的经济监察专员,开始使用一个新型公司所得税申报电子系统,以消除每年接近10亿美元(大约合66.7亿人民币元)的税务欺诈。

乌克兰敖德萨港是黑海乃至欧洲最繁忙港口之一,年均处理货物的重量超过4000万吨,每月要为所在的敖德萨州政府入账4200欧元(大约合3.15亿人民币元)。但伴随而来是无尽贪婪,这里成为各种受贿走私犯罪活动的高发地带,甚至被称为“全欧洲最腐败的港口”之一。有商人狠批敖德萨港“只朝着一个方向走,就是如何从我们身上捞最多油水”。

去年10月17日,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在视察敖德萨期间,力排众议,亲自任命“90 后”尤莉娅·马鲁舍夫斯卡娅为敖德萨州海关新任关长。她表示将不孚众望,和团队创造海关监管的透明化,并从而促进整个海关系统的改革。

马鲁舍夫斯卡娅于2012年毕业于基辅国立大学乌克兰语言文学及德语专业,曾赴美国哈佛和斯坦福大学深造进修过。她是乌克兰独立广场革命期间的积极分子,以一段上传至视频网站的英语视频 “我是一个乌克兰人”而爆红网络。2015年7月,奥德萨州州长萨卡什维利延揽马鲁舍夫斯卡娅加入自己的执政团队,任命其为自己的副手。“她谦逊、美丽、高效和才华于一身,虽然缺乏经验,但之前展现出了良好的组织才能。”萨卡什维利指出,“前任的海关官员倒是经验充足,却成了一伙‘职业强盗’。”

“海关部门是乌克兰第二腐败的政府系统,高级官员通常会给手下制定每月的‘指标’。如果不能收到‘指标’内的贿赂款,则有被开除的危险。”马鲁舍夫斯卡娅强调道,“说腐败在敖德萨海港已经被制度化了,一点也不是危言耸听。”

马鲁舍夫斯卡娅就任敖德萨州海关关长后,提出在岗位上尽量减少人为干涉是减少腐败最有效的一招,凡是能够实行自动化程序的一律不用人工。以往敖德萨海关检验一单货物平均要耗费 4 小时,但现在以自动化设备替代单纯重复性的工作岗位1 小时之内就能搞定。网络全程直播验货流程,海关执法的透明度大增。

新科技足以让人为贿赂无处藏身,这是海关反腐的重要一步。以往很多检查货物的官员故意刁难货主,找各种麻烦想要索取贿赂。而现在如果敖德萨州海关发现一单货物被无故扣押太长时间,涉案官员会被问责。

 玛茹舍维斯卡认为,敖德萨海关普通官员的月薪现在仅为70 欧元(大约合525人民币元),实在不合理。如果公务员的工资连房租都不够支付,他们肯定要想在工作中找其他收入来源。她提出,他们起码应该涨薪 10倍。

很多人批评26岁的马鲁舍夫斯卡娅过于理想主义,一些人甚至等着看她失败。“我承认自己经验不足,但身边有专业团队,会跟他们多沟通互动。”她由衷地说,“一想到能亲身参与祖国的未来进程,我就觉得激动。尽管没人知道这些新办法能不能真的消除深入乌克兰骨髓的腐败,然而我很享受对抗挑战的过程。”